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鬧市堵路,肯載我返家嘅係一位藍絲的士司機。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za Raskin)

 

「馬鞍山去唔去?」打開門未上車,我就問定,通常我都會問,費事有交鬧。

「梗係去,做得生意一定去,呢個係我責任。」阿叔夠中氣又豪氣。

坐定左,阿叔繼續講:「荃灣地鐵站封左?你返唔到去?」

「係呀~連埋大河道都好多人示威,我估巴士停曬,所以喺呢度有車就上了,多謝你肯車我。」寒暄幾句都要有禮貌,大佬我而家條命喺你手,即係咁講啦。

「又搞到周圍咁亂…」我開始feel 到阿叔有啲嘢…

「啱呀,唔係話乜嘢,佢地整親自己都唔好,你堵路警察又一定會打你,唔打你佢又交唔到差丫。」既然佢講開,無謂等佢咁寂寞啦,唔通同佢對鬧咩,我想返屋企呀。

「而家啲後生…我個仔今年科大畢業,琴日去佢畢業禮,一播國歌,又衝上台搖旗吶喊,啲教授坐曬喺度睇你地場show…」可能阿叔好耐未試過有人同佢接住講落去,佢好興起:「你唔好介意我講咁多呀,而家教我嗰仔啲先生,都唔講國家民族嘅,佢地心入面無國家民族,連父母都無…」

「唔係丫,佢起碼叫埋你去畢業典禮。」搵到位入佢,入一下先。呢啲時候轉下佢話題好過:「你地生意有無差到?」

「跌左四成!」

「我仲以為,例如好似今日咁,無地鐵無巴士,焗搭,唔係好左架咩?」

「就咁講就係嘅,而家呢個鐘數,十點令鐘,開始亂,個個搶車,梗係好生意,但係我做完你呢轉,跟住呢?」

「夜啲啲人返曬屋企?」我引佢繼續講。

「無錯喇,夜更的士係下午五點做到第二朝五點,無事無幹,啲人飲嘢宵夜到兩三點,我地就去老蘭、太子、荃灣呢啲酒吧宵夜區,而家幾區都有示威,十二點後無生意架喇。」我聽得出佢盡量唔用暴動,但都feel 到佢好不滿。「好彩我只係每個禮拜做兩日。」

「係啵你細仔都大學畢業,應該至少唔洗你養佢啦。」

「佢一畢業就有工返添。」

 

講到呢度,都差唔多落車。

由上車佢話送人客返屋企係責任,都知佢一定至少係個好人。

一更的士四五百車租,一日做千五生意,扣埋入氣,其實都係九百蚊落袋。

好似呢晚,如果得返五六百生意,等於白做。

佢嘅受影響係切身,感受都係真摯。

的士司機質素好參差,呢個係真,然而如果的士司機都敬業又唔揀客,我都無咩理由要令佢開工嗰陣唔開心。

暴動收費,錶$150,我俾$200,臨落車兩條麻甩佬幾十歲人,嗰張五十蚊推來推去,推唔到架,架車你架,我擺喺佢前座中間個雜物架度就落車了。

 

作者:白木乩

白木乩
聽聞係總編分身,專用來出D 與總編身份不符既膠文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移民?三四十歲呢班人,點移民? by 林非
    你以為香港「情況很差」,但香港一直以來的問題是「倒退得快」,即是那個delta_change很大。但香港在英國人建設下的確有很好的社會基本制度。例如說你移民去日本、去台灣,其實在社會上都各有問題,很大程度上你移過去,只不過是以「不在當地成長…
  • 同藍絲做廿年朋友,結果係點? by 六月的物管
    話說某日,細妹咁唔好彩撞啱「克警」又亂鳩咁放催淚彈,搞到佢眼、鼻、喉都勁唔舒服,猛咁咳之餘,氣管同皮膚都又敏感又痕。之後,細妹喺FB出post 訴苦…
  • 【輔仁罕有支持泛民行動】技術上,最容易做又可以癱瘓城市運作嘅罷工行業係乜呢? by 白木乩
    回歸返現實,有乜嘢罷工,既影響到好多人嘅生活,同時其實個影響,係好麻煩,但又唔係真係咁致命?我識嘢比較少,呢一刻我想放低成見,支持泛民嘅…
  • 黃店還是藍店? by 健吾
    最近有朋友跟我說,太子某一間火鍋店很藍,但自從某次見到警察在他們外面放催淚彈之後,就變黃了。然後在網路,又有人說究竟是黃是藍。有些員工,天天都看著大台的新聞,他們接收的資訊不多,再加上很多以訛傳訛的資訊,示威者有錢收,前線有小天使等等的消息…
  • 農的傳人 by 健吾
    首先,你要有一堆志工。…
  • 迫大家抗爭 by 健吾
    對這位特首而言,她很清楚,她現在宣佈宵禁,停工停課停市,就是輸。這樣子,「暴徒」的目的就會得逞。所以,她一定不會停課,而更會向「可以上班和上學的人表示敬意」。 …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1042
Date: 2019-11-09 02:06:12
Generated at: 2019-11-13 08:58:2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1/09/201042/今晚鬧市堵路,肯載我返家嘅係一位藍絲的士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