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黃色加乘 Yellow Premium?

 

如果現任區議員做到事,現任立法會議員有能力,未授薪的人,為何做事。這個現象出現,就正正是現在的人,沒有盡好他們的力所做成的。當我們在讚賞這些人的時候,我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過去這些年,我們會容許尸位素餐?

 

每次跟朋友討論所謂香港的政治架構問題,大家都會掏頭輕嘆,看到的,當然是千瘡百孔的模樣。

首先,你要先接受,香港的公民教育,是一直不夠好的。在香港,你有幾多公民責任?一年到晚,我們都在討論如何做「稅務調整」,我們都想交少一點稅。同時,幾年前,在網路流傳過一些文章,說「我被選中做陪審團,怎麼做才可以不用做?」。這些文章在網路很多人追看,原因是很多人都覺得做陪審團,不是公民責任,而是「阻住我返工」的一些額外的事情。甚至是,當你身邊有朋友說他很喜歡做陪審團也好,他們都會被當成是怪人:為什麼你去?那麼可怕?!看到謀殺那些怎麼辦?這些問題,大家都應該有印象吧?

在香港,所謂的公民責任,就只是四年一次,看看選舉論壇之後就看看誰可以霸氣地,像共產黨一樣「同我熄佢咪」,要不然,就看看人家的身份:大律師、醫生、社工、老師,就覺得那個人是好人。然後呢?那個議員做得怎麼樣,不去監察。他們有沒有投票,不去看報告(對,不是讀新聞,現在的新聞,已分撐建制撐泛民兩派。你要看兩邊的人做得好/不好,你一定要兩邊的報章都讀才成)。然後,在投票的時候,大家就合上眼,即使覺得那些人「根本做得不夠好」,都照投下去。正如我朋友的灣仔選區,他們發現,選過後,當選的那個候任議員,連謝票都沒有。我問朋友:是不是你早出晚歸,又有很多不同男人的家要回去,所以才不見到他?他不一定要見到你才謝過票呀?我朋友就說:「他令我知道有做事是他的責任,為何我要準時放工看他跟我謝票?現在謝票是他的責任還是我的責任?他當自己是姜濤嗎?姜濤我就會去追他買他的Chanel 香水!」我無言。

但的確,有不少人認為,由於他們是反對派,他們是弱勢,所以你就不要對他們有太多要求。你也不需要也不必要指陳他們有什麼不妥。

其次,除了前台的「選舉人」質素有問題,那些事情,我都不陳述了。說我是「隱形建制派」的人,有種很有趣的「妄想癖」。他們沒有辦法提出證據,就會說「共產黨做事怎會有證據」。說我被收編,提不出證據,就說「你批評泛民就是證據」。他們的後台打手,總是在煽風點火,而不是廣結善緣,要人幫忙。原因非常簡單。在香港的政治架構之中,他們不需要「很多人」支持他。真的要「很多人」支持他的,只是功能組別區議會(第二)的那五席,就需要全港性的動員以及知名度。所以,你不難發現,我跟鄺俊宇,是朋友。

而政治基建的後台,以至延伸的組織,一點都不健康。後台沒有人會搞選舉,只是聽一些所謂狗頭軍師,只要搞出一個「公投」議題,「光復議會」,選民就會不需要再監察議員。而有一部份人亦向我反映說過,現在不是反映議員質素的時候,只要有人可以反撲反駁反擊建制派,也是好事。他們的例子是說佐敦南的候任區議員陳梓維最近的「女朋友事件」,他跟我說:「你看?被他選中,相信這應是葉傲冬從政以來最大的污點。」葉氏一門,正宗建制,最後被盲拳打到議席都失掉,也是一個笑點,對不對?

🙇🏻🙏🏻我女朋友私下出咗post,我並不知情。稍後時間作出逐一回應😖sorry請大家原諒🙇🏻‍♂️🙏🏻🙏🏻

佐敦南社區幹事(陳梓維) 發佈於 2019年12月18日星期三

 

搞選舉的人,覺得選民的想法、心情、意志都不重要。只要可以鼓動情緒就可以了。然後,你不難發現,打手的工程很簡單,只要有人「希望泛民的質素有提升」,就是怨婦、私怨。他們好像忘記了,私怨,都是怨。何以結怨?那是一方面的事嗎?一隻手掌拍不響,沒有聽過嗎?難道平白無事你會跟一個不相不識的人結仇積怨?那是無緣無故的?

