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成長的阿檸的距離

最新文章綜覽 / 活動資訊

 

 

我有一個習慣,如果有「朋友」或是圈內人叫我看一場show,我看完之後,一句話都不說,那請你們也不要再問,如若見到我,你都當見不到就好。因為,這只代表一件事:這個show/演出很爛,你問我每一個問題我都只沒有辦法說出違心的說話:親愛的,如果我可以多說一點違心話,如覺得「區選變五區公投就可以嚇到777脫肛瀨c」,我做了黃絲KOL了,需要學那麼多手藝讀那麼多書嗎?天天「xx你好」轉發fake news 就30幾萬人like啦。何需有稜角?我就是知道自己說不了違心話,我才需要有實力了吧?

 

三角關係 Trinity Theatre 發佈於 2019年11月15日星期五

 

所以,如果我去看,首先我已經對那個show有一個基本的信心。幾乎每星期都有人叫我去看電影、show甚至是畫展,你有沒有見我像穿花蝴蝶KOL一樣把那些東西放上網?我沒有嘛。因為,我不想浪費時間。

而如果我去完,我還留下來,拍照,或給主辦單位拍到,我已幾乎我已可以跟你說,那個演出是合格的。如果我有把照片放到網路,即很簡單:我不介意告訴別人我有喜歡這場show。

 

三角關係 Trinity Theatre 發佈於 2019年11月15日星期五

 

最後,如果我有把我喜歡的原猶/我看不順眼的東西放上網,即是我很喜歡這個演出,甚至希望告訴別人我喜歡,也希望你去經驗一下,經歷一下,甚至是,我不介意告訴大家,我有什麼看不眼順的地方,而看到的人,也不會因為無謂亦無價值的ego 而因我廢言,把我的意見當成是「你因為唔中意我/我得罪你,你先咁講之嘛」之流的評語。老實說,我不喜歡一個人,不會天天把他的名字寫到我的作品之上的(我是一個寫作人,我的文字是我的作品,不像某些從不建立,只會破壞的政評界垃圾,只會天天把我的名字掛在口邊賺點擊)。若然真的不喜歡那個人,我更不會浪費時間在他們身上。老娘的時間寶貴,好好善待待我好的人就好了。

阿檸作為一件藝術品

我是恨他的,我超恨他的。我恨他的才華。

我跟他同期進入903的。

2012年的時候,我還記得為什麼這麼一個人會穿一件紅色的西服去面試,我的監製,現時的上司在林海峰先生的房間跟他面試,他穿得像一個魔術師。後來,我就聽到他的「扭蛋劇場」,在我剪聲帶的時候(對,我有剪過少量聲帶的時間的,至少我要學一點) 他就跟人想《口水多過浪花》的大問答。然後一直幫手做節目的後期製作。之後,我看到他寫了自己的劇目,還寫了歌詞。繼續迷戀即時天空倒轉。用他擅長的圖像及映像創作射入文字,他還會畫畫,演出,想台詞,他想東西的能力,比我還要我。如果他是佐助,我最多是阿李。

於是,這七年,我看著他一直成長,有自己節目,面對各種的瓶頸,跟他那些喜愛她的女人分分合合,那些事情我都好像知道一點不知道一點。然後他決定在30歲之前要做一個talk show,還有搞這麼一個舞台劇,是寫劇本的。
這七年,他好像做到了我14年才做到的事。我27歲才回香港工作,直至32歲才有自己第一個冠名的電台節目,他20代的時候都全擁有了。

到了頗後期我才發現,他是藝術系的學生,他看《梁祝與他的繼承者們》會感動,會覺得被刺中的那一群人。

他在做的,真的是一個artist 在做的事。用盡他身上可以有的talent,看有什麼人會跟他感通感知。各式各樣,不同的形式,媒體,方法,他變出來的東西,有時候我覺得很有趣,有時候我又覺得很低能。如那一個女的士司機的環節,還有那個叫cheap advisor 的欄目,他販賣的,一向都是他的觸角和菱角。

直至今年,他身上發生的事,每一次我都覺得有點痛心或不捨,為什麼30歲之前他一定要面對一次家庭鉅變?我聽到在他母親身上發生的故事,甚至是工作上遇到的窘境,我都只可以聽。因為,我根本幫不上什麼忙。就連最近發生的事情,也是一樣。

當我知道他要暫時離開直播室幕前的崗位的時候,我在飛機上。我在看《貴婦松子所不知道的世界》,討論的話題是最近很火熱的「現代藝術品升值潮」。一幅早期的草間彌生的畫作,可以升值幾千倍。現時的藝術品發展,用上「發展」來形容,絕不為過,因為這個時代大家都好像想把錢投放到藝術身上,中國尤甚。因為大家都在害怕,害怕人工智能可以取代人類,而人類的智慧中最粗可以「取代人工智能」的東西, 就是人類的感知和藝術性。片段中,有一個泰國的男性性小眾藝術家,在泰國南部的對性小眾不太友善的沙灘上,穿著裙子跳舞的「行為藝術」片段,都有人以大約十萬港元左右的價錢去收購。你可見,藝術市場,除了我們可認知的畫作,書法以外,還有攝影,短片映像等等的形式。這種形式的東西真的可以建構價值嗎?在k11 musea 看到的,的確有很多有趣的art piece。你可以說是有錢人的玩意,但那種通感,是很多商場/博物館,已現在都沒有的東西。他是有一定的價值的。

看到阿檸的work,我有時會想,究竟這個人可以用幾多個不同的方式把自己的經歷,變成art piece。在香港工作這12年,我都沒有遇過這樣的人了。有天份,知道小聰明有用而不常使用(我指是不常,不說他不用,我知道他累的時候就會用),但我總是在不同的時候,都會對他做的東西有所期望,不論是一個下午節目,一個深夜節目,一個漫畫節目,一本似若若重的小說,在跌撞與迷失之間,他總是有一種令我覺得可以迎刃而解的力量。就像他對上一個單人脫口秀,他知道每一天好像都有點不同的事情要發生,所以做了一個連續四星期的show,而四場的稿子, 都幾乎有一半是不同的。究竟這種脫口秀的稿子,應該如何寫?是應該寫好後半段,留15至20分鐘回應那星期甚至是之前一天發生的事情。他的努力和智慧,而且最重要的那種「想被看見」的慾望,建構了他作為一份art piece 的狀態。告訴你一個小秘密,我最近一次頂晴朗的班,他有幫手處理晴朗,那一天他選了日語歌。換了是正常的班次,晴朗是很少有外語歌的,多數都是廣東歌。他就是有這種本事,即使是做一節小segment 給你聽,他都會盡力留下他的足蹟。

所以, 我開始期待究竟這一次發生在阿檸身上的起起跌跌,會變出什麼來。而老實說,可以令我覺得期待的 artist (不是那些只會把音唱中的歌手,又或是把台詞讀完就叫演戲的藝人,而是真真正正有戲的objects),也不會很多,阿檸又或是釗峰,會是其中之一。

這個戲,還有四場,剩下的位子不多,聽說可以walk in。別錯過,這個時候的阿檸的作品,令我想起我初見草間彌生畫作時候的感覺,他將會變出很多東西來,只是不知道那是什麼而已。

(如若購票,請自行向劇團面書查詢。)

[無法成長的我們StillYoung] 昨晚已順利開演!演期到下星期日…

三角關係 Trinity Theatre 發佈於 2019年11月15日星期五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1399
Date: 2019-11-19 21:51:14
Generated at: 2019-12-11 05:08:1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1/19/201399/無法成長的阿檸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