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抑鬱的邊緣上

 

 

獨自坐在快餐店的椅子上,聽著隔桌的師奶在吹噓著自己的兒女有多麼的了不起,到了外國讀書,嫁到了一個好新抱,當了醫生,空姐的威水史,穿著頹T恤落街吃個早餐的我,似乎只有「羡慕」這兩個字。別人的女兒和我同樣的歲數,已有幸福的家庭和穩定的工作,而我就連一個當女兒的責任也做不到,打著一份厭悶的樓面工作,大概是工作兩天又放兩天的那種,收入沒有穩定可言,回家後多數也是睡覺或是用來畫畫,弄弄飾物去擺市集,完全沒有多餘娛樂的時間。「成功」兩字早已和我脫離了關係。

我在餐廳裡坐了一陣子,看著那羣師奶得意又幸福的臉容,我只想到自己母親日以繼夜的工作憔悴的臉容,這幾個年頭我也一直怪責自己的不爭氣,為何要追夢?為何讀書那麼差?為何認識不到男朋友,為何……,這些「為何」使我的情緒一直大起大跌,加上我就是一個常常胡思亂想的人,負面的情緒每分每秒也充斥著我的腦袋,厭煩到就連所有反送中的新聞我也通通隔絕,因為我不想腦袋再承受更多的煩惱!

情緒大起大跌,體重又驟起驟降,那種孤獨感經常使我想起自己生存有什麼意義,加上經常收工後也困在家中畫畫,完全沒有娛樂活動,我的心情有時會重得像被石頭壓住,走在街上,在家人的目光下,我經常也有喘不到氣的感覺湧上來,在黑暗沒有人的空間裡,我經常會哭,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抑鬱症,心情好的時候不停吃東西,心情差的時候什麼也不想吃,我感覺自己就像個瘋子,就像人格分裂裡的二十四個比利,現實中的標準使我適應不到自己來,我每次也會被一些規條,例如「二十五歲之後就一定要結婚!」「二十五歲就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這些社會標準弄到我很大壓力。

現在的我的人生根本就是逆方向走,我為著我那些卑微的興趣花費了大量的時間,金錢。就是不吃東西,不去娛樂,不洗澡,死也要做的事情。我稱自己為一個奇怪的人,擁有奇怪的情緒,性格,和奇怪的生活,就是感覺自己是一個自閉的人,什麼也可以不顧,只顧著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只為求追逐一朵美麗的花朵,而活著。

我這個擁有奇怪性格的人,
唯獨一直也被抑鬱給纏繞著,
它總是蔓延著我的身體,令我很在乎別人的想法,
對週遭的環境很敏感,
情感泛濫到像一個大海的我,
經常也走在這個抑鬱山谷的邊緣上,
走在搖搖板上搖搖晃晃的過著生活。

 

作者:P's虐心者

P's虐心者
喜愛寫作,畫畫與攝影,身上總流着一股熱血,愛胡思亂想地虛待光陰。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8575
Date: 2019-08-30 05:40:34
Generated at: 2020-12-03 05:22:4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8/30/198575/走在抑鬱的邊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