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人類荒謬?

 

「逃離人類荒謬」大概是我聽過最荒謬的歌詞。

早前在誠品書店閒逛,看見卡繆的《異鄉人》居然高高的放在外語小說龍虎榜的第一位。牟宗三先生說得沒錯的,人唯有在社會與個人價值俱俱破裂的環境中才會觀察在自己心中長存的悲;在虛無可怖的長夜裡才會詢問生命的價值。這也不是壞事,最起碼香港人仍擁有發現問題的慧根。

有慧根發現了問題,香港人由「加油」變成了「反抗」。反抗甚麼?反抗極權、反抗不義、反抗壓迫。他們在反抗一切與他們對抗的價值,也就是荒謬。人們理所當然地認為世界有一種應然性,做好人應得好報、努力就應該有成果、惡人會被皇天擊殺… 但世界回應他們的就只有沉默,又或是一陣冷冷的嘲笑,這就是荒謬。很多人對抗荒謬,累了、經歷了失敗,就轉而想逃離荒謬。

「我要將你拯救,逃離人類荒謬」,逃往何處?逃到人群裡去。海德格稱之為「人人」(Das Mann),人們營營役役地在社會裡過活,跟從人人所給予你的價值,抗爭也要吃飯吧?抗爭也要有生活對吧?總要買樓對吧?人們遠離了本真的「此在」(Dasein),他們從人人裡他們獲得了認同,在人人的讚美之中安頓了自己,同時也被人人壓平至人一般。人逐漸對一些本真的問題麻木,不再要求一個答案:我此時此刻,本心希望做的是甚麼?我理想的世界是甚麼?我堅信的價值是甚麼?

成為人一般很愉快嗎?可能是的,好像把荒謬擺脫了。有一陣子我也對自己說「應該休息一陣子了」「應該過陣子平常的生活」。我能回到人人的當中,去旅遊,去派對,縱情聲色。這是否真感受?這也是真感受。但當我在深夜裡,看著剛是戰場的街道。「你還記得逝去的烈士嗎?」「記得。」「你覺得自己盡責了嗎?」「…」虛無的感覺鋪天蓋地的到來。荒謬就如我們身處世界的上帝一樣,是在於一旦人發現了衪的面目,就再也沒法忘記,同時也沒法逃離。

因為荒謬就是世界的真實,荒謬是無處不在的。並非人去發現荒謬,再去解決荒謬這一個問題。而是人總對世界有期許,有一個 Expected Value,有這期許,世界就以荒謬回答。卡繆對此說:「荒謬就是人與世界的唯一連結」。人在荒謬面前是無可遁形的,人必須時常儆醒地去反抗,透過反抗反證自己所堅信嘅價值。因此卡繆說:「我反抗,因此我們存在。」透過反抗,人才能親近這個世界,親近「此在」,成為本真的存有;亦透過眾人的反抗,人能夠認識身邊擁有相近價值的「此在」,彰顯人群的價值。

當你觀照己心,洞察了自己與世界的關聯就是荒謬,你就能擺脫「逃離人類荒謬」的想法,也再沒有要徹底解決荒謬的心態。這是解悟,也消減了對世界的挫敗感。提起雙手去反抗,成為卡繆所說「英雄式的生命」。

會累嗎?也是會累的。
「但你愛自己嗎?」

 

作者:Kingsley Chan

希望為自己的家略盡綿力的哲人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1001
Date: 2019-11-07 09:14:23
Generated at: 2020-06-02 14:59:2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1/07/201001/逃離人類荒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