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對我是誰

無事多讀書,多讀書無事。

 

我知道有很多人很想找一條出路。一百萬也好一千萬也好。如果真的是錢可以解決的問題,也許問題倒是很簡單。香港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

問題是那條出路,是對誰的那一條出路。

時代會轉,工具都轉換也很快。今天有用的工具,三個月後可能就換了人間,不再有用。

當很多高官以為自己有看連登,就以為自己很in 很貼近民情之時,已有人說明得清清楚楚,連登早已變了,變了泛民以及政府打風出沒處,變成了帶風向的工具。

不少需要出來選議員的人,都希望大家把所有「勇武」前線做的事情跟自己切割。為什麼呢?早陣子,去一家茶餐廳食午飯的時候,有一個叔叔對著一個大概是4、5歲的小女生說:「有很多人回不了家,沒有地鐵,巴士又有人堵路。回不了家,又如何出去?」這些人,就是票。以為投票就可以改變世界的人。

我的朋友都說,這幾天,自己身處社區的公園附近的人,反而多了。多了人在公園散步,不少外傭姐姐因為怕沒有車回家,就在自己的社區席地而坐。似乎,大家都因為香港的轉變而改變了生活的細節。而慢慢,大家都好像習慣了。習慣了地鐵會因為各種理由而不作服務。買了月票的人會因為那幾天失去服務而受到損失,又有幾多人會在乎?現在香港沒有宣佈戒嚴,又不敢宣佈為緊急狀態,但他們實行了所有戒嚴及緊急狀態實行的事。一家三口去樓下踏一下單車會被指非法集結,十多歲的小孩子在前線被捕。這些都不是我們這個年紀的人明白,或是樂見的。但他們都決定要這樣做,不論你贊成抑或反對,其實也跟他們沒有關係。

現在運動最微妙的運作,就是這一個:你好像在努力的去關心事件,你看到很多人在行動。早陣子,為了血債票償,好像很多人都有很多血的畫面,令大家都很動容,令大家都覺得投票是出路。後來,也許只是兩三星期的事而已,當有人認為「被打不還手只有上帝才會做到的事」,有人還手了,影響了一些所謂和理非的選票,似乎又有人出來說這種「跟警察的博奕」是不對的了。

 

朋友status 如是說。借抄錄於此。

 

有很多人,也許他們在做一些事情。有些人相信這些事情可以改變世界,改變大局。但真正想改變大局的人,一直都在用錯藥。他們認為,只要加強法令法則,大家就會回家。但大家回家之後,真的可以心悅誠服嗎?這一點,當權者似乎沒有想過,也沒有在乎。但香港,就是有很多人是短視的。覺得深層次的問題不去解決,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就可以解決問題。事實上,我也在不同的情況下,覺得提出解決問題的人這方法是對的。就像一些,明明我沒有做錯說錯,但就不斷的投訴,不斷的在網路纏繞我,希望我浪費時間在他們身上,好等他們可以攫取一點快感、存在感或是被人看到的快感之類的人渣,我是不會手軟的把他們從我的面書專頁block走。原因是,我沒有時間也沒有器量讓這些人在自己辛苦建立的平台之上撒野或得到好處。對,我是這樣處理問題的。因為我沒有資源,我也沒有收過任何面書專頁的like過我半分的人任何金錢上的收入,我根本不需要也沒任何道德責任向他們的情緒負責。只要他們愛看就看,愛走就走,我不會留。大家合則來不合則去,選擇還是在的。

但政府就不一樣了。一個政府,你得要接受也要明白,人民交稅給你們,你們是有道德責任向他們責任的。當一個政府一開始就認為有一些人是no stake,我就很想知道在他們心目中,究竟有幾多人是有「持份」的,有發言權的。是像我這種一年要交六位數字稅金的人嗎?抑或是有房子有交差餉的才有資格說什麼?住太古城的是不是會比住南灣半島的更有權力?住水泉澳的由於是公屋所以那些人就沒有那麼大的話語權嗎?威權管治有效,其實不等如你可以使用威權管治。

 

隔天走過,心情都不會好到那兒去。

 

2015年《經濟學人》的年度好書,有一本叫《如何豢養一隻奴隸》。那不是什麼特別的專書,寫的手法也有點像《墳場新聞》。作者叫馬庫鄞希多尼斯傅可斯,他自稱自己是在古羅馬時代的貴族,世代都有豢養奴隸。於是就叫英國劍橋大學邱吉爾學院的古羅馬文學系主任代筆,寫出他對管理「奴隸」的哲學。書讀起來,根本就是反映這世代社會中擔任領導者需要知道的事。書的第二章,叫「如何令奴隸鞠躬盡粹」?作者認為,公正對奴隸來說,是必需的。為了令奴隸可以生生世世,甚至是以後的後代都願意當奴隸,你需要善待他們,給他們公平公正的待遇,還要給他們知道努力是會令他們的生活比其他奴隸好。不需要好太多,只需要好一點就可以了。而且,你若果想你管理的地方可以有高生產力,你必需要獎勵辛勤工作的奴隸。而最重要的是要設立最終目標,目標是要令他們覺得他們只需要努力,最終就會得到「自由」。這樣子會令奴隸更加用力的工作。第二,奴隸要有明確的工作角色,以及產生明確的責任制。

你想這個世代的人,成為你的奴隸,就需要做一個優良的奴隸主。連這一點也做不到,又如何拜託人在你周遊列國之時,去為自己去解決問題,為你耕作,保障你優渥的生活?本來,香港這地方的制度,是很豢養優良奴隸的地方。大家都只想賺錢,只想成為靜靜地生活,不會對任何大事件有任何想像的。也許是因為,當奴隸的人,要他們做奴隸主,原來是不會做的。想多讀一點這個「奴隸主人的管理哲學」,也許可以留意一下這書。也難怪的,很多自命考第一的人,在離開教室之後,就不再學習的了。這一點,做教育工作的人,應該很了解才是。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9924
Date: 2019-10-08 17:26:42
Generated at: 2019-10-20 23:28:3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0/08/199924/我面對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