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反送中」自殺:想哭、就哭吧?我們都這麼走過來了

 

 

無意吹捧自殺。我只是想老老實實的,闡述為何會有港人因反送中自殺。

1. 是次運動的特點在於「無大台」。14年雨傘革命、大家都經歷過「大台不代表我」的慘痛教訓。當「人人都可以是大台」時,「命運共同體」的感覺會比起「有大台帶住」強烈得多,人人的決定、真的可以隨時左右運動的轉向-如此下來,人民的對今次社運的投入度只會有增無減。投入度增、絕望度也隨之增加,面對這個冥頑不靈到極點的政府,每天沉溺在絕望、恐懼與可怕之中,真的心靈弱一點也隨時被打跨。

2. 所以,是次運動的規模、貼身度、擴散度與絕望程度,相信是香港回歸(甚至開埠)以來最厲害的一次。我有時會打個比方,每星期的衝突場面/兩次港鐵「恐襲」,暴力血腥程度與三級片無異,更莫提親身在事件中的勇武與一大堆無辜受害者。讓人戰慄的是,三級片是假的、香港發生的是真的,兼且這些場面,都在市民熟悉不已的地方出現,例如港鐵站。大家都應聽過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而今次的情況,更是社會性地、以一個社會現象的狀態下發生。莫說是勇武、即使和理非如我,有時看直播都氣憤到流淚,莫說是那些在示威現場的前線?

而,林鄭政府亦是自回歸以來,在道德層面而言數一數二的邪惡,這相信毫無爭議。政府冷漠、對待市民手法之暴淚讓人咋舌,是不折不扣的、持續性的肉體與心理虐待。港人在持續性的虐待下存活過來,我真是要說一句很左膠的「俾D掌聲自己」。來到這個階段,我個人認為只有國際法庭才能處理這些國際戰犯(不論是港府官員還是警察),他們必須為自己所說的謊、所作的罪惡一一付上代價!!

3. 有關社會問題,林鄭起呢部分黎講是部分正確。香港本身就是個充滿壓抑的社會,層層積壓的社會問題多得數不清。政府長期偏聽、依賴建制,施政完全偏離民情、全力賣港之策層出不窮;衣食住行樣樣貴、工時又長、工資水平卻長年不見上升。青年人在香港,事實是真的看不見將來-這些狀態每天發生,何嘗不令人壓抑?今次運動,也同時表達了本身對政府的不滿,也放大了這些每天陷於泥沼般的壓抑,加上壓抑社會氣氛,一時想不開也不是難以理解。

4. 呢個林鄭仲做左一樣衰到無以復加的,就是她撕裂了香港無數個家庭。我非指全部50-70後都是藍絲,但事實是藍絲陣營的年紀佔多數是50-70後(既得利益者)、而年輕又大都是和理非甚至是「衝衝子」。家庭原本就是人最後亦是最強的後盾,家庭的撕裂毀很多年輕人的最後防線-在食完催淚彈、滿身臭汗瘀傷、疲累不堪的回家,看到的竟是自己房間的東西全被擲毀,為的就是要自己「不再上前線」(看過一位連登仔的分享)-我難以想像能如何過度這種悲傷。

5. 警隊形象的江河日下與白衣人事件,其實是細思極恐之事。法治本身有賴警察執法、當警察成為維穩機器、合法施以種種暴力,已經發展至突然上交通工具搜袋搜身,難不成我們已在軍政府統治嗎?白衣人事件則代表惡勢力與政府千絲萬縷的關係,更讓人不寒而慄。白色恐怖滲入社會,工作單位與學校都無一幸免,種種事件更要投訴無門,連獨立調查都不肯做-香港還待得住嗎?但明明我們都真的很愛香港呀…

***

9月4日的一句「撤回」,我會形容為「階段性慘勝」—更精確地說,我們都沒有勝過什麼。那麼多的人命摧殘、是如何都賠不了的。但,在我們繼續抗爭之前,讓我們都了解一點—政府並不「無堅不摧」、他怕的(很明顯不是我們)是國際壓力、是9月9日美國復會、是10月1日國慶。現時文戰已開,港人需要向外國解釋得到「點解 withdraw the bill cannot satisfy Hongkongers」,以持續獲國際支持。

我講咁多野,無非想達到一個目的,就是我想話你知「我明、大家真係明」-因為大家都是這樣走過來。了解自己的絕望,會令你覺得沒那麼絕望。想哭、就哭吧;想罵、就罵吧;想為我們的「階段性慘勝」笑一下、就笑一下這麼多吧。

了解、接納當下自己的感受。

路仍然很長,但成功的秘訣就是堅持、堅持、再堅持…讓我們FF一下,在煲底之下、悽慘但勝利的笑容和擁抱。

作者: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口罩知識】99% PFE 就等同 N95 口罩? by Tango Chan
    PFE(Particle Filtration Efficiency)則是顆粒過濾效率,以 3M 為例,他們會利用 0.1 μm 的微粒及 28 lpm 流速來測試外科手術口罩的過濾性能。而普遍來說,這項測試容許使用 0.1 – 5.0 μ…
  • 【香港醫生護士幾時先肯罷工?】如今醫療系統淪陷,源自於「道德勒索」 by 殷琦
    「假如醫生護士集體罷工,相信政府就明白如今已經勢危。但,政府就是知道做醫生的不忍見病人垂危而見死不救,有恃無恐地利用了我們的醫德—也許我們也成為了制度的幫凶。」其實這,正正就是所謂的「道德勒索/綁架」。…
  • 【一人一個沙士回憶】零三年,我住在淘大花園。 by 阿迪
      「零三年,我住在淘大花園。」 短短十個字,已包含很大資訊量。 那時小三,明白的事情不多,只知道很 […]…
  • 致A1的妳 by 車干
    也許是上天憐憫我們這群A0女子俱樂部,或是覺得筆者的勇氣可加,終於不負初心,筆者在零售業中開展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段戀情。…
  • 【一人一個沙士回憶】只要行多一步,大家都可以係抗炎小子! by 韋健
    相信各位八、九十後嘅朋友都會記得我圓碌碌個樣。想當年,沙士來勢洶洶。嗰時我就係中文大學,亦即係某啲人口中嘅「暴大」誕生,作為暴大仔,當然係好暴力,但做暴徒嘅目的只有一個,就係打低沙士大魔王。…
  • 高比拜仁 by 藍兼併
    他不想成為下一個米高佐敦,他只想做高比拜仁。睡至中午看到朋友的第一個分享的資訊,我不明所以地問為什麼,然後下一秒就是鋪天蓋地的難過消息,NBA傳奇高比拜仁巨星磒落,與他一起喪生的,還有13歲的女兒。…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8726
Date: 2019-09-06 09:54:28
Generated at: 2020-01-28 09:37:5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9/06/198726/談「反送中」自殺:想哭、就哭吧?我們都這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