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手旁觀等同助紂為虐,審判時是會被清算的──《魔道祖師》給我的體會

 

《魔道祖師》是中國大陸作家墨香銅臭筆下一部玄幻耽美(即BL,Boy’s Love,男人搞男人的那種)小說。基於這背景,我相信很多巴打都不會去看,甚至是嗤之以鼻,以下容我簡單介紹故事背景:

岐山溫氏是修仙百家之首,一家獨大,自比天上太陽,橫行無道。其他家族不堪受壓,以四大世家為首發動射日之征,推翻了溫氏。男主角魏無羨在此戰功勞甚大,其後卻因修詭道而遭昔日同道討伐身死。十多年後有人獻舍召回魏無羨魂魄復活,故事自此開始。

說實話,我當時看到那些被壓迫又敢怒不敢言、每當有人提出不滿想反抗,總會有人提醒他們溫氏是何其強大、無論日子多難過都不能反抗溫氏等等似曾相識的劇情,都不禁令我懷疑──這真的是可以在中國大陸出版,甚至是改編成動畫電視劇等的作品嗎?

而我這裡想聚焦的,是有關裡面我最喜歡的角色──溫寧。

溫寧,看名字就知道他是溫氏的人。但他生性善良,在溫氏血洗魏無羨所屬的雲夢江氏,他悄悄接濟了魏無羨和他的師弟,並讓自己的姐姐,人稱神醫的溫情救治後者。溫情一脈不若其餘溫氏族人殘忍暴虐,一直善待其他家族的人,從不沾染血腥。

但後來溫氏倒台,溫氏殘黨成了俘虜。溫情一脈亦然,在四大世家之一的蘭陵金氏手下做苦工,備受虐待,而溫寧更是被虐待至死。魏無羨為此與金氏翻臉,強行帶走了溫情一脈的俘虜,立下日後被眾家討伐之「罪行」之根。可惜後來又發生一堆事,最後他們都被挫骨揚灰,落得個屍骸無存的下場。

溫情一脈都沒有殺過人,溫情溫寧更是親手救過魏無羨這些「敵人」一命,那麼善良的人,根本不應該落得如斯下場。溫狗該死,與他們姐弟無關。這些所謂正道,嘴裡說著正義,如此逼害無辜的人,跟溫狗有何不一樣?

魏無羨是這樣想的,我最初也是這樣想,尤其溫寧是我最愛的角色,我更是為他抱不平。但後來重看一次小說,卻有另一番感悟。

這是節錄發生於魏無羨救走溫情一脈後,各仙家宗主聚首議論此事時,四大世家的清河聶氏與姑蘇藍氏兩位宗主的對話:

藍曦臣沉吟道:「這位溫情的大名我知曉幾分,似乎沒聽說她參與過射日之征中任何一場凶案的。」

聶明玦道:「可她也沒有阻攔過。」

藍曦臣道:「溫情是溫若寒的親信之一,如何能阻攔?」

聶明玦冷冷地道:「既然在溫氏作惡時只是沉默而不反對,那就等同於袖手旁觀。總不能妄想只在溫氏興風作浪時享受優待,溫氏覆滅了就不肯承擔苦果付出代價。」

「可她也沒有阻攔過。」──聶明玦這句話是整套小說最令我深刻的說話。

他們罪不至此,卻罪有應得。

是的,他們沒殺人,但也從沒有制止過自己的族人,在他們的族人血洗雲夢江氏的時候,他們沒有阻止。大概,也沒有想過要阻止。

即使不阻止,他們也沒有想過離開,恐怕連割蓆的念頭恐怕都沒有。溫氏欺壓百家之時、血洗江氏之時,乃至射日之征兵臨城下之時,他們都是身穿岐山溫氏的烈日袍,頂著「溫」這個姓氏。若說祖宗之姓不可改,可是溫氏手中的王牌化丹手溫逐流原姓趙,也是為報答溫氏宗主知遇之恩才改姓溫。

所謂家族就是一個整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並無可以獨善其身的位置。

這幾個月警察濫暴,在全城仇警的氣氛下,大家談論所謂「白警」時,令我不禁想起了這部小說,這個令我反思許多的情節。

如果真有所謂「白警」,不對示威者施暴,甚至可能私下有幫助過示威者脫險,我非常感謝他們。但就如我對溫寧一樣──

我至今仍然最喜愛溫寧這角色,但是我卻不認為他是無辜的。

我想,如果有清算警隊的一天,群情洶湧,「白警」亦一同被聲討制裁時,我或許不會加入,或許我會提議減刑之類。但我肯定不會制止其他人聲討,更不會勸說其他人不要控告。

還是那句:罪不至此,卻罪有應得。

我理解以現今警隊的情況,出面制止那些瘋狂的同事大概是Mission Impossible。但「恥與為伍」,割蓆辭職總可以吧?若然閣下堅持與警隊共同進退,他日絕不能埋怨受到懲罰,更不能自認無辜。

當然,臥底不在此限。話說小說中那場射日之征勝負關鍵,還是靠臥底。而那個潛伏溫氏的臥底,後來成了蘭陵金氏的宗主。

 

作者:愛港的腐女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8860
Date: 2019-09-11 06:31:49
Generated at: 2019-09-18 10:09:3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9/11/198860/袖手旁觀等同助紂為虐,審判時是會被清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