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個沙士回憶】零三年,我住在淘大花園。

 

「零三年,我住在淘大花園。」
短短十個字,已包含很大資訊量。

那時小三,明白的事情不多,只知道很危險,記憶猶如斷片,但有些還是頗深刻。那時疫情嚴重,在教育局宣布停課前一天,家母已經預先幫我停課。後來才知道,那天整班只有兩個人回校。

放假的日子,其實沒甚麼可做,每天也是吃早餐,聽收音機。那時,聽得最多的是《風波裡的茶杯》,家人說903大多為誤樂,要聽就聽點「正經」的東西。沒甚麼事可做,便全家一起打Mario Kart,那個年代還是N64。打到傍晚,就準時開電視收看陳馮富珍的記者招待會。那時的政府,說到底還是可以相信,多少還有點期望。不像現在,一聽到記招也知道說廢話。

睡房的窗對著淘大的廣場,每天廣場也是人山人海。然而,在沙士期間,廣場卻是空無一人。那時還小,對世界仍充滿希望,每天告訴家人,廣場比昨天多了兩三人,看來疫情好了點。然而,對最後,人群也是沒有出來。死城,是最好的形容詞。

那時,每天也要量體溫,看看自己有沒有發燒。其實這猶如等待判刑,如果發燒,和死刑是完全沒有分別。

那個年代還沒有SNS(Social Network System),家裡還是用電話線上網。沒太多資訊,沒太多消息,每天也只能依靠傳統媒體得知。最有印象是,每節有線新聞,最後的部份也會有個例表,告訴你哪座大廈有患者,有多少人仍在隔離,有多少人康復。然後很自然會想,我會否有一天也會成為其中一人。

年初一說這些,好像不太吉利。Well,我也是個喜歡潑冷水的人,而且,拜年見人才是最高風險的日子。早些日子和朋友說,其實這一代年青人有多少人還有沙士回憶。你想想今年入大學的是01年,沙士時,他們只有兩歲,對這場疫症最深刻的會是甚麼?

那時,人與人之間是很冷漠,因為仿佛觸碰也有機會感染。電梯的按鍵全用膠膜封好,見面會戴上口罩,人與人肌膚觸碰的機會,可以說得上是零。然而,疫症過後,這個社會的冷漠卻又是另一回事。
最後,祝大家 身體健康。
出外記得戴口罩,保護自己,保護身邊人,要有一罩。

 


 

後記:

1. 昨夜和一位當醫生的朋友見面,離別時能說的只有不要死,其他的說話,也沒多句可以說出口。有些人,總愛用經驗去美化難關。然而,現在這個情況,是有機會犧牲性命,所謂經驗,真的有用嗎?英雄太辛苦,我情願沒有人成為英雄。

2. 所謂資訊戰,所謂假資訊,為的是圈養群眾,令他們對資訊的免疫力降低,方便統治,方便控制。然而,最後卻圈養了一群失去基本常識的人,只會盲目相信政府。這是諷刺嗎?

 

【一人一個沙士回憶】

 

作者:阿迪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3021
Date: 2020-01-25 23:55:57
Generated at: 2020-03-28 09:58:5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1/25/203021/【一人一個沙士回憶】零三年,我住在淘大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