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暴亂(1992)對香港反修例後續的啟示

 

 

1992年4月美國洛杉磯發生嚴重暴亂,雖然事件的起因和過程跟香港現在的反修例運動不盡相同,但當中涉及警察在拘捕過程中使用過檔武力的爭議,也有雷同之處。超過四份一世紀前洛暴的結局,對現今香港反修例運動的後續發展,會否起到一點啟示作用?以下是輯錄自維基百科對洛杉磯暴亂的相關資料,請自行判斷

 

洛杉磯暴動(1992)背景/ 起因

1991年3月3日,非裔假釋犯人Rodney Glen King 在東灣岸高速公路酒後超速駕駛時被警察截獲。King反抗, 在口頭警告無效後,4位白人警察嘗試制服他但沒有成功。然後警察使用高電壓警棍,King連續兩次被擊倒後立即起來,並向警察猛撲過去,警察再用金屬警棍狠擊他的頭部和身體,另外兩名警察用腳猛踢他。但King仍然不服從命令,直到警察打下第56棍之後,King才求饒。隨後警察停止毆打,給他帶上手銬,並交救護車送往醫院急救。

洛杉磯地方檢察官之後指控4名涉嫌毆打攻擊King的警員。1992年4月29日,陪審團裁定四名員警罪名不成立,引發了洛杉磯暴動。

 

傷亡/ 財產損失

這場暴動持續了四日(4月29日-5月2日)其中牽連許多違法行為,包括搶劫和縱火。在這期間共有63人死亡, 兩千多人受輕、重傷。財產損失約8-10億美元。大約有600宗縱火個案,以及多於1萬人被逮捕。

 

暴亂過程

暴動第一日下午,街道已經陷入一片混亂,多處的建築都遭到破壞並投擲汽油彈縱火,商店被暴徒闖入搶劫,交通工具遭到破壞,甚至有部分暴徒攻擊前來的救難人員。晚上洛杉磯警察與暴徒駁火,並且保護救難人員。

 

涉案警員

四名涉案警員被聯邦法院以違反民權被審判。其中兩名警察被裁定有罪,判處30個月監禁。所有四名涉案警員事後都已辭職或被洛杉磯警察局解僱。

警員Susan Clemmer在首次審訊時為辯方涉案警員作證。她曾作供指證King在救護車上大笑,並在她的製服上吐血。Clemmer之後繼續在洛杉機警隊工作至2009年7月在洛杉磯警察局的大堂自殺而死。

 

賠償

King後來控告洛杉磯市,最後獲得了380萬美元的賠償。

 

洛杉磯警察局長

時任洛杉磯警察局長 Daryl Gates 被視為導致暴動的罪魁禍首,於1992年6月28日辭職。

其繼任人Willie L. Williams 在第一個任期過去後,洛杉磯警察委員會拒絕續簽合同,理由是Williams未能履行其職責,無法在部門內做出有意義的改變。

 

獨立調查委員會

洛杉磯警察獨立委員會 (the Christopher Commission),是由當時的洛杉磯市長Tom Bradley在1991年4月毆打案件後成立的。律師 Warren Christopher 是該獨立委員會的主席。委員成立的目的是為了對洛杉磯警察部門的結構和運作進行全面公正的審查,包括其招募和培訓做法,內部紀律處分制度以及公民投訴制度。以下是委員會的一些調查結果:

• 洛杉磯警察部門中有大量警員反復對公眾使用過度武力,並始終無視該部門有關使用武力的指引。

• 無法控制警員失當的行為是警隊管理層的失職亦是問題的核心所在。委員會分析過的文件和數據早已提供給警察部門;實際上洛杉磯警方未能對這些已經揭露的數據進行分析和採取相應行動,表明該部門的管理和領導能力出現了重大崩潰。警察部門不僅沒有正確處理那些有問題的警員,反之經常給予積極的評價和晉升以獎勵他們。礙於缺乏調查員或其他資源, 洛杉磯警察委員會亦未能履行其在監察警隊使用武力的職責。

• 委員會建議對高級警官採用新的問責標準。直至他們清楚知道無論自己有否親自參與當中,他們也須要對自己屬下所作的一切負責。否則醜陋的事情仍會繼續發生。

 

Source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1992_Los_Angeles_riot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ristopher_Commission7%A3%AF%E6%9A%B4%E5%8B%95
https://baike.baidu.com/item/%E6%B4%9B%E6%9D%89%E7%9F%B6%E6%9A%B4%E5%8A%A8

 

作者:雨後初晴

花甲數豆人·喜愛聽音樂、跑步、更愛民主自由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1611
Date: 2019-11-28 04:30:12
Generated at: 2019-12-12 21:04:5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1/28/201611/洛杉磯暴亂(1992)對香港反修例後續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