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家聰被離職係香港金融中心的一個警號

 

 

朋友從事投行,連薪過千萬,他很早已經說過今天的香港年輕人,已經好難進入呢行,佢自己應該係最後一批可以能夠升到中高層的香港人。因為現在不論是大行外資還是中資行,現在請的新入員工,基本上都不會請本地學生,但卻會請海歸派以及在香港剛畢業的大陸學生,前者有強大的利益關係,如這人是某某大陸省長個仔,某高幹的兒子,某大陸大集團的姪兒等等,他們的背景、關係網之大,你在香港三大有幾叻,科科過四都不能夠擁有這種先天性的優勢,因為這種優勢能夠助這些投行獲得潛在生意,數千萬甚至一下子有億元生意之時,你計數計到識整火箭識整AI都唔夠佢一個電話「世伯,可否幫一個忙」這麼簡單。

後者是價格優勢,這批學生來港,如果是本科生,很多時讀書高,勤力,很搏,可謂叫做賣命,這類剛畢業的大陸學生,願意以比較低於市場價格去打工,因為可以留港,而留港便是其利潤所在。這樣即使願意在港人工低,但可以有居留,對他們來說也是有利於將來發展,特別是往後到海外唸書、工作等等。因為香港一張身份証,就是一個有價值的身份象徵。

因此大陸人總是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以上這些情況,並不是今天發生,其實早已經在回歸後發生了很多年,而且這些人脈已經進佔了今天中環頗高的位置,否則你到IFC有人和理lunch唱「榮光」何解這麼多大陸人跟你唱反調,你還以為是遊客,其實他們和大家一樣,一早巳經是「香港人」,但有「中國心」,是政府眼中最有勢力的「新香港人」。

或者外資行還好一點,總會請一下本地學生,但是不像昔日的時光,以為在三大畢業拿全4就就一定請的年代。

所以羅家聰今天的一個訪問,根本是對整個香港金融業一個警號,這個警號不只是說明香港人不能夠在香港金融業佔一席位,而是香港金融業由這批大陸人把持時,才是警號,因為操守之嚴格,體制之崩壞,可以只需要一代人就摧毀是很容易。

大陸國情很靠群帶關係、人脈比能力重要,人事關係親密能夠有助工作順利,到大陸工幹你不喝酒就不給面子,這種情況不是今天才知道,這種文化移植到香港的話,對香港向來著名的效率、俱專業職能、專業知識辦事、跟規章避人治見稱的香港,便因為以上的一批「新香港管理人」破壞。這種破壞程度不下於「反送中」條例,一樣俱有毀滅性。再者中資銀行理念不同其他外資銀行,當中中資其中一個職能是以國家政策為先時,便涉及到政治滲透到商業活動,因此政治顏色可以染紅了本地金融業。作為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角色之重要,這種染法實在是一個警號,因為海外商人並不一定會願意認同這種做法,因為這是一種非公平交易行為,對於沒有人脈關係,凡事跟規矩的企業,便會出現不公情況,這些企業便不願意來港投資,但這些企業很大多時候往往是最先進、最有創意能力的一群,這即是變相「劣幣驅逐良幣」。

一次「反送中」就有如打開潘朵拉盒子,大家已經撕破面俱,中國大陸唔會再客客氣氣對香港,而是狠狠地認為需要完整地佔有香港其資源,當中金融業是香港核心最大的業務時,能及早拿下,即是能夠可控香港經濟命脈,這也是香港致命一擊。

 

伸延閱讀

【抗暴之戰】「香港末日博士」羅家聰爆「被離職」真相 「由港人代表中資銀行發言並不適合」

 

作者:Terence Yun

Terence Yun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1680
Date: 2019-12-03 17:16:03
Generated at: 2019-12-12 21:04:1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2/03/201680/羅家聰被離職係香港金融中心的一個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