延伸組織,又如何不健康呢?由於,反對派的人,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有一天在議會有大多數,那後勤的組織,現在很多都是跟建制有交流的。小至一個地區瑜珈班,中至一個粵曲興趣組,大至各式各樣的晚會工程音響起台等等的工程公司,多年來都是跟建制組織交流做生意,簡言之,他們就是「藍店」。那區議會,是不是需要跟藍店,劃清界線?

這就是所謂的香港的政治架構問題的一小角。都不要說,泛民「學者」入禮賓府,大家就當無事,傳媒人跟建制派議員指YouTube就十惡不赦。

 

最近,很多人說黃店都很難食,有朋友開始受不了黃店的態度:

媽我好亂。

健吾發佈於 2019年12月19日星期四

點解到依家都重有人唔明白黃色經濟圈係我地俾錢佢賺,唔係佢俾優惠我地用

陳星矢發佈於 2019年12月21日星期六

 

上兩星期,我在節目跟馮智政說過,建制派的問題(是的,你有聽就應該清晰知道「剩係鬧泛民」這一句說話是一個完全不適切的批評,是沒有聽過我做節目就做的批評),就是有一種所謂的「忠誠加乘」(loyalty premium)。

 

成日問我做過咩既人,佢地連花時間睇我聽我做咩都唔肯。冇錢買重溫可以聽live。剩係呢集,我地痛陳兩者弱點,兩邊都有講。點解話我「剩係鬧泛民」?因為佢地聽到我講既係真相,係道理,又反駁唔到,自己又唔會又唔肯自我修正同改善(因為冇腦,唔…

健吾發佈於 2019年12月18日星期三

 

即是,在建制陣營內,可以上位的人,能力不是最優先,忠誠才是他們用人的原則。對反對派陣營而言,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因為,這樣子建制派的戰力就會維持一個每況愈下的水平。再加上在中國人政治文化中,上了位的人,一定不會選一個比自己更有能力的人去幫自己。所以,建制派一代不如一代的情況,你有眼看得見。但,如果泛民以至泛民的延伸各式產業,都要因為他有「黃色加乘」(Yellow Premium),再加上中國人的政治文化特性,那反對派的人,有沒有一代不如一代?你看看那些大狀sss,再看看他們的第二代,你應該感受到我在說什麼了吧?

讓反對派沉淪,看著他們做錯事不作聲,看著他們一直沉淪下去,毀滅香港,原來就是為香港的民主進程做事,那就很好,以後只是打氣就好了。別提他們做錯什麼。究竟誰是隱形建制派?哈哈哈哈哈。最後在笑的,肯定不會清醒的人,而是一群痴心錯付的傻蛋。

在香港,有記憶是怨婦,無記憶是港豬。公民責任只是四年投一次票(不理自己投了誰)。你期望香港會進步?我期望,如果大家真的覺得香港需要進步:首先要問,你負過幾多公民責任,你是否願意以監察黃店藍店的力氣去監察政工作者,你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講什麼。光明頂的鮑偉聰先生常叫我「別動氣,跟豬打架,只有一身泥巴。打贏了,是應份的。」我有時候會想,香港不是太多豬,只是太多人想維持現狀,覺得自己現在其實不太差,不要有大格局的改動就好。這樣子的人,叫時代革命?那是一個有趣的畫面,歷史會好好記住。

至於我希望香港會有什麼公民質素進步?我有沒有建議?有些人,講又講不聽,聽又聽不懂,懂又不會做,做又做不好,那就不是我的責任了。

 

隱形建制 同 理大學生校董 巡區開live同街坊傾計做節目?李傲然 Owan Li 你幾時畀人收編?邊度拎錢?

健吾發佈於 2019年12月21日星期六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2347
Date: 2019-12-22 14:29:30
Generated at: 2020-02-16 18:42:1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12/22/202347/何謂黃色加乘-yellow-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