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店還是藍店?

 

過去三個月,有很多人不斷在說,市道如何不好不好。但氣氛就像愛情一樣,你感受到什麼,就會是什麼。

 

 

比方說,最近有很多page ,都在分什麼黃藍店。一家店,究竟怎麼樣才是黃,怎樣才是藍呢?

 

早上朋友的故事。你地知唔知,最近好潮果間拉麵,仲有芝士蛋糕,仲有果間專開係gym 隔離既burger,都係美心既呢?source:https://www.maxims.com.hk/tc/about/cat_01_a.asp

健吾發佈於 2019年9月24日星期二

 

最近有朋友跟我說,太子某一間火鍋店很藍,但自從某次見到警察在他們外面放催淚彈之後,就變黃了。然後在網路,又有人說究竟是黃是藍。有些員工,天天都看著大台的新聞,他們接收的資訊不多,再加上很多以訛傳訛的資訊,示威者有錢收,前線有小天使等等的消息,就很容易產出「藍絲店店員」。

 

像這家店,本來都有一點藍藍的。但見到水哥點了象拔蚌,又好像有點不同了。圖為遲到畀老娘串緊的渾水哥。地點是,我在patreon有介紹過的山x肥牛。我不吃牛,但西洋菜,以及其他滑系東西都是好吃的。食牛肉的朋友說,也是一絕。

 

對啊對啊,對啊對啊。

 

事實上,如果你覺得那家店是藍,你大可以不去幫襯。好像大圍有一家好像很有名的茶餐廳,本來我都因為那家店有一隻很有趣的貓,我一星期都會去一兩次的。但後來有一次,我不喜歡他們的牛油(有時候茶餐廳的人造牛油有一種油餿味),叫他們的早餐走油。他們沒有走。我對侍應說了一句,但我都說:「不要緊,我吃。」水吧內那個女人就大大聲聲叫出來:「咩事呀而家,我做錯咩呀?」我這一刻就沉不住氣,大大聲聲的回應了:「叫左你走油你冇走係你錯定我錯呀?而家你錯仲大大聲聲屌客,你冇野呀?咁唔中意就唔好做啦,係度浪費時間做錯野仲鬧人,你老母咁教你架?」之後那個水吧以為我會默不作聲,呆了。我氣得東西吃一半,付款走人。老闆說對不起,我再回一句:「錯的不是你。是你請錯人而已。」自此我就沒有再幫襯。那家肉餅多有名也好,我都不會再幫襯。

飲飲食食的經驗,是很相對的。那些人對我好,就算政見有什麼分野,我都可以做朋友的。因為我知道,一個人走到今日有這樣的想法,一定有一個過程。如你常聽那些廢老常聽的網台,你一定會覺得「阿爺有兩面」,「阿爺有得傾」、「阿爺有鴿鷹」什麼的。但sorry,我的老師,我的前輩,人人來教我,這是錯的。因為,阿爺根本就只有一個答案。所以,所謂藍綠黃,真的要看你看什麼媒體,有什麼朋友。你的朋友是不是理性,是不是有腦,有沒有讀書。

垃圾不分藍綠是柯文哲的名言。萌塞其實也不分藍黃的。

這陣子,大家都好擔心自己的生意。有朋友的公司是做「大品牌」的雞頭的。他們的分析很清楚,也很理性:「而家經歷既所講光復香港,就係畀你香港試下冇左大陸遊客會點。而只要你盤生意,係做香港人生意,而唔係做大陸人生意呢,就冇死人架啦。」

這說法不複雜:「拿,香港人生活咁忙,平日會出開去食飯,又或者嫌煮飯麻煩既人,係唔會無啦啦叫外賣/唔煮架。食開既,唔會話因為動亂而唔食,又或者返屋企食。藍店係咪會冇左生意呢?一定會。但其他人,一定會分左佢。」

而且,在香港,食飯不只是食飯,食飯是一種活動。食飯是交誼,定會做的。

「所以,而家啲餐廳最驚既,就係啲員工唔生性。平時叫佢地做野就做野,唔好咁多野講咩?你就會畀人話你係西老闆,講下野都唔畀,冇言論自由。你睇到啦,而家啲黃藍食肆,真係唔係你話事。個老闆幾黃幾藍都好,員工同啲客吹一兩句,再唔係自己講,都會變個post,都會畀人批鬥。你唔覺意吹水,得罪黃藍都頭痕。有個酒樓經理同我講,而家唔敢亂講嘢,因為講咗啲撐藍言論,藍屍唔會多啲幫襯,但係比黃屍杯葛,就會即刻跌生意。個酒樓經理呢,淺藍架,撐警架,但佢都唔敢講。話美心咁大個集團都頂唔順,佢啲樓酒仔就會死梗。兩面唔係人既例子,你睇鴻x堂知。個員工講幾句,得罪黃屍。間公司出聲明,得罪大陸。過去十年,你話佢地d野好好食咩?唔係。但自由行一定一人手上有一支。點解?因為佢地係大陸個品牌做得好。個個當佢地係香港名門正宗。佢地就係食呢條大陸水撐到今日既。」

