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個污點對付另一個污點

 

我記得,黃偉文係2012年上台,再一次表演佢同吳君如表演初一十五既時候,有一段咁既說話:

對付人生既污點,最好既方法,就係用另外一個更大既污點,蓋住佢。

 

而家警察個記者會,咪就係咁囉。你問佢地咩,你都知佢地都唔會答你架啦。然後,大家就拎住佢地句說話,不斷咁笑笑笑。然後呢? 件事,好似就會完左。

由件事開始既時候,我都話過,係2014年到而家2019年,大家都係將政治問題,警察解決。你用得政治問題,警察解決既話,你聽過幾多,你聽完你自己都唔信既說話?

一堆你聽完都覺得唔可信既說話,你點解仲要聽,仲要講,仲要在乎?

有一日,有個學生就咁同我講:

「其實警察個記者會,佢地仲會答到咩?你有幾多次聽到佢地前言不對後語?你有幾多次係聽到佢地對任何問題係認錯既?咩唔完美做法可以接受。呢d 答案你都覺得ok咩?而家最大既問題係,警察不論做咩唔ok 既事,佢地都唔使負責任呀。呢個先係問題所在。咁仲睇個記者會,有咩意義?如果佢有一日話,我今日表演切腹,我就睇啦。」

好多藍絲,都會係面書度講好多有d 人認同有d 人唔會既說話。好似呢d 咁:

「我都唔明,點解出面d 廢青唔可以畀返以前個香港我。以前個香港,我地唔捱咩?一百呎住7個細路都係咁啦。而家香港有幾差?冇飯食冇工返咩?搞搞震阻住晒。」

以前既香港,係點既呢? 同而家既香港,有咩分別?又有幾多人接受,其實有d 改變,係因為政權既改變先出現,而對某d 冇經歷過「殖民地時代」既香港既細路,你呢句「以前香港唔係咁」、「以前香港幾辛苦」,由於失去左比較既基準,所以對佢地黎講,係無感,又或者係冇任何意義既呢?

對1997年後出世,一出世就經歷新香港既香港人黎講。香港,面對過咩呢? 係香港,我所理解既,係好多言論自由被縮窄,任何人公開講任何可能佢唔同意既說話,就可以做咩呢?起底,之後寫信去你公司投訴你。呢樣野,我想提提大家,唔係藍絲做先做。由中大政政系既老師,陶傑,甚至係我,輔仁媒體既容樂其,都試過收一d 投訴信,係泛民既人send 過去既。搞人份工,係要人封口既方法。呢件事,過去二十年,我地睇唔少呀。而解決既方法,都一定唔係罷工一小時,或者集結一d 群眾,舉舊薑叫幾句自己「撐薑」,就可以維護到言論自由。真係真心相信,同埋覺得言論自由要維護既人,係將果d 因為你言論點點點而send 暱名email 去你公司從而想你收聲既人既信,直接扔入垃圾筒。因為,如果你相信言論自由既話,只要一切係合法既範圍底下,一個人唔應該因為佢觀點與人不同,而影響佢既工作。

搞人份工,根本就係香港人既慣技,亦都唔係咩新鮮事。我地見到前特首,當佢出第一個post ,用第一封信,想去令通識老師封口果一日,請問教協去左邊?而家一次又一次,又老師到學生都被前特首,一個國家領導人以輿論機器狙擊,教協除左話畀人知佢地會係面書出個聲明之外,作為全香港最大,有最多會員既教師工會,請問佢地又做過實質既野,去幫教師保住份工?

香港,從回歸之前,直至而家,都冇工會文化。因為,香港人唔信。所有既工會,組織,都係為左分利益既。而加上香港既工作流動性好高,所謂魚唔過塘唔會肥。轉工轉行係平常事。邊有人會在乎工會?一個完全冇辦法保護會員利益既自命工會,係香港先至會容許佢地出現。

睇返呢堆改圖,真係覺得梁錦松同唐英年陰功。而家僭建算係咩?真係咩都唔係。

 

好多人,成日而家話要追本溯源。話,廢青唔暴力,警察點會咁。

不如我問返d 大人會老尷既問題丫:唔係泛民果陣要打地產霸權,唐英年點會輸呀?唔係有左膠page 係咁改電影圖chok散唐生個民意,唔係出面d 師奶話,畀個奸好過畀過蠢既做,點解會搞成咁呀?唔係雷動計劃要棄x保咩,結果攬炒,何君堯點會做到立法會議員呢?仲有呀,唔係香港要回歸,點解我地今日會係咁呢?

呢d 問題,你又答唔答到我呀?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9898
Date: 2019-10-07 22:37:45
Generated at: 2019-10-20 16:36:0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0/07/199898/用一個污點對付另一個污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