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站的血

 

八月三十一日,太子站,香港警察進入地鐵車廂,無差別毆打手無寸鐵的市民。這段歷史就像滲蝕在地磚上的血,不可能被抹去。

數十個防暴警員從樓梯衝落月台,現場市民慌張大叫快走。全身黑色裝備、戴着黑頭套的防暴警只露出一雙雙佈滿血絲的眼睛,用身體擋住快將關上的車門,有市民驚恐從車廂走出來,卻被兩個防暴警逮過正着。還未判斷這是市民底是示威者,兩個防暴警就馬上把他壓在地上,抽出腰間警棍毆打,附近數個防暴警見狀就馬上將三人圍住,然後只剩包圍圈內的叫聲。車廂內的市民由舉傘抵抗到跪地求饒,警棍和胡椒噴霧仍然不斷落在身上。男人瑟縮在車門一角,仍被近距離胡椒噴霧射臉,他不停尖呼痛哭,但從頭到尾依舊緊緊抱住懷中的女子。

警方事後交代稱因為有暴徒毀壞站內設施,防暴警察接報進入站內作驅散拘捕。只是從不同的新聞片段均可見到,被警員暴力對待的市民當中,不乏婦孺,當中就有一個小孩被打至頭破血流。片段可見警員「捉拿」示威者的過程,並沒有任何審問,只是不分男女老幼見人就打。拘捕程序列明警察必須在合理懷疑下才可作出拘捕,而只有被捕者強行抗拒或企圖逃避,警員才可使用暴力等。據片段所見,防暴警根本沒有對現場環境及在場市民作出任何判斷,更別說是推斷出有合理懷疑,就衝下車廂舉棍毆打市民。有市民沒作抵抗,只是跪地求饒,仍被警員噴射胡椒噴霧。搜捕必須是有目標性的,無差別的毆打是恐怖襲擊。

這次事件比7月21日元朗黑夜更加嚴重,因為警察所用是法制所賦予的暴力。7月21日的暴力僅限於私刑和個人暴力,是可以被法律所制裁的。而警察所使用的暴力卻是受政府賦予,法律容許這種暴力發生,甚至可說這種暴力反過來是維持法律的延續。警隊是政府授權的暴力,以保護政府的管治權,這也解釋了為何政府一直對警隊的暴力視若無睹。面對警員受法制保護的暴力,市民就算是被無差別的攻擊,也不能抵抗還擊,否則就會被控襲警。所以市民就只剩事後追究可做,而所能依靠的,就只是沒有調查權的監警會和警警相衛的警察投訴科。社會紛亂成了警隊擴充權力的好時機,從行刑式掃射、濫發催淚彈、高台狙擊、暴力拘捕到無差別攻擊市民,警例已成一紙廢話。於是警隊成為了一個超然於政府和法律的特權階級。

另外,警方在記者會亦有指防暴警會衝到月台捉人,是因為有示威者喬裝成市民之故。其實示威者與市民這兩個身份並無衝突,市民只有示威時是示威者,當示威完結後就再沒有示威者這個身份,那些人就是市民。警方並沒有用「示威者混入人群」之類的說法,是因為希望製造一個假對立,企圖矮化示威者原有的市民身份,合理化所使用的暴力。同時亦可將對市民使用的暴力,歸咎於示威者添入人群而造成的後果。這也是輿論戰的其中一個策略,喬裝市民之說法雖然錯漏百出,但對於很多傾建制的中老年人來說,已經足夠蒙混過關。

最後,警方稱在13歲被拘捕男童身上檢出汽油彈,而現場片段中又正好有一個小童被打得頭破血流。雖然暫時還未有證據證明兩者是同一個人,但根據推斷這個可能性還是比較高的。要是這個小孩身上並沒有汽油彈,警方又可以用甚麼理由解釋要無故打到一個搭地鐵的小孩頭破血流呢﹖然而這13歲男童絕不會把汽油彈就這樣拿在手上入閘的,他必然是放到袋子內的,然後追捕時車廂太混亂,說不定很容易就會從袋子跌出來,要是真的這樣,警方或許會證物重新放回袋子內,畢竟任由汽油彈落在地上太危險了。早前也有示威者被捕時背包跌出竹枝,然後有警員把竹枝重新插回背包來,而且這做法亦獲警方高層認可,原句是「不完美,但可接受」。所以這推斷還算挺合理的。

在我寫這篇文章時,太子站仍然是關閉的,有傳是因為有人在裏面被打死。雖然這個說法還未有任何實質證據支撐,但仍然獲得很多人轉發疑似的傳言。雖然我本人認為這只是謠言,亦希望這確實是個謠言,但我亦完全明白這些轉發的人的心理。畢竟在這個年頭,如果你還認為,警察也有不敢做的事,相信我,你只是想像力不足而已。

 

 

作者:BEAR 兒

嚴重拖延症患者,是個不務正業,只顧傷春悲秋的廢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8669
Date: 2019-09-03 06:26:27
Generated at: 2019-09-18 10:06:4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9/03/198669/太子站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