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拎起滑鼠作遙控,暫停了整個世界

屯門開荒牛究竟做啲咩架?黎緊我會約下啲屯門新進區議員做訪問,大家想我問佢哋乜嘢呢?留言講或者pm 講都得架!🤗

屯門開荒牛發佈於 2019年12月15日星期日

 

鍵盤嘅敲擊聲響遍整個辦工室,辛勤工作嘅我忘於打字。一瞬間,我又打完一篇廢文。我停低左手,開始欣賞我嘅電腦設備,畢竟我用成買萬蚊買部手提電腦都係買個樣。我再望一望我隻滑鼠,除左有陣陣嘅文青風湧現之外,我突然覺得隻滑鼠好像一個遙控。

我拎起滑鼠對住同事妹妹,按一按滑鼠鍵。「嘟——」我還替它配個按鍵音效。我望一望同事妹妹,暫停咗。佢嚇到目定口呆,郁都唔郁望住我。雖然其他同事甚至老細對我嘅古怪行為早已見怪不怪,但係同事妹妹係少數仲會比反應我嘅人。

我同佢對望一輪,將目光轉向其他人,拍一拍男同事膊頭:「你睇吓、你睇吓!我真係暫停左佢呀!」點知經不起風浪嘅男同事,竟然拍一拍就跌落地。用臉落地嘅佢想必一定覺得好痛,但係佢仍然臉不改容,繼續趴喺地下。我踩一踩佢頭,模仿吓黑驚,一股莫名其妙嘅優越感沖昏我嘅頭腦,真係令人上癮。

我好不容易先從踩住同事嘅快感中醒來,轉換目標。望住唔郁嘅老細,我盤算住如何戲弄唔郁嘅運動衫大叔。我思考良久,還是作罷。畢竟我也不太想掂一個著住運動褸返工嘅中年大叔,還是特赦一下充滿殘念嘅大叔。

剩返我嘅辦工室只剩下一遍寧靜,呼呼嘅冷氣聲充斥住整個空間。獨自一人嘅我,聆聴住冷氣機的背景音樂,只感到陣陣的悲哀。深夜的戲院特別凍,不只是少了人的温暖,更是因為環境嘅寂靜。我身處在如果深夜戲院的辦工室,冷氣越吹越凍,只能夠瑟縮一角取暖。無聊嘅我在地上畫圈圈,聊以自娛。

我摷一摷地上嘅紙箱,摷出一隻咯咯雞(姐係嗰隻尖叫雞)。

 

 

我拎起咯咯雞,仿佛見到能夠與我同行嘅伙伴。我按一按咯咯雞,牠隨之而作出慘叫。「你覺得佢哋會唔會好返?」「咯!」在這個空間中,大概只有牠能夠給我反應。我一邊同咯咯雞問嘢,一邊按壓咯咯雞,刺耳嘅慘叫聲蓋過寂寞嘅冷氣聲,為辦工室帶來「生氣」、一個人嘅生氣。

「唔好再叫啦屌!」三把聲線混合而來嘅吶喊聲。我抬頭一望,我嘅同事郁得返,仲跑過嚟圍埋嚟攬住我。「點解嘅?」我忍住淚水,好不容易才講得出三隻字。「傻豬嚟嘅。我哋只係見你精神咁唔健康,諗住陪你玩吓姐。」「唔好喊啦,等姐姐比啲温暖你。」「乖啦。喊完記得做埋啲嘢。」我喺同事嘅安慰下,得到一個可以安心自己喊嘅哋方。

 

作者:緋色雪夜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2225
Date: 2019-12-19 04:04:12
Generated at: 2020-02-26 17:33:0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2/19/202225/我拎起滑鼠作遙控,暫停了整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