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

小城小事 / 最新文章綜覽

 

距離我最後一次穿起校服已有7年時間,白色裇衫,深藍色西褲,陪我渡過了6年無法回首的中學生涯。當年,我大概能以校服將男生們分開四個派別。第一是「封閉派」,不論春夏秋東,酷熱嚴寒,都一定外加一件開胸毛衣,哪怕焗出一身臭汗或凍得鼻水直流,日日如是,這一派穿起了無奈及不安;另一派不能忽略的就是「潮流派」,最常見的就是那條改窄至手臂也只能僅僅穿過的西褲,每一秒冒着爆線的可能,也因比鄰邊同學的更窄而自滿,徘徊於尋找突破與隨波逐流之間,我也曾迷失於此;還有一派是「野派」,從不認同裇衫要攝於西褲內,管你記他多少個缺點,就是要抗衡封建過時的制度,破舊立新,彷彿是他們的命運;謹守規矩的模範學生當然也不可缺少,我想他們其實不知道自己被視為一派,什至連我們的存在也不記得,堅信前面只有一條路,深怕被別人擠出去。

而女生們,我無法將她們分派。我對那條藍色裙的認識就只是藍色,及裙,能有什麼改變?可以改動?當然,我相信女生們早已自我分了三、四十派,互相尊重卻各不相讓,守護着自己的傲嬌。老實說,我代表男生們能將她們分為兩派,「短裙」及「一般」兩派。

今天再對校服的認識,是我上下班時同走在街頭上,擠壓於車廂中,每個與我擦身而過的小伙子。偶爾觀看着他們,有穿上我當年被嘲笑為「吊腳褲」的九分褲,有把褲腳roll起並配上全黑converse,有於校服外穿上不同牌子的圍衣……看着看着,才發現我被時代沖走了,我分的四個派別不代表他們,我所記得的校服也不屬於他們,他們穿的是全新、獨特、只屬他們這一代的。他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無意地嘲笑着我這個被分秒淘汰的「老人」,或許沉重的書包並未能將他們的自由壓碎,一式一樣的校服亦無阻他們的一哭一鬧。

二十多歲的我當然不會妒忌他們擁有着青春,男人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還有一條漫長的路在我前頭。但曾視校服為束縛的我,今天卻希望他們能穿多久得多久。凝視着今天世界,校服或許是他們最後的救生圈,隨着時間而漏氣。他們擁有青春,如沒有人守護,也徒擁有。他們冀望闖進無限的將來,也懼怕消失於暗淡的深淵。

孩子,慢慢來,讓我們先拼命保護你們的校服,以後再將屬於你們一代的派别告訴世人吧。

作者:微言

一名剛踏入25的香港老人,老不在年紀或身體,而是頓覺時代之快令我來不及適應,上一秒還嘲諷老朽之守舊,下一秒已變成夕照瘠牛。 以90後的角度觀看這時代,隨看隨想隨寫,不同時物都是世代的見證者,訴說你我的故事。看着又一代人成長起來,但願筆下微言能為他們舀起巨浪下的一瓢水,以作日後飲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2111
Date: 2019-12-13 05:43:11
Generated at: 2020-01-26 03:47:0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2/13/202111/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