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庭有幾憎區諾軒,先會行得出呢步棋?

 

今天整個泛民都不作聲。但他們應該很痛心才是。2016年的時候,兩個本土派成員因為「玩野」然後失去議席,很多人發動媒體攻擊,說本土派「不識大體」,「失去議席」,說本土派不可信。

今次呢?有兩個議員失去議席,整個泛民傳媒機器集體噤聲。為什麼?因為這次做了蠢閪的,是有光環的周庭。

周庭入稟法院,法院判她勝訴,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就指,周庭勝訴是因為選舉主任違反公平原則。

什麼公平原則呢?

根據判詞,周庭勝訴的原因,是選舉主任在作出決定前,選舉主任沒有給予周庭合理機會解釋其立場,做法違反自然公義及程序公平的原則,構成重大不當。假如時光倒流,他們獲機會解釋,選舉主任聽完後,依然可以判斷他們不是真誠擁護《基本法》和效忠政府,並否決其提名資格。

【周庭回應選舉呈請上訴不獲批准許可】1) 我於2018年提出選舉呈請,希望法庭釐清DQ、政治篩選的不合理,避免選舉主任在日後的選舉再執行政治任務。雖然原訟庭指出選舉主任在程序上有做錯,卻確立選舉主任政治篩選的權力。2)…

周庭 Agnes Chow Ting 發佈於 2019年12月16日星期一

 

周庭的解釋說,於2018年提出選舉呈請,希望法庭釐清DQ、政治篩選的不合理,避免選舉主任在日後的選舉再執行政治任務。雖然原訟庭指出選舉主任在程序上有做錯,卻確立選舉主任政治篩選的權力。

面對這個荒謬的政權,還以為法院會為周庭主持公道,你說周庭是蠢還是天真?還是兩者皆是?

這次訴訟,周庭說是慘勝。其實贏了什麼?什麼都沒有。而以後,若然周庭及其黨羽(即香港眾志)說香港依然有法治,這宗個案,就正正可以大巴大巴車埋周庭那邊。

選舉主任對她有不當行為,因此做成了重大不公。但問題是,選舉主任在什麼時候,確立了他可以「要求候選人解釋政治立場」?就是這場官司之後。有了案例,以後所有人參選之時,選舉主任要求參選人解釋政治立場,變成合情合理合法。而同時,由於選舉需要半年時間,而由於任期餘下不多於4個月,政府就有權不搞補選。整個泛民陣營(如果你把范國威當成泛民陣營吧?),就失去了一個立法會議員以及一個議辦的實報實銷支出,即是一個月約30萬。4個月,就是120萬。香港眾志,就這樣子失去了120萬。而換來的是什麼?就是周庭一個人在媒體的曝光,以及確立了選舉主任篩選的權力,為中共清除異己添加軍火。而最可憐的,應是區諾軒。半輩子從政,只會靠女人上位,被女人捧上位被女人拉下來,周庭口說多謝,實際的對白就是「沒有我,你什麼也不是」。堂堂大男人被一個小女生如斯侮辱也只好默不作聲,表面和氣,難怪政圈中人都說區軒和眾志面和心不和。

香港人把民主進程交託予只為自己個人曝光,不理大局的人去爭取,一堆人在她面書說要支持他。也真的夠好笑。難怪中共從不怕你大台。起了大台,也只是這種級數的小嘍囉班門弄斧,香港還會有希望?回去玩pepe連豬吧,香港人。你們的命,註定是賤。

 

 

 

作者:左膠正垃圾

左膠正垃圾
左翼???左膠就大把。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2201
Date: 2019-12-17 18:11:01
Generated at: 2020-02-26 17:53:5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2/17/202201/周庭有幾憎區諾軒,先會行得出呢步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