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開明專制」的迷思

 

看完這段澳洲記者就香港「反送中」公民抗爭採訪當地中國留學生的影片,很是感觸。從畫面多見,記者的提問都是據以事實,擲地有聲,不少學生在他連番追問下難以招架,或是被身旁較為年長未知身分的人拉走不再接受訪問,亦有一些同學願意耐心回應。遺憾的是,觀念和價值之南轅北轍,窒礙理性思辨和溝通的可能。

沒有人天生喜歡抗爭,只因掌握權力和資源的在上位者拒絕一切「和理非」訴求,關閉真正意義上的對話之門,才令矛盾擴大、不滿累積、情勢惡化。更有甚者,當權者嚴厲控制信息,恣意歪曲事實,將「五大訴求」上綱上線成所謂「挑戰中央管治權」和「港独」,煽動大陸人民批判和仇恨其治下的特定群體,然後暴力鎮壓,秋後算賬。新疆如是,西藏如是,武漢如是,香港如是。

遠的地方不說,廿二年來,這座城市的首長和官員是由北京挑選和任命,通過功能組別和各種選舉權的限制,一直把持議會內的大多數議席,行政權和立法權以及龐大公共資源一直由北京直接或間接掌控,結果呢?施政失誤難以計數,管治無能,弊端重重,瀆職枉法濫權普遍,制度破壞日益嚴重,摧毀法治,剝奪公民權利,社會矛盾持續升溫,還要打壓溫和力量,惡行罄竹難書,這些都不是一句廉價而可恥的「外部勢力煽動」可以輕易抹煞。造成今日的亂局,逼使無數一向循規蹈矩的香港人走上街頭,當權者責無旁貸。

在我認識的內地友好當中,除了少數理解和支持這邊的公民抗爭,多數反對甚至嚴詞批判。這樣可歸咎於党国壟斷和歪曲媒體和網絡資訊,然而,他們當中大多是真心相信和擁護現行體制,認為當下是五千年來的繁榮盛世,就算過程中有失誤,亦只是發展的些微瑕疵和必然陣痛,體制外的異見和抗爭無濟於事,應讓党国自我完善。正如自上世紀七零年代,香港以「亞洲四小龍」之姿崛起,持續數十年的高速發展,曾令這裡的人一度對身處的一切習以為常,自以為是。直到香港成為已發展社會,進入平台期,經濟增長放緩,向上流動機會減少,人口老化,公共資源壓力日益提升,經濟結構嚴重傾斜,金融地產壟斷,尋租情況普遍,各種「發展後遺症」湧現,才逐漸意識到人才和政策並無萬能,需要改革現行體制,才能有效應對。

當下大陸的情況驚人相似,四十年「改革開放」的經濟成果,以鄧小平為首的「改革派」對文革「撥亂反正」固然有其功勞,同時亦不能否定,高速發展實有賴自冷戰後期,歐美日經濟放緩,亟需開拓新興市場以及資源和勞動力的歷史機遇,才造就所謂的「盛世中華」。眼前榮景將各種社會經濟民生環境等弊端暫時掩藏,只是大陸亦不可避免地邁向平台期,上述香港所面對的各種挑戰正如數複製,加上新一波全球金融經濟危機迅速醞釀,若只因一時之施政績效,便迷信核心和党国全能全知,漠視建立基於公開參與、公平競爭和公正制衡的體制的重要性,恐怕最終只會陷入歷史的惡性循環,不能自拔。制度變革,刻不容緩,唯有把握仍能擁有和支配經濟成果的時機,超越「開明專制」的迷思,才有望擺脫窠臼,長治久安。

 

作者:栢齊

栢齊
栢齊(Pakchai D. Wicaksono)是一位地球村民和一名國際事務獨立研究員,擁有全球政治經濟學碩士、歷史學和政治及國際關係雙學士學位,並曾修讀有關國際安全、恐怖主義和當代中東研究的證書課程。他現時為一個國際關係研究生課程擔任講師,並正修讀外交史博士學位。他是兩個位於香港各自有關中國研究和全球政治經濟學的學會成員(分別擔任執行理事和研究總監),同時是一個全球議題評論網誌的執行編輯和聯席撰稿人,以及一個位於倫敦的國際戰略研究組織的成員。他的研究範疇包括國際關係、國際公法、國際組織、政治地理學、特殊主權地區、分離主義運動、事實獨立的政治實體、兩岸關係、臺灣政治、微國家、極地政治、東亞區域外交等。栢齊的文章可於其部落格「栢齊的異度空間」(http://pakchai.wordpress.com)閱覽。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9841
Date: 2019-10-06 06:23:19
Generated at: 2019-10-20 15:16:2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0/06/199841/超越「開明專制」的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