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搞社群長大的,有沒有問過我們才搞你們的黃色經濟圈?

 

2020年1月1日,應一點節,說說這一個。

有什麼東西,是電台最厲害,做得最好的?

曾經有一位在商台工作,現在支持很多社運人士的前輩說過,商業電台最厲害的,除了做節目以外,是建立社群,更重要的是把建立社群變成「賺錢」的工具。如何保障基本聽眾群?駕駛人士有「馬路的事」,你在的士失物你第一時間會想起誰?朋友都說是商業電台。我唸書的時候,一班40人,有分「聽電台」或「不聽電台」的。而我的「聽電台」經驗,都是因為我的同學對「豁達」這個概念很有興趣。他們會很在乎為什麼「豁達」變成早上節目,他們聽不到。而我們到今時今日,還很記得這個歌手的這一首歌,原因是,我們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覺得「第一代」文青雜散地,是從「豁達」而來。

 

 

每年暑假,都會有「叱咤萬人幫」。我們同學有買蘭茜夫人劇場的小說。還有很多朋友都會申請一張不知道有什麼用途的 903 id card。那是小時候的記憶,覺得信用卡是一件大人的事。怎麼樣才會令一群中學生入大學的時候,申請一張信用卡,不由分說就去申請id card? 也是小時候總是在聽我思我索我敢我要,覺得做人這四件事最少要中一件,才叫不枉過。那一張膠卡,是「扮大人」的重要過程,我很記得小時候還有一位跟我一樣姓葉的同學,會因為郭靜回他的明信片感到高興,也有人因為在行頭見到wyman 叫他簽名,簽在間尺上,都會帶回來給我們看。

 

 

那時候,我們相信,聽電台的族群,有一種向心力,有一種獨特性。情況有點像星期天上教堂的人,他們會聽聖經故事,有共同話題,有共通的語言,有在乎的事情。是我思還是我索好看?做人敢說我敢有guts,還是想要的時候說我要好一點?放大id(本我),在心理學或教養學層面上,當然不是什麼好事,但對中學生的性格形成上,有很大的功能性。或許到今天,我都有沉迷寫故事的部份,皆因小時候有聽過常大致或孔尚雪的故事。寫作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發表過後受歡迎就會得到很有趣的虛榮感。這種矛盾的鐘擺,填滿了我的性格形成時間。

 

 

聽電台,像回教會,參加一些青少年服務中心。人進入組織,就像人類學家研究部落一樣:會崇拜圖騰,使用共通的語言,有共同在乎的事。為何要買正版唱片,為何要聽一些香港其他電台很少播放的歌?因為,我們認為「獨特」就是品味,認知「別人不知道」的事情是厲害。這些定義,都是從傳媒中學到的。「你睇左未?我就睇左啦!」口氣,倒有點像現在的政治長官。

搞組織,也是共產黨重要的能力。以前大家也許不明白,現在大家都明白了:法不治眾。只要有足夠的人,執法就會有困難。而同時,所謂「團結」就是力量,只要你搞出一個組織來,組織若然又有宣傳及轉化行動的功能,就會有行動力和影響力。

