叄拾

 

今年是雙春兼潤月,是婚嫁的好年。我亦有至少兩個朋友在今年結婚,其中一個是好兄弟,我會在他婚禮擔當兄弟。談婚論嫁,從來都是一生人中記憶最深,意義最大的活動,或者叫作儀式,很記得當年有人說我正式將不如私有化。對於一個女人來說,結婚過後的結算,也佔了人生記憶中很深刻的很多部分。

她結婚那年三十歲,在古代而言有點年長,在現代來說相當普遍。她的婚禮很華麗,在半島酒店筵開三十席,出席的朋友或親人都相當冠冕堂皇,至少在衣着打扮上,與場合絕配。她是個喜歡文字的人,長得漂亮,卻不算富有,也不在意婚禮的排場,只是夫家有點社會地位,擺酒這事是出於不失禮。

她的婚禮順利,而且大學、中學甚至小學同學也有出席。婚宴地點屬於高檔次,她穿得亮麗高貴,讓人動容的美貌成為全場最亮眼的焦點。出席的大中小同學無不為她歡呼,甚至有自小學時暗戀她長達二十年之久的男同學,心中默默淌淚,雖然新郎不是他,但能夠給予她最大幸福的人,大概只有新郎。

有些同學得知是半島酒店後已私下跟她說或者未能負擔市價的人情,她大方地回答說有心就可,絕不會讓同學為難,甚至在大中小學獲邀的同學Whatsapp群組當中,開宗明義說她結婚之時不用跟什麼市價人情,就付五百元吧,強調那不是說笑,大家也知道她的性格,說一不二,這是她做人的宗旨,也是多年來深得同學愛戴的因由。大家都打趣說就封五百元,有多的要她退款,她認真地承諾會退錢,着同學在利是上寫上名字及銀行電子帳戶號碼。

婚後的第二晚,她和老公才坐下來拆賓客的人情。其實,來得高級酒店的人那會真的只封五百元,她的中同學群裡至少也封了八百元,而八百元那位還在利是裡寫了一張心意卡,先為自己的微薄人情說聲過意不去, 希望透過文字祝福填補那金額上的落差。她看到後第一時間致電予那同學表示謝意,她還特意約她出來婚後聚餐,請那位同學吃了一頓超過八百元的酒店自助餐,說她的心意又豈止八百元,是勝萬金的文字,讓她印象深刻。

她繼續拆人情,看到大學同學的五百元,然後又在利是封內攝了一張紙卡,寫了一句:「今吾給你五百元,他日你老公賺夠五億」。她也立時Whatsapp了一個鬼臉的Emoji予那位同學,表示「我老公賺到五億後再請你吃飯,你的字大概值四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五百元。」那同學也立時回覆說聲抱歉,但她的確很喜歡這樣以字代錢的摯友。

她和老公一起拆人情利是,金額遠超預期,大概是老公的朋友富有的關係吧。然而,當她拿起一個紅色利是封,利是封上寫了一個英文人名,利是上有一個位置微微凸了起來,然後這來賓的名字也因這小凸位而有點歪了,明顯是寫在放入金錢後的。

丈夫發現這利是以至署名Daisy後也心知不妙,凸起的利是封,極有可能是內裡盛了硬幣所致。而在結婚人情的利是封中放入硬幣,要不那賓客很有情趣,故意放進去整盅新人。要不就是那賓客很惡毒,故意放零頭作為詛咒。他立時把利是搶過來,不准妻子打開,說是這利是不開也罷,不想她不快樂。

她笑說有何風浪未見過,或者那是Daisy以另類方式祝福她呢!是以她立時拆開了利是,一看到內裡的紙幣,她的心僵硬了,臉色也青了,眼淚竟不自覺地自眼框中溢出來。她自利是裡陶出一張殘舊的二十元紙幣,然後一個十元硬幣自利是封順勢滾出來,落在茶几上,人情一共是三十元,一張二十元紙幣,搭上一個十元硬幣。

丈夫立時擁着呆若木雞的她,萬般呵護地哄她和吻她,着她不要生氣不要難過,Daisy心腸不好,不值得為她傷心。她凝視那三十元,其實內心難過的不是那悲微的金額,而是那個聲稱與她和好如初,不介意她跟前她(Daisy)的前度談戀愛,甚至結婚時一定會出席她婚禮的好姊妹。

她記得Dasiy前年結婚之時,她也獨個兒出席她的婚禮,而且在人情中封了一千元外,也寫了九百九十九個字的心意卡,祝福她找到如意郎君,希望她一生一世都幸福快樂,白頭到老,天長地久。

而她結婚之日,也邀請了Daisy和她丈夫出席,希望大家也已為人妻了,那些年的愛情三角,也告一段落。

除了那三十元外,她更發現利是封裡還夾了一張硬卡紙。卡紙的一面是一個女巫的樣子,她把卡紙翻過去,看到兩句用原子筆寫的語句:祝你老公炒股輸三億,你就畀人劫財又劫色。

丈夫看見了這惡毒的詛咒,氣得立時拿起電話致電予Daisy,要求她道歉。

可惜,電話卻一直長響沒有人接聽。

她看着那三十元及女巫卡牌,再回想當年與Daisy及現時丈夫之間的關係,以為各人都找到幸福了,原來最放不下的,並不是Daisy,而是美麗得讓天下男人動容,天下女人妒忌的她。

 

 

作者: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2904
Date: 2020-01-20 07:12:34
Generated at: 2020-08-15 22:23:4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1/20/202904/叄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