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運動未完,泛民爭相搶食?

 

做人無公關,就死得人多。聽朋友說,容總很討厭泛民,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他們私怨先行。建制派見到他都會笑笑口,反之不知道為什麼所有泛民都會對他面黑黑。

泛民的從政者,態度都比建制派差,隨緣還在做政治公關的時候,略有所聞。因為他們從小都知道,幾乎所有傳媒都會幫他們,所以他們做錯很多事,做很多蠢事,都不會有人知道。直至CY上場之後,傳媒生態有所改變,他們才發現原來自己做錯事,都不會有人再不問情由的去幫他們,就令他們的態度變得更差。本以為,傘兵、素人等人態度會比傳統泛民好一點。畢竟他們都是看不起泛民,才走出來的。但只要你多看一點,你不難發現,不少所謂傘兵,不過跟泛民一模一樣。

 

近日在政治花生界有一個故事:有說,大坑區區議員楊雪瑩一向人緣不俗,而搞出來的一個叫灣仔廣義的的組織,慢慢也好像有點聲勢。但不知道為什麼,上回出戰大佛選區,輸了給民建聯三屆議員700多票的一個參選人,忽然就在網路開火,說有人說他做地區做得不好,又說自己因為要搵食,沒有空「做區」。還cap 圖在自己面書專頁發文討拍。結果好像不小心惹到了一個很難纏的對手,就是時事評論員王慧麟。由於這位在大佛選區的落選人,好像在社交網路叫人「咁叻你出黎選囉」,於是王氏就搞了「大佛我飛佛」專頁,同時又得到幾名 KOL 幫推,令全港人都幾乎看到,一個落選人對香港人何等氣燄,何等傲慢

 

 

先不要說,從政的第一法則是謙卑。在面書叫人「西客」,叫人「咁叻你出黎選囉」。而真的搞著一個接觸政治工作幾十年的資深時事評論員,他跟你動真格,隨緣敢肯定,你這幾年的所謂地區工作(如果他有做吧),都一定會付諸流水。比地區工作,大家都沒有了。比比其他東西吧?學歷?梁柏堅自稱家住屯門,中學的時候跟隨父親到尼日利亞唸書,梁柏堅及後在藝術中心修畢純美術。王慧麟呢?家住大佛口,香港大學法律系畢業,並於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取得法律碩士及哲學博士學位。於香港大學任教,亦是now新聞台《時事全方位》及財經台《大鳴大放》節目主持。講非洲經驗,王慧麟有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加持,而且是博士。在港島區這個講學歷講身段的選區,你根本沒有贏面。再講態度,一個連選舉都沒有贏過的人,可以在網路開口埋口叫他的潛在選民做西客,你說這種人當選之後還會理會選民嗎?這種人,有贏選舉的決心嗎?如果沒有,我還是勸你早點回去,正正經經找一份工作,好好打點自己人生,不要以為自己在做區,是好偉大的。

做區議會,最簡單的一件事:你要知道居民欠什麼,怕什麼。不是去搞搞什麼山城節,去講講「地區工作原是夢,時間過了一場空」,就叫從政。更不要說,想選的人,一定要廣結善緣,一定要好好待人,而不是扮有性格,周圍辣火頭,從而覺得自己就做了「地區工作」。

 

 

不過,灣仔區的人,大概就是這種文化。對大家來說,整場逆權運動還沒有完,泛民已開始打選戰。旺角已有人在派米,做跟保皇黨一樣的事情。灣仔呢?就有一個新組織好像跟港島區補選上的區諾軒走在一起。區諾軒這個人的成功,就是靠到處辣火頭,俗稱屌票上位的吧?在灣仔,痴著一個屌票上位的人,這個新星,大概都兇多吉少的了。

在香港,為什麼沒有政治家?最直接的答案就是,大部份從政者,都只是二等甚至是三等人材,他們在商界,在學界,在任何界別,都只是普通貨式,只是因為時勢,因為他們夠卑躬屈膝,才會有九萬八的人工。就像很多人說警察如果不是警察,他們根本不值這個價位一樣。要真的從政,倒不如看看港英時代的葉劉淑儀,一個post,輕輕一句「無論是美方議員或香港的泛民議員,都非常客氣,氣氛相當融洽。總結今次行程,能夠讓美方議員聽取不同意見,雖然舟車勞頓,但我覺得此行非常有價值」,就棒打你泛民4個議員。

 

 

泛民議員不是常常跟市民說,保皇黨可恥的嗎?你看楊岳橋,喝得面紅紅,一定是玩得很開心了吧?以為拍照不笑就是公關嗎?面色已出賣了你。更不要說其他人,多喝幾杯就面紅耳熱,在香港還有很多人被打到斷手斷腳眼盲之時,你不是應該「勿通匪類」的嗎?為什麼你們還可以喝酒開party?你們對得起斷手斷腳,甚至有傳被metoo 的義士們嗎?

小至一個大佛口,大至整個香港,你都看得出香港政治人物的質素,不過是自大傲慢的二三流貨色。他們可以收這份人工,不過是因為從政這份工作實在太下賤,只有表裏不一,適時出賣香港人的人,才可以做。今次運動的一個重點,是議會失效。還在想選舉而不理義士生生死死的泛民,只是吃人血饅頭放題,把運動當選票提款機的賤貨。

 

作者:隨緣

八十後公關公司小卒一名,渴望有一天,只是有人按讚,我就會飽。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口罩知識】99% PFE 就等同 N95 口罩? by Tango Chan
    PFE(Particle Filtration Efficiency)則是顆粒過濾效率,以 3M 為例,他們會利用 0.1 μm 的微粒及 28 lpm 流速來測試外科手術口罩的過濾性能。而普遍來說,這項測試容許使用 0.1 – 5.0 μ…
  • 【香港醫生護士幾時先肯罷工?】如今醫療系統淪陷,源自於「道德勒索」 by 殷琦
    「假如醫生護士集體罷工,相信政府就明白如今已經勢危。但,政府就是知道做醫生的不忍見病人垂危而見死不救,有恃無恐地利用了我們的醫德—也許我們也成為了制度的幫凶。」其實這,正正就是所謂的「道德勒索/綁架」。…
  • 【一人一個沙士回憶】零三年,我住在淘大花園。 by 阿迪
      「零三年,我住在淘大花園。」 短短十個字,已包含很大資訊量。 那時小三,明白的事情不多,只知道很 […]…
  • 致A1的妳 by 車干
    也許是上天憐憫我們這群A0女子俱樂部,或是覺得筆者的勇氣可加,終於不負初心,筆者在零售業中開展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段戀情。…
  • 【一人一個沙士回憶】只要行多一步,大家都可以係抗炎小子! by 韋健
    相信各位八、九十後嘅朋友都會記得我圓碌碌個樣。想當年,沙士來勢洶洶。嗰時我就係中文大學,亦即係某啲人口中嘅「暴大」誕生,作為暴大仔,當然係好暴力,但做暴徒嘅目的只有一個,就係打低沙士大魔王。…
  • 高比拜仁 by 藍兼併
    他不想成為下一個米高佐敦,他只想做高比拜仁。睡至中午看到朋友的第一個分享的資訊,我不明所以地問為什麼,然後下一秒就是鋪天蓋地的難過消息,NBA傳奇高比拜仁巨星磒落,與他一起喪生的,還有13歲的女兒。…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8546
Date: 2019-08-28 23:14:01
Generated at: 2020-01-28 08:33:2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8/28/198546/逆權運動未完,泛民爭相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