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香港人愛「假新聞」?

 

 

什麼叫假新聞呢?

現在的消息流通,是非常有趣的。只要在一大段文字之前先加一句「我是一個xxx」,不論是前警員、警嫂或是什麼接過前線的校巴司機云云,那一段文字的尾部,加一句已fact check,大家就好像很可以入信。

但大家有沒有想過,「假新聞」這三個字,就有邏輯辯證上的問題,犯上了「前後矛盾」的謬誤?新聞本質,本位要真,其次要快。所以,如果那件事,那些說話,不是真的,那本來就不會叫做新聞。正如,這個世界應該很難找到「熱冰水」一樣。

「不,不是的,這個香港,有人叫一種東西做『凍滾水』的。那怎麼可能沒有假新聞?」

對對對,當然有人會這麼理解。

所以,很多人都會把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來的消息,當成真相,到處廣傳。這種文化,在雨傘發生之時,甚至是之後,都經常出現。有些最近很紅的狗頭軍師,總是愛到處說那誰是收共產黨的鬼,那誰為了錢可以跪低。說最多這些話的人,就大多自己都不能挺起胸膛做人的那種人。

而香港人,為什麼會信「假新聞」呢?

隨手拿起我的朋友的電話。
我看到一個grp,當中,就有一段說話是這樣說的:

 

~~~~~~~~~~~~~~~~~~~~~~~~~~

 

連登友告:

原來今天地鐵集會取消
原來爆眼女要求背後金主腦賠償三千萬收聲,
叫咗李卓x去傾,但$1000萬傾唔掂數,班洗腦學生shot晒企響條女嗰邊,但又等文宣,條女用計不簡單,她是爛果黎得力助手,負責財務組的,無人派負責錢所以好多活動取消,淨係吹民陣記者會
死都唔肯報警總有原因,有傳話佢派錢嘅時候食水深,同人哋有拗撬,收3000嘅佢畀1000人哋,勇武一早想搞佢梗係照射㗎,條女亦唔敢報警,因為對方完全知道佢屋企所有嘅人同埋地址,好多把柄俾人揸住。

依家叫咗整容黑醫準備,整成布袋彈傷勢,叫佢食一槍,所以個女人先要多三千萬,傻仔,你仲未醒牙! 下次睇吓邊個推去死?

終於都現形了。那個被射眼的,是黎xx的人。本來他是代表何俊x 的那個團隊的。何xx 上黎xx 的家談安家費,一千萬談不到。於是就開價三千萬。現在失掉一隻眼,有三千萬安家費,也是值得的吧?
已fact check。

要不,就是這一個:
小心加料口罩:近日有人扮好心在地鐵站免費派口罩。佢哋向擬出站人仕聲稱因警方施放催淚彈,所以街上空氣混濁!特意向市民大眾派發口罩以策安全。
我太太同學有人接過口罩戴上之後,馬上感到頭暈眼花,故此很懷疑有壞人利用派發加料口罩,之後打劫😤大家提醒家人唔好接收🙏🏻🙏🏻。

 

~~~~~~~~~~~~~~~~~~~~

 

對某些人而言,只要出現一些會令大眾同情「示威者」的資訊,他們就會毫不留手,毫不留情的以假新聞或傳聞回應之。

而為什麼老人,中高年,甚至是教授們,都會接受這種傳聞政治?

很簡單,因為他們覺得「朋友傳出來的」,一定是對。跟大家說一個故事。早幾年,網媒多了新參者的時候,有一些小店,接受了某一個大報章的訪問。結果,那家店,紅了一陣子,之後呢?之後,這大報章的對家網媒約訪問,也做了一個很完整的專訪。及後,這家店就受到食環署天天的狙擊,說他們沒有做好什麼什麼牌照問題,之後小店不勝其煩,收店了。後來,這店家發現,投訴他們的人,就是那個對家網媒,而官方提供的「投訴資料」,即「什麼時候得到牌照」、「有a牌沒有b牌」的事件,只有告訴這個網媒。為什麼要這樣做呢?這網媒,就是不可以給這家大報章「炒起一家小店」。因為這種能力,在商業世界,很值錢。

好了,故事的教訓是什麼?教訓就是,小心接受訪問。而為什麼這家小店的老闆,會接受這家網媒的訪問呢?這老闆跟我說:「記者是我女朋友的中學同學,我說這家網媒好像有點神秘,會不會有麻煩。我女朋友就狠狠的對我說:『我覺得我朋友唔會害我囉!』於是,我就做了這個訪問。訪問很細緻,幾乎是查家宅。而記者又是我女朋友的中學同學,我就什麼都說。結果,就連鋪頭,加開鋪的頭期款,大概五十萬,只收回三十左右。蝕了二十萬了。」

我看著這個店主,也沒有什麼好說。

「我個friend 唔會害我」這句說話,害人不淺。為什麼中高年會相信假新聞?因為大家都以為,朋友傳出來的,說出來的,都可信。

加上,中國人有一種「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特性。在一個「不信社會」(即當你有事的時候沒有任何人可以幫你。你想想,說「驚就唔好出街」、「有事唔好搵警察」的社會,你有什麼信任可言?),你最相信的生活信條,叫「自求多福」。你怎會不相信假新聞?

更重要的,是香港人總是覺得自己比中國人「高人一等」。我們在殖民地時代,享受了一家程度上創作自由,資訊自由和言論自由。當年你讀scmp,又怎會不是香港政府的mouth piece?你讀《明報》,有提出過回歸以外的香港前途討論嗎?沒有。但是,香港人真的覺得自己比中國人接收更多資訊的。

所以,當香港人入信了一件事,或支持了一個政黨,他們是難以接受,那個政黨中人,是出賣他們的。比方說,有不少泛民支持者,都對「宣誓玩野」很有意見。他們認為,投票給你進去,就是要好好工作。為什麼你們可以「玩野」而失掉議席呢?香港人,很喜歡blame the victim。他們不會覺得DQ他們的權力核心都有錯,而是「不小心玩野」,「做小學雞事」的那些年輕人,就是罪,就是錯。好了,那些留得下來的,有好好的表現嗎?水炮車,他們有支持去買。有議員明明說應該動議議程,自己卻留在房中不出席會議。這些事情,那些投了票的泛民支持者,會看嗎?會留意嗎?會鞭撻嗎?不會。因為,他們不會接受,他們投的票,是錯的。

基於這三種人物性格,湊合了香港人接受假新聞的能力。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8198
Date: 2019-08-19 17:27:27
Generated at: 2020-10-25 01:55:2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8/19/198198/為甚麼香港人愛「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