影響力,是獨裁政權最害怕的東西,要不然,這個地方不需要花上萬金,去統戰對岸的「朋友」。2003年大遊行之後,中央研判,97後的亂,不是他們不會找合適的人當特首,也不是他們用人錯誤(有誰會覺得自己選出來的下屬是錯的?那即代表他們的能力有問題吧。這樣子,不成不成),而是有「兩咪一報」添煩添亂。「兩咪」就是商台兩個節目,十點前特首加七鐘敘,加上「蘋果日報」這個被視為是外國勢力的機構, 才搞到香港這樣子的。什麼沙士、樓價、負資產、失業率,什麼亞洲金融風暴,都不是他們處理失當,只是傳媒不幫忙放大他們的影響而已。然後發生什麼事情?大家有記憶的都看到了,不需重覆,也不用重覆。而同時,不論是建制或反對派,都很希望有「組織」。以前是電台節目,雜誌的讀者,不論是聽903或是號外的讀者,成為「某種文化意識」的族群,就可以支取那個族群的周邊資源。商台的聽眾,最有名的是喜愛消費,也不介意消費。所以,商台的生意才長做長有。之後網路出現,族群建立由大眾傳媒主導,變成個人也有機會做到。BBS 的版主,某個討論谷的管理人,某個博客的作者,到現在telegram 的谷主,面書專頁的主理人,面書群組的創辦人等等,都可以是一個社群。為什麼台灣要有反滲透法?台灣的工會以至網路的族群管理,都比香港來得成熟。幾個專頁,不斷的向受眾打假新聞,就會做成一定程度的影響。財可通神,只要夠有錢,族群建立就會比較方便。你在1月1日見到的遊行那些新工會,還有香港官方大力打壓黃色經濟圈,都是「社群」的建立。你認為政府真的會害怕所謂黃色經濟圈出現嗎?黃色食店的業主,隨時可能是藍到發黑的「收成期」中人,他們見黃色店家有生意,隨時加租,盤滿缽滿,再去捐錢給警察飲飲食食也可以,怕你什麼?政府怕的,是不由泛民主導的工會或社群。你看看?教育局局長這星期出口術,玩凌遲教師,一刀一刀的斬,不需要梁前特首出手了,他們說校長有權DQ教師,把前線教師調回教育局,那是什麼動作?就是大清算。香港最大的教師工會,請問他們做過什麼拯救良心前線同業?出一份聲明嗎?表示遺憾?回歸這些年,香港人遺憾過幾多次?出席民陣的工會組織,在政府的研判之中,應該是教協之流的選票機器,只需要用DQ一法,就可以把他們的「民氣」解決,搞不出什麼來的東西。這些所謂「工會」,頂多只是一個telegram group 或是幾個在連登討論區的假account,旨在帶著風向,在投票之前,發動他們的「會員」投票給一些你明知他們根本沒有能力之輩,打出一個「光復議會」牌頭就會投票的那些「團結L」。會改變現狀?sorry,please,做人有希望是好,但別引我笑,這不好笑。有教師真的會失掉教席,失掉所有的。跟之前的通職教師博客引退事件一樣(你記得那個人的名字嗎?還是你已忘了他?),他為泛民作輿論戰士,但當建制搞著他的時候,工會會忘記那個人,叫庫斯克。

政府官方怕的,是不知道底牌,不是反對派見慣見熟那堆永續社運失敗者搞的「黃色經濟圈」。如沈大師那一票人,他以前被網民天天罵「大灣暉」那一族人搞的社群。這些人就真的是高智慧高技巧以及不會被777政府收編,才是令現屆政府害怕的東西吧。

反對派的人討厭KOL,發動KOL 或網民天天說這個人投共那個人收共產黨錢(但不能也不可能提出任何證據),就是楓橋模式的群眾鬥群眾。這五年,我早就領教了。現在到無關政治,不做傳媒的普通人領教一下,絕對是好事。這樣才是公民覺醒,這樣才是真正知道中國政治的核突嘔心,就像那些其貌不揚又要拍YouTube 論證的政治KOL一樣嘔心。香港政治,就是這樣子令人覺得難堪,追本朔源,就是香港人總是愛信錯人,別人說一點好聽的說話就傻頭傻腦的追隨,把票隨便投給一些會出賣你的人。你大聲說over 不知道什麼deadbody (我在說台灣那一個啊,不是香港那一個啊,那些泛民粉不需要狙擊我了,korea fish 的網軍也比你們來得專業,而且這星期立了反滲透法,他們也不會亂來~)不是,就會有人跳出來說你分化,你係鬼。你陳列他們做錯的事,你怨婦,你私怨先行。到你告訴他們,除了a 和b 有c 的選擇,他們就會說:c是共產黨的鬼,是共青年新政。總之,來說私怨者,才是私怨人。在這種層面的政治水平中打轉, 然後天天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那些物體,真的比777去警總派飯來得貓哭老鼠。林鄭派飯,我至少有飯食;跟隨那些人搞工會,我走上前線,我出份教材都被批鬥,然後有誰來幫我?

認清現實才有機會改變。2020,大家記住這一句說話吧。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2550
Date: 2020-01-01 14:41:47
Generated at: 2020-02-28 21:45: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1/01/202550/我們是搞社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