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天真假天真

 

究竟,而家我地面對緊一個點既狀況呢?

有人話,而家既局勢,好似一個死結。「想要解開這個結,若用蠻力去拉扯兩端,只會讓這個結愈纏愈緊。我們必須有耐心,細緻靈巧地去梳理那一團糾纏不清的線索。」

要梳理線索?啱呀,我地一齊做丫?

 

左膠話我地贏左20000分,大家係度晒腳皮覺得自己為香港做左野。

 

網路圖片。

 

兩隻眼,六條人命,一個係醫院腦出血昏迷緊,700幾人被捕,你話畀我知,我地贏左20000分。贏左咩?五大訴求,回應左啦?

 

 

我畀好多人,扣過好多帽子。

藍絲,投共,扮黃,偽本土,我咩都齊啦。我唔爭在,做多次怨婦。

呢幾個月,不下十個細路同我講想死。幾個人同我講失眠,精神緊張,神經衰弱。我日日係度頂住,我成日提醒住自己。一堆人,成撚日提住話「企係雞蛋果邊」,點解有機會投誠既時候,你會瞬間將自己變成高牆?

我成日都提住自己,要解一個結,應該邊個做?一定唔係退出左政壇既前高官做。點解?

我成日都提住自己,今時今日,點解大家要出去衝?外國傳媒做左好多訪問,話年輕人不滿香港d 咩。好多藍絲話出面既暴徒,係發窮惡。唔努力就話自己上唔到樓。點解一年去幾次旅行,買幾對波鞋,成日換新手機既九十後,00後,要買到樓?佢地都冇努力。佢地好認同劉鳴煒先生既講返架,睇少幾次戲,去少幾次日本,咪買到樓囉。

我成日都提住自己,呢個世界係冇「真相」架,有錢,有能力,有影響力,既人,就可以定義真相。對果堆撐警既人黎講,真相就係,香港有一班唔勤力既人,想同一班克勤克儉,辛辛苦苦信守獅子山下精神既「收成期」攬炒。

我成日都提住自己,有好多自覺自己係「香港人」既人,其實好愛香港。外國傳媒訪問前線既人,佢地話,自己用緊一半人工,租一個可能係由收成期既人買左,等收樓既劏房單位,然後佢地個個月就為左交租,日日努力工作,生活係冇辦法亦唔可能得到改善既。有時賺多少少錢,去睇場戲去個日本透下氣,都要畀人話自己「點解咁唔識諗」。而你今次屈服,就會係新加坡果個學者咁講,一定會(迫)令香港人經歷「二次回歸」,即是你以後都係大灣區人。

 

 

完。

點解香港搞成咁?d前高官,社會腎達,你地將香港搞成咁,你地講到自己而家好似冇份咁。

然後,有人又同你講,唔好當呢一場係戰爭。係呢兩個月,我地過左幾多個訓唔著既夜晚,睇左幾多我地唔想睇既新聞片,知道幾多朋友親人因為冇參加呢場運動坐西鐵返屋企都要畀人打到一身藤條痕,幾多人係家庭群組同屋企人炒到冇得返轉頭,幾多人係運動入面出心出力出血出汗出眼,然後你還畀我知,你叫我地先放低「仇恨」。

呢個香港既香港人,都真係好鬼天真,好鬼好笑。

對有權力果一方,佢地唔會叫佢先正面回應五大訴求,會叫果一班被打壓被迫逼既人,首先「釋出善意」。邊個先將群眾既惡意釋出既?香港人,度縮到死,點會為「公義」花時間?唔係迫到埋牆角平時見到警察都唔會無啦啦叫佢「黑警」啦。而家就有d 前高官,社會腎達出黎講叫大眾要「和平理性」、「大家都係香港人」。今日阮子健講執法機關惡魔化講到咬牙切齒,然後社會腎達就話果堆「惡魔」都係香港人,叫我地「香港人不打香港人」。果d 畀人打爆眼果d,係咪香港人?打爆人地對眼果d ,又係咪香港人(又或者可能唔係)。

和解,首先要做野既,一定唔係冇權力果一方。我到今日都唔明,點解咁多人搶住叫群眾冷靜,平靜,釋出善意,對話平台。有咩唔可以係whatsapp講?唔可以係面書講?再唔係登報講囉,仲有咩溝通既需要?

呢兩個月,群眾要講既野,仲唔夠清晰咩?

成日都話「大家都係香港人」。係,冇左果堆甲由,邊個去租果d 劏房?冇人租果d 劏房,收成期點指點江山,話自己「好叻好威」?你有用果陣,你就係香港人,你冇用既時候,佢真係當你甲由架咋。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8272
Date: 2019-08-21 14:01:32
Generated at: 2021-10-27 12:12:5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8/21/198272/真天真假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