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藍聘用圈

 

最近有很多人在討論黃店和藍店,於是又有人起大台了。總之,你加入了我的組織,你才是黃店。哈哈哈哈,當初的be water 去了那兒?

而同時,也開始有人在關心,那些所謂被捕的手足,會不會有人聘請他們。

以下,是一個不知道方不方便的故事,我即管跟大家說說,你覺得你很容易被挑動的,請在右上角打個x,或是跳開看你的黃店平台,繼續自我感覺良好。外面的世界,很殘酷也很現實,你不想也不願意再面對,回到你的安舒圈取一陣暖,也沒有人會怪你的。

有一個朋友,我即管叫他阿強吧。

阿強有一天,忽然打電話給我,問我有沒有「被捕」的手足需要工作,說他可以提供。我對這個朋友說:「別煩我,我說過我不會再幫人『起機』,所謂不做中不做保不做媒人三代好。」

 

 

我不是不想幫人,而是不想「負起不必要負的責任」,反正有什麼事情發生的時候,第一時間有道德責任要接收投訴的,定當是我。

我把事情放下兩星期左右,輾轉之下間,我有另一些朋友有介紹一些手足給阿強。然後,阿強就開始問了:他英文好嗎?他工作可以嗎?我這個朋友就反一反眼,說:「他又想大學畢業,又想英文好。如果大學畢業英文又好,怎麼需要忽地的去轉工?他們本來有工作的人,不會因為被捕而隨便失掉工作的。他們都得要明白,有很多邊緣人手足,才最需要幫助的。究竟他要請人,還是想幫人?」

兩者可以合在一起,當然是好。但問題是,究竟有幾多人覺得「我有個headcount 我不介意請一個面對法律程序的人,但最好他是一個好使好用而且忠心的員工了」,還是他們覺得「我是想幫人呢?」如果是幫人,那就是純粹的支出。如果是「請人」,那就是交換關係,雖然不會有人覺得幫人打工是一種「對等的關係」,但至少我想請「手足」工作的人,也需要想清楚這件事吧?

果然,我的朋友最近請到了一些前線手足做part time,你只會在沒有「香港人日程表」的時候,會見他出現上班。其他時間,他會無聲無色的不出現,whatsapp 都不回答那一種。

有時候,我會覺得很多人「出心」是好,但有沒有想過,那個人,要不要領你的情?有沒有人問過「手足」是不是想做「某些工作」?有誰會做配對機制?有一個平台,又會不會變成「大台化」,有一個組織/一群人,會擁有大量手足的個人資訊?這樣會不會很危險?那些工作機會,又會不會是「手足」適合的工作呢?還是,提供工作機會的人的內心深處,都在想「我都畀份工你啦你想點呢?」

這件事證明了,我不再做起機的人,是對的。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提供機會的人和接受機會的人,有沒有調整好對大家的期望。究竟,請人的人用什麼心態?而去工作的人,又有沒有準備好他們要放棄某些很刺激生活,接受某程度上,他們需要回到平淡、殘酷、難以改變和絕望的世界?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1875
Date: 2019-12-07 16:34:27
Generated at: 2020-02-29 10:39:4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2/07/201875/黃藍聘用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