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運動的可能方案

– KEVIN CHENG PHOTOGRAPHY- 發佈於 2019年8月18日星期日

 

事態走到今日,林鄭政權連「嗱渣」手段都出埋,也嚇不退示威者,基本上已冇咩招;剩下就只有派解放軍來個真攬炒,才得以暫停干戈;但這招代價對中共來說實在太大,且還不能忽視帶來的國際輿論和抵制,相信政府到最後也只有拋出方案,才能平息事件。

示威者由「反送中」,基本上已去到要滿足「五大訴求」才退場;維持長期抗爭往往都需要「思考準備」,現下思考政權將會如何回應「五大訴求」,以換取足夠時間去作一些重要決定。

一。撤回送中惡法
一個已經壽終正寢的議案,一直不用「撤回」字眼,最重要只是期待他日「捲土重來」,而這個他日,未來好一段時間也不太可能發生,若没有其迫切性,對政權來說,還是可讓步的。

二。撤銷對義士的檢控 和 三。撤回暴動定性,對政權來說,基本上是可放在一起談。一旦要撤回暴動定性,失去阻嚇力,檢控同時變得意義不大;難題在於減低了勇武抗爭者的成本,2014 年以來的功夫變得白廢,甚至連打了下來的「出頭鳥」梁天琦也有可能翻案 ?不過,大不了也只是回到 2014前狀况,問題基本不大。

但對抗爭者而言這兩點是最切身的,由立法會抬走死士那刻開始,可看到勇武抗爭者絕不放棄義士的信念是有多麼的堅定。政權若滿足不到這兩點,根本不能談。

以否決「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作為交換條件放到談判桌上是最實際了。以撤銷雙方指控,把「警隊罪行」和「抗爭者的罪行」來個表面上看似公平的交易。

這盤算或許解釋了為何警隊高層不措在鏡頭下,讓警員有持無恐地犯法;是最後殺着,同時在交換條件前變得更具價值,在失去檢控上的阻嚇力前,值入恐佈晝面和手段,絕對是有效的思想教育。

其次,在撤銷檢控被捕人仕的同時,否決「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藍絲支持者也叫有所交待,亦保護了政權工具未來繼續放心盡忠效力的決心。

最後,關節點在於雙普選。一個對中共政權一直視為反共的基制!中共這玻璃做的政權,視人民為其敵人的政權,是絕不會妥協的 。

最可能的方案是叫香港政府重啟資詢,放軟手段,擺出能談的姿態,最少已令國際間對事態保持觀望,將個波拋到坑爭者上。不論是和理非,抑或勇武,在得到一個不太壞的還價前,每人也必思考是否該是退場的時侯 ,當中都必會有人動搖,而軍心動搖是擴散性的。

再加上從泛民的利益思考出發的話,泛民一路走來,堅信所謂「政治就是妥協」,「五大訴求」 也叫滿足了 3.5個,當中一個交換兩個,那半個袋住先更是議席戲碼,相信必定盡全力說服民眾;一來可重掌社運大台,二來永續「快樂抗爭」。「和理非」没有大台搞遊行,到時「和理非」是否核爆也不割蓆?也難説了。

政權現正累積抗爭者的厭戰情緒,期待方案可一下子崩潰對方餘下的反抗意志,接受方案。只要没有雙普選,未來戰略便可再度從詳計議。

以上純屬個人揣測,完全希望噏唔中。 只是有難得安靜的一刻,思考可能發生的方向,希望在未來應對上有所得着。

最後,“If you’re going through hell, keep going.” ~ Winston Churchill.

 

作者:水巷手蜀

唔好問我點解係手蜀,唔係犬蜀 。唔比人講,就越要講 。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8191
Date: 2019-08-19 05:56:19
Generated at: 2020-08-13 05:32:0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8/19/198191/思考運動的可能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