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於9.11 回家途中,凌晨的太子站

 

 

下班回到太子,已是凌晨12點多。遠處聽到聯合廣場外傳來嘈雜聲,走過去問問街坊,得知是一個中年男人打了守在地鐵站外的男生一拳。眾人將他包圍,我甚至看不到男人的樣貌,街坊鼓躁要求他向傷者道歉。我擠進包圍圈拍了幾張照片,那男人穿着深藍色Polo,一個側揹小袋子,高顴骨讓嘴巴看起來更尖,像一隻黃鼠狼。只見他神色鎮定,一邊說自己剛才太衝動,一邊同意向傷者道歉。

我們一行人走進旁邊後巷,期間有人說要在前後把風,要不然很易被狗埋伏。隨着手機白光走進去,那男生坐在地上,穿着一件白T shirt,看上出絕對沒有十八歲,嘴巴旁邊腫起瘀青。中年男向他道歉時,在男孩旁邊的小女生卻開始破口大罵說,道歉有甚麼用,要不然我打你一頓再跟你道歉吧,他的年紀足夠做你兒子,你怎麼能下得了手。女生被身旁的人捉住,依舊不斷掙扎大罵,說得激動時更是跪地哭了起來。

於是一時叫罵聲、哭聲、呼喚幫忙聲不絕於耳,嘈雜得完全聽不到外面的聲音。我想,弄出這樣大的動靜,警察應該快要出來。於是我退了出去在附近繞了一圈,看不到附近有任何警察蹤影,只有兩個警員在一樓平台探出頭看看,馬上又退了回去。

我再回到後巷時,只剩女孩的哭聲從傘內傳出來,隱約看到舉傘的兩個女孩站在她旁邊握着她的手。Polo大叔已經退出後巷,只是依舊被人們圍困,這時他旁邊有一個同樣是穿着藍衣的年輕人,他側身稍稍護着Polo大叔說,既然他已經道歉,要不現在就放他走,抑或帶他到警署自首。

這裏沒有人能報警,我們不需要警察,人群中有一把男聲這樣說。一眾街坊聽罷贊同叫好,這這時Polo大叔卻突然走出馬路,於是包圍圈也跟着走出馬路。一架機場巴士只好急忙煞停,卻沒有響咹,只是安靜地被停在路中心,看着他們糾纏。我又忍不住再望向被水馬包圍的警署,依舊沒有任何動靜,只剩門外的小樹被風吹得輕輕顫動。

這時有人大呼擋在馬路很易出事,幾個男子連推帶抱,把Polo大叔硬生生推回行人路,大叔一時步履不穩就整個跌在地上。這時不知是誰大叫一聲,下雨了要雨傘,於是一時間大叔就被傘影包圍,只能從縫隙中看到手腳不停揮動。現場只剩吵雜的人群聲。正當我打算走上去拍攝時,有個戴黑色口罩的男人拍拍我肩膀說,你要麼幫手,要麼留在這,不要拍照。我跟他說我是傳媒,他還是跟我說相同的話。我向他點點頭,馬上收回手機。

你們是想謀殺嗎,傘群內不停有人這樣大叫。這時人群慢慢散開,才看到剛才那個說要自首的藍衣男,他一邊護着大叔一邊大聲質問是不是要殺人。這時有人指向藍衣男大叫,你老是要說去警署,又拼命護着這大叔,你是不是鬼。藍衣男一時回不了話,只是慌忙地說,你們這樣真會搞出人命。大家都像沒聽到他說話一樣,再次收細包圍圈,雨傘一把把慢慢打開。

突然有人從警署那邊跑過來,一時間人群驚恐四散。我喘着粗氣遠望過去,只看到幾個手拿圓盾警棍的警察在剛才的地方巡邏,過了一會就回到警署。沒有人被捉到,藍衣男和Polo大叔也沒了蹤影。然後大家又回到站外聚集起來,有人在倚着欄杆聊天、有人在祭壇點蠟燭。長夜漫漫,只剩一夜悲涼隨着燭光搖曳。

 

 

作者:BEAR 兒

嚴重拖延症患者,是個不務正業,只顧傷春悲秋的廢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8880
Date: 2019-09-12 22:26:45
Generated at: 2020-11-29 09:55:3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9/12/198880/記於9-11-回家途中,凌晨的太子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