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德國的兩夜情(上)

 

(頭盔:冇甜,想睇甜故可以出返去)

 

職員我一直本著「係度食就唔好係度屙嘅」心態,因為黨航冇野多,是非最多。無論大小二事,只要俾一個人知道好快就會傳返返轉頭,但係最近同一個台灣男仔飛之後,又真係令到我有少少衝動。

每次飛之前,大家都要去briefing,而且我地會一早就知道有咩人會同你一齊飛,喺briefing room果陣,我求神拜佛section leader係一個好人(按:即係purser, 男稱為阿哥;女稱為阿姐),然後我就跟咗呢個台灣阿哥,心諗死啦好驚gay嘅阿哥,因為好多都會女人過女人,好煩,而阿哥又真係好似gay。

到係飛機準備上客之前,我同阿哥都係冇乜點講野,因為真係好忙,趕到一個點,一直忙到啲客食完夜訓哂教,之後就大家圍埋一齊食野,佢就好好人咁幫所有人拎哂啲野食,分好哂啲餐具,落手落腳做哂所有野,之後大家圍埋一齊傾計,先發現阿哥原來結咗婚仲有個囡,之後因為我同佢係唔同group休息,所以基本上都係普通交流,冇乜特別除咗覺得佢好好人之外。

 

到去咗德國後,成set人話交換咗電話一齊出去玩,之後就返咗房訓教(飛咗十幾個鐘好攰呀!!),我一起身已經係朝早11點,再睇個group d人已經食哂早餐,咁我就hea到成兩點先出去食野,然後一落到樓下就咁啱撞到阿哥。

「你而家先起身呀?」
「係呀」
「我啱啱做完gym呀,你去食野?」
「係呀好肚餓」
「不如一齊吖」

如是者,我地就一齊去食野。係途中過過下馬路,佢突然間一手捉住我「喂你小心呀」(佢講廣東話,仲要係唔係好純正),唔知係咪人寂寞得太耐,突然有人係呢啲細位對你好,你會突然間好感動。

「哈哈哈我唔睇車架。」

然後終於去到餐廳,成件事好自然,唔會有果種dead air嘅尷尬,佢會分享下佢啲屋企事,例如係佢個囡係領養的,而我都有講吓之前飛嘅所見所聞。

 

之後食完野本身諗住分開行,點知阿哥就話佢有個朋友係附近,話不如一齊,咁咪一齊囉,hea咗陣之後又應承咗同全部crew一齊食飯,結果又一齊去咗,大家食得好開心,亦都飲咗好多酒。

 

返去果陣,我話我一定要買啲生果食,我就叫佢地走先,結果阿哥就跟埋黎。

「你又要買生果咩?」
「唔係呀」
「咁你做咩跟我入黎呀?我個樣生得好安全喎」
「一陣返去要經過好多暗街,驚你危險」

睇到呢到可能你會覺得好平常,但事實上係好感動,因為係落著微雨嘅德國,行暗街真係會有少少驚。

 

結果我係咩都冇買,因為太夜啲生果唔靚(利伸:對生果極有要求),跟住行返去果陣,可能大家都飲咗啲酒,又熟咗就好似講多咗啲私事。

「你而家有冇拍拖呀」
「冇喎,係呢度拍拖咁煩」
「你鍾意咩型嘅男仔呀,介紹啲你識」
「鐘意啲好cool,唔笑果啲」
「…即係好似我咁呀?」
「…黐綫!哈哈哈」

於是我地就返到酒店,佢好堅持送我返上房。

「到喇,你早啲抖」
「…..」
「做咩呀你唔使送埋我入張床呀嘛」

我行咗入房,佢冇行入黎

「做咩呀?」

然後佢突然攬住我,我俾唔切反應,淨係記得自己個心跳得好快。

「喂你係咪飲醉咗」
「你覺得我cool唔cool」
「…幾啦」
「如果我話,我想入黎,你會唔會俾我入黎?」
「如果我話我唔想,你會點?」
「我唔會入黎」

 

待續…

 

作者:黨航職員

愛國愛港愛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9922
Date: 2019-10-09 06:14:12
Generated at: 2019-11-22 14:17:3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0/09/199922/我在德國的兩夜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