所以,一家店,是黃是藍,很簡單,對很多所謂藍/中立的人而言,他們要的,只是搵食。有得食,誰給他們飯票,你就是老闆。老闆說話,永遠是對的。

像我的故事。有一家食店,我覺得他是做得不錯的。至少做的東西,夠貼地,也夠地道。很代表香港茶檔的東西。我一個月都會去一次。最近再去,店面零落了。老闆娘坐下來,跟我聊天。

老闆娘說:「最近都係真係有啲影響架。好似有啲的哥(的士司機),佢地話生意少咗。平時會食一個餐果啲,都轉嗌多士就算。」

我感覺到她想說什麼:「其實都睇你點做生意既jei。好多的士佬,以前由海港城上廣播道都話唔載。想載d 自由行去落馬州,一個人收200蚊,一車人就800,仲要吧佢地行李箱要200,咁半個鐘就收1000,我都做啦。而家冇晒果d 客,咪係度嗌窮囉。我有個朋友做的士,佢話佢從來都唔愁。因為都係做熟客。自從721之後,好多大肚婆都唔敢坐地鐵返工。日日接單接到腳仔軟。老人家,細路仔放學,都唔敢坐地鐵。話驚啲白衫唔知幾時會出黎打人啵。」

老闆娘就說:「出面好多人話警察點點點,有一次,我地開車走啦,見到一堆防暴走黎走去,果日都三十幾度,睇佢地咁樣都好熱丫。果堆防暴過左馬路之後,最後有個警察同我地晒冧,講左句唔好意思,我覺得佢地都冇出面d 人講得咁差啫。」

果然,典型是覺得「遊行搞到佢盤生意」那種經驗了。「又咁睇,好多野你都有睇丫,咁拉左唔使近距離用胡椒水射個阿伯丫?葉繼歡畀佢地拉左果陣都冇咁做啦。」

老闆娘回話:「咁我都睇到。」

「係囉,佢地有咁多武器。同埋,721 果啲白衫佢唔拉佢唔打?」我說:「呢個點都講唔過去既。」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我坐下來之後,他店內所有桌子都坐滿,她就去招呼客人了。

這是我特別的技能吧?我去那一家店,那家店都很容易會多客人的。

最後老闆娘對我說:「嚟多啲,坐返旺我鋪頭。」我也很識做,問朋友要不要外賣。就算自己不再太餓,都買了一個魚柳包餐加凍檸茶走甜給我的朋友吃。

這個故事,想說什麼?

我想提一提大家。台灣早陣子,關於婚姻平權的動員,有一個活動,是這樣的:

 

簡單而言,就是文宣要落地。藍絲的玩法,就是最傳統的口傳口,word of mouth,一個傳一個。所以他們組織是堅實的。但黃絲呢?他們很愛網路的花招,以為很多like 就是很多人知道,很多人認同。但他們忘記了,面書也好,推特也好,也有一種演算法。越是可以拉動情緒(主要是仇恨吧?)的東西,就越多人廣傳。所以,我寫面書的時候,大多是用情緒角度出發,用我最大的能量去挑動人愛或恨我。我教學生,亦是一樣。寫一條feed,如果是「搵食用」的,那麼「喜、怒、哀、樂、驚」,任何一個都不中,那你的feed 可以回去再寫。這一招,是我小時候聽 903的《無字頭八九十》,谷德昭導演教的。

大家還記得這個節目嗎?這也是小儀和谷導演的節目吧?有很多事情,都是電台教我的。

 

這樣子,很容易會跌入「為什麼不是希拉莉贏」、「又話支持留歐好多人既?」這種迷思。簡言之,就在回音壁之中。建制派議員怕了連儂牆,其中原因,就是建基於選舉,在現實生活不上網的人,都會看到一些年輕人在網路上看到的文宣。有建制派議員直言,那些連儂牆不是阻街,不是擾民,而是洗腦,洗老人家的腦,也令他們選情有影響。

台灣的例子,就是出現一些性小眾,同性戀者走出來,去告訴你身邊的人。同一招,在電影《夏菲米克的時代》有出現過。當時Milk想贏,就發動他的鐵粉,打電話給五個朋友,說:「我是gay,請投Milk。」把同志的面紗揭開,不再神秘,那個曾經跟你笑對你哭的朋友也是基,怕什麼投給他?而且他會幫你「拾狗屎」,解決社區清潔問題啊!

從結果看,台灣的婚姻平權撐過去了。夏菲米克也贏了選舉。兩者的教訓,也只有一個:做宣傳的不要打飛機!

文宣如何離開社交網路,落地去現實生活?這一點,不是我的考慮。我又不是政工作者,我不需要幫人助選,他們也不需要,也不屑我的幫忙(要的話這些年他們不會花攻擊一個政黨的力量去主力打擊我一個人吧?),所以如何落地?你們如何做「連儂人」?

還看你的功力了。

 

就是這家店了。這家店的糖心蛋,我敢說比香港所有日本拉麵店做得好。以前我跟蕃茄麵店的老闆來過一次,他也說是心服口服,值得十元一隻的。

 

這家茶檔我依然會去的。至於在那兒?我想看我這兒的人,都知道要去那兒找飲食地圖的了。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9333
Date: 2019-09-25 17:16:42
Generated at: 2019-10-20 00:45:1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9/25/199333/黃店還是藍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