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客問

 

學生問我問題,我是樂意回應的。不是因為我收錢做這件事,而是我覺得問與答之間,只要有誠意,真有交流的心,問答過程中,定會有所得著的。

 

我再說一次,我不評政治,只說飲飲食食,我是會生活得更快樂的。我仍在說這些話,只是因為,我愛的人,我的家人,仍在香港。他們仍要在香港生活。我們不想看到香港變成中國人一樣無法無天,無規無矩。

 

香港政工作者去看台灣選舉,我只想到一句成語:葉公好龍。

 

但自從社交網路出現之後,有很多人的問題只是想你收聲,又或是覺得你在影響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自然而然的就想你沉默一點,好等他們可以繼續欺騙大家的感情和選票,一手把香港的未來斷送而不自知。

所以我很少答客問。尤其最近YouTube很愛做的KOL回應酸民留言,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句,我早就說過了:

一、不喜歡的別看,你看別的害死你是你的事。

二、我有拿著槍迫你看嗎?

三、要我給solution 幹嗎?我這樣做,你給我錢?香港是一個極端右派社會,為什麼你不去問收錢的,去問我沒有收過你錢的?

但我做人,有一條底線很清楚:朋友,我會對他好一點。

像這一個,朋友的朋友的留言,我認真的回一次。我怕那些泛民打手看不見,我再貼這兒一次,請他們好好記住,你問我拿solution 之前,你們如何對我:

這個留言回覆,請變成「永久保存版」。我真心的回應

 

香港人很奇怪。對黃藍經濟圈很熱愛,對KOL的監督標準比對議員、政工作者高得多。為什麼?

議員他們有份投票,就像自己嫁錯了人,愛錯了賤男渣男,人都不會承認那個人有多賤有多渣。因為,這樣子代表他們「信錯了人」,是不精明的表現,影響他們的形像和評價。所以他們有什麼事情發生,都有人會出來用警察那句荒唐的話「不完美,但可以接受」來開脫。立場遺失有捐贈者個資的電腦如是,某些議員出賣選民不去動議不去開會如是。總之,香港人不會承認他們是「信錯議員」,「信錯他們信過的好人」。

更不要說,你若真的提出solution,會怎麼樣。親愛的,香港有一條,叫煽動罪呢。反對派打手的賤,就是這樣子。他們自己解決不了問題,就把評論人殺掉,再捧一些似是而非,視「有國安朋友的黃色評論員」為評論神。

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香港人智慧不長,勇氣不增,香港就會如此玩完。

有些事情,不要忘了。看看陳巧文,她提醒你。

她說,香港人終於睜開眼。我還是建議陳氏看看我的面書那些反對派打手的留言,她會知道,想泡在溫水等死的人,還是有很多。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2774
Date: 2020-01-14 16:54:59
Generated at: 2020-03-31 06:41: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1/14/202774/答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