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哀的老麥

 

是日假期,我食老麥早餐,一份外賣畀葉太大人,一份堂食,場內隨便搵個位坐坐,平時我會搵個面玻璃/壁自閉位,今日心血來潮去了4人卡位,對面係一位半白短髮女士,T shirt 長灰褲。

「請問有冇人?」
『冇呀,你坐啦。』

我就坐低+開餐+睇手機,未幾,我觀察了她幾秒:佢嘅神情有一種不能言喻嘅悲傷,神不守舍,幾分鐘後,白髮姐姐撩我講嘢。

『你份外賣買畀女朋友呀?』
「係呀,姐姐妳屋企人呢?買緊嘢食?」
『我冇屋企人。』

空氣於一瞬間凝固了。

「呀⋯⋯對唔住。」
『唔緊要,我仲食緊藥添,我有精神病,我唔怕畀人知我有病,我仲好耐冇同人傾計啦。』
「姐姐妳唔怕唐突嘅話,我陪妳傾下計。」

之後就係姐姐嘅發言時間:
1)我好老啦,61歲
2)食緊藥,一次八粒
3)返緊一份清潔工,個幾月,一日搭車來回兩個幾鐘
4)老闆好刻薄,我唔慣瞬瞬face id 打卡,佢就鬧我
5)同事當我怪物,冇人睬我
6)我好辛苦,每日都問點解我仲要生存
7)我有諗過去死,但冇勇氣(好彩⋯⋯)
8)我好攰,真係好耐冇人聽過我講一句話
9)我家姐淨係識鬧我,叫我返工認真啲,唔好再畀人炒
10)我去睇政府精神科,每次睇症都等好耐,我窮,只能負擔呢啲,冇計
11)我終於見到醫生,想佢聽我講幾句⋯⋯佢竟然鬧我,我唔明:明明我係病人,想醫生幫我,我冇做錯事,點解要鬧我?

佢呢個時候已經喪喊,佢一直冇講點解冇哂家人,但我已唔覺得仲需要問。

「姐姐,妳要堅強呀,人生好多嘢都係無可奈何,但依然有好多人愛妳㗎,例如 —— 我,我⋯⋯都想令所有我識嘅人開心,我同妳雖然萍水相逢,但我都愛妳的。」

呢個時候,連我都收唔到掣了。

呢個香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隨便一個路人都背負着一堆苦難,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呢度冇乜天災,但人禍一蘿蘿,多到無法吐糟。

「姐姐,呢個我電話,我幫妳save 好佢,妳覺得好辛苦時,記得一定要打畀我,我哋係朋友,朋友就會互相關懷,知唔知?」

「妳想講嘢時,最少 send message 畀我,我有空一定會覆妳。」

佢點點頭。

「嗱,冇人知聽日會發生乜事,但如果妳尋晚亂諗嘢走咗,妳今日就唔會識到我,係咪?」

佢一殻眼淚咁點點頭,我都仲有半殻。

「記住:呢個世界仲有好多人愛妳,最少有我。」

對唔住,我講咗半個大話,但呢句係一定要講的。

估唔到食個早餐都會做咗兼職社工,呢餐係我人生最悲哀嘅一餐老麥,我走時望住姐姐,真心好驚呢次係最後一次見到佢。

轉個頭我就whatsapp佢「姐姐加油呀」,佢有應我機,我會繼續同佢傾計,呢個世界已經夠悲傷,唔可以再添加多一宗。

 

作者: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口罩知識】99% PFE 就等同 N95 口罩? by Tango Chan
    PFE(Particle Filtration Efficiency)則是顆粒過濾效率,以 3M 為例,他們會利用 0.1 μm 的微粒及 28 lpm 流速來測試外科手術口罩的過濾性能。而普遍來說,這項測試容許使用 0.1 – 5.0 μ…
  • 【香港醫生護士幾時先肯罷工?】如今醫療系統淪陷,源自於「道德勒索」 by 殷琦
    「假如醫生護士集體罷工,相信政府就明白如今已經勢危。但,政府就是知道做醫生的不忍見病人垂危而見死不救,有恃無恐地利用了我們的醫德—也許我們也成為了制度的幫凶。」其實這,正正就是所謂的「道德勒索/綁架」。…
  • 【一人一個沙士回憶】零三年,我住在淘大花園。 by 阿迪
      「零三年,我住在淘大花園。」 短短十個字,已包含很大資訊量。 那時小三,明白的事情不多,只知道很 […]…
  • 致A1的妳 by 車干
    也許是上天憐憫我們這群A0女子俱樂部,或是覺得筆者的勇氣可加,終於不負初心,筆者在零售業中開展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段戀情。…
  • 【一人一個沙士回憶】只要行多一步,大家都可以係抗炎小子! by 韋健
    相信各位八、九十後嘅朋友都會記得我圓碌碌個樣。想當年,沙士來勢洶洶。嗰時我就係中文大學,亦即係某啲人口中嘅「暴大」誕生,作為暴大仔,當然係好暴力,但做暴徒嘅目的只有一個,就係打低沙士大魔王。…
  • 高比拜仁 by 藍兼併
    他不想成為下一個米高佐敦,他只想做高比拜仁。睡至中午看到朋友的第一個分享的資訊,我不明所以地問為什麼,然後下一秒就是鋪天蓋地的難過消息,NBA傳奇高比拜仁巨星磒落,與他一起喪生的,還有13歲的女兒。…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8789
Date: 2019-09-08 07:39:59
Generated at: 2020-01-28 08:12:3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9/08/198789/悲哀的老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