滴水不沾的明信片

 

這兩張明信片,在機場從一位少女手上接過,在大埔廣福道一間快餐店寫下,投進大埔普益街的郵筒,寄到大埔汀角路的家,收件人是不如和小女兒,大概是這些年來寄過距離最短的明信片。沒有翻山越嶺,沒有跨越國度,只是本地平郵,卻寄出了數天也沒有收到。當我以為會被「河蟹」的時候,那天滂沱大雨下回家,卻發覺任由風吹雨打的信箱內,有一個夾雜綠色的透明膠套包裹的兩張明信片。

明信片是有心的香港人設計的,是為了社會運動而設,在機場集會時向遊客派發,目的是希望他們把香港人的訴求帶到全世界。卡片上的封面都很平實,一張相片,一些英語字句,一句口號,一些符號,五大訴求。一個誠懇的眼神,雖然看不到她的容貌,但打從心裡認為,每一個在場派明信片的她,都漂亮得無擬倫比。

她大概不會知道我這個香港人,會在香港寄出這張有着濃厚政治色彩,也許會在目前的社會狀態下,被人偷偷沒收或被消失的明信片。起初我也猶疑,我寫了地址和家人的名字,會不會被記錄下來,被人秋後算帳。當我想起無畏無懼的年輕人,那對炯炯有神的眼睛,那個充滿誠意的眼神後,我就知道這些顧慮是多餘的,而且若然真的有那份名單,那我們更要捍衛香港的自由價值。

在心情忐忑的情況下,在快餐店上寫了一些字。分別是寫給兩歲半的小女兒,以及當時正與我冷戰的老婆。寫給小女兒的意義,是讓她長大懂得看字後,能夠體會2019年發生於香港的抗爭大事,無論未來結果如何,此卡無價。寫給不如的字,略有所想,我們一起走過的日子,並不是想像中的平坦,卻是平淡而恆久。

寫完後貼上郵票,即時拿了去最近的郵筒投寄。我有點害怕這兩張是收不到的信,在寄出前特意用手機攝下內容,萬一真的寄失了,還有一個證明。然後,應在一至兩天會收到的本地平郵,到了第三天仍未見。

住在郊外的我,信箱只是一個無遮擋的鐵盒,下雨時雨水會滲進去,信件都會淋濕。曾收到一張來自歐洲的明信片,卻因被雨水淋濕了,寫在卡上的字褪色,令我看不到朋友寫給我的字,難過了一陣子。

這兩張明信片,在份量及價值上,都無法衡量。那天下雨時,突然記起要去拯救信箱中的信,就被我發現,過往未曾看見過的膠套,安安穩穩地包裹着兩張明信片,令它們滴水不沾,完好無缺。

我想起那個「郵差叔叔你玩貓」,他是個有愛心,有熱誠的郵差。未知會否看到這兩張來自本地年輕人設計的明信片,載有代表2019年的香港大事,也看到那些寫給女兒及妻子的字,剛巧派信之時下起大雨,就用了一個膠套,細心地把兩張硬卡片放進去再對摺,再用膠紙封好,然後放到信箱內。

而那透明以外的綠色,也顯得特別漂亮。

 

 

作者: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8180
Date: 2019-08-19 05:52:34
Generated at: 2020-06-05 17:45:1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8/19/198180/滴水不沾的明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