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大家抗爭

最新文章綜覽 / 社會運動

 

對這位特首而言,她很清楚,她現在宣佈宵禁,停工停課停市,就是輸。

這樣子,「暴徒」的目的就會得逞。所以,她一定不會停課,而更會向「可以上班和上學的人表示敬意」。

 

 

你看到了嗎?她這樣的說法其實有一個很明顯的暗示:就是上班的,上課的人,就在我這一邊。

 

 

現在你看到,城市大學附近不斷放催淚彈。然後網傳,德望學校的那位警長的女兒離開學校之後,牛池灣又不斷的放催淚彈。香港大學那邊,也可以隨便的放催淚彈。那邊還有幾多家小學?只是城市大學附近,就有大量私立幼稚園及小學,警察的行動,會影響幾多香港的小孩?

總之,對這位特首而言,別人的孩子就不是孩子,自己的孩子就是。就像警方一樣,有些洗白文出現了:開槍警員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是珍貴的孩子,是黃的,別搞她們。

但被開槍的那些孩子,別人的孩子,就不是人,只是曱甴。

你看到城市大學那邊的警察說什麼。說要打頭。

你看到那些隨便在理工大學捉人的警察如何對付一個手無寸鐵的年輕女人。對著他的面亂噴,噴到她想還手就6個男人押著她,亂摸她的胸。

然後你上班,上學,特首對你們表示敬意。她想如何止暴制亂?要照常上班嗎?上班就被打,上學就被迫噴TG。最後,都只是變成她口中的一件道具,一件玩具,一件「令大家覺得社會運作正常」的道具,一件她覺得「我沒有錯」的玩具。

對啊,是要運作正常的。大家都知道現在很不正常,未來的孩子都不會再有香港身份。老一代的人為了所謂安穩就移民了。移民到有民主的台灣,投票的時候支持要統一的,用假新聞誣蔑小三就教肛交的台灣教育部去取選票。然後就覺得自己看著香港沉淪跟自己沒有關係。上一代人,所謂收成期一代可以如此無恥的說自己可以坐享其成,是因為他們透支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必需品:居住空間,去令自己沒有生產力都可以每月有錢花。望北樓那邊的有錢人看著香港那一群曱甴當然不會明白他們為什麼要去衝。他們就像我們的政治領袖一樣,有資格叫自己的小孩不要回到香港,因為這個夏天香港會很亂,很煩。

由「寧願要個奸好過要個蠢」開始,我已知道香港會很煩。因為,雖然香港有七百萬人,但有學識的不多,有學養的也不多,畢業後就覺得自己不需要進修不需要思考不需要讀書的更多。一個重工重商輕文輕社會科學的社會,自然而然會走到這一個地步。面對所謂假新聞資訊戰,沒有media literacy 的香港人就更難以對抗。他們很有錢,他們會習慣用錢去解決問題:教育制度不行嗎?我唸私校,唸國際學校好了。我能力有限,改變不了社會的。我用錢去買第二條路。香港不行了嗎?我移民好了。有錢的去英美,沒錢的去台灣馬拉,總之「走佬去xx」成為了大家的「美好生活想像」。「香港太多蠢人了,我沒有辦法改變,就算你有心殺賊,也只可以學譚嗣同說一句無力回天。」我移民到台中的朋友說:「你都是早點過來吧。你的錢夠你吃一輩子的了。」他對著我無次去台灣都會笑,每次在香港總是板起口面,替我心痛。

有些朋友都對移民這件事很有意見。他們有時候見到那些覺得伍淑清說會「放棄一代年輕人」很無恥的香港中產,轉一個背就在密搞謀移民,是不是也是某程度上,放棄了香港。但我總是覺得,人有不同的角色和權限。你是勇者,魔法師,病人,嘔吐師或是什麼也好,我有時候最怕的,是大家都不知道要走到那兒去。勇武的要做了什麼才叫成功?那些FA有沒有天真到覺得自己只是做急救警察就會對你善良一點?那些所謂「金魔法師」又有沒有想過自己花的錢,只是有時候花到扮黃做劣食的賤店身上?那些捐錢當買贖罪券的為什麼對某些機構收了錢之後不做事一點憤慨也沒有?那些天天在看直播的人,總是覺得「世界很壞,警察很賤」、「他們又殺人又強姦,真的無人性」,但當看到什麼「勇武」行動的時候,就即時轉發那些事情是警察臥底做的!那不是示威者做的。他們心中,仍有一根刺,一個心理關口,總之,示威者繼續搞cat fight 就會令世界變改,警察就不會強姦殺害cat fight的那些曱甴,對不對?

我記得,當連登說「前線無飯食」的時候,有一個做政府工的朋友幽幽的說:「畀錢佢地食飯就ok,畀錢佢地買裝備就唔可以。」我笑了笑,沒有說話。我身邊的朋友又冷靜的說一句:「你餵飽佢地佢地就會乖乖地坐係屋企呀?唔畀佢地有工具,即係想佢地上前線死啦?咁你咁想人死,不如你直接買兇算啦,佢地唔使咁辛苦,又唔使周圍同人講自己上過前線。」

一個做政府工的人,都是讀書讀得多,平日都被尊重的人。一下子被人家拆穿他思考的愚昧,氣得無話可說,一面通紅,我看在眼內,只是想著轉話題,聊飲飲食食好了。

好了,到你聊飲食,又會說「你而家呢個時勢講飲飲食食,你覺得appropiate咩?」

哈哈哈哈。做人很難,對不對?

做一個人,其實人人都想和平。因為和平的歲月靜好,是最好的。但很多人都忘記了,很多歲月靜好,都是由大型的抗爭換回來的:日本的全共鬥事件,南韓的光州事件,台灣的各式各樣學運,什麼野百合什麼的,都是用人命用血用汗用淚換回來的。

 

 

由day 1 ,如果你想改變社會,一定要又傾又砌。但一個拒絕回應社會實質訴求的政權,是不會有辦法止暴制亂的。如果你跟我說,「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你是做不到的。那唯一的辦法就是大屠殺。將所有有機會走出來的大學生,中學生甚至是小學生都殺死,把所有曱甴都去掉,然後大家就會「當冇件事」,「繼續上班」嗎?不了。不會的。中銀沒有了三百億,香港的有錢人一直在走。只剩下中產的都在找出路給自己下一代。總之自己下一代不要再在香港做香港人就叫美好的出路。

我明白的。我們對世界沒有太多的想像:不論是 #永續基本法 還是所謂的 #香港獨立,香港都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中國會如何對付中國,英美又如何在香港抽中國水,這些都不是香港人吃一兩次催淚彈,幾多個小孩被強姦雞姦而有所變改。

都五個月了,那你唯一可以做的是什麼?

是做一個會思考的人。不要被政工作者利用,不要被無聊的網媒的拉動情緒風向文章影響情緒,不要被人家帶著鼻子走跟著人家的agenda 去花費自己的時間,不要摒棄還肯對你說真話的友伴,不要因為政見而忘記自己曾經跟一些人真心的交流過交往過甚至愛過。

我想,這些說話,直至今日,仍是有用,仍會有用的。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1179
Date: 2019-11-12 21:22:28
Generated at: 2019-12-13 05:59:5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1/12/201179/迫大家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