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受苦受難受害的最終原因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救陳秋實不去中國救,係香港示威就可以?在香港平反六四三十年啦,有冇成功平反到?除左年年籌錢,年年係香港安安定定扮做好人之外,有救過人咩?

 

正解:我冇支持過建制派,建制派選民咪監察返佢囉?冇廁紙冇口罩冇米,all the things,佢地都會有一班暴民(如粉嶺果班),藍絲去監察佢地。

 

 

基本法可不可以接滯湖北港人來港,先要看看入境處如何說,不熟書的,可以看這一篇

 

至於我有沒有指出建制派的不是?

也有。他不看,他選擇看不到。我的網友都不覺得需要因為這樣給我like。你看看?

他選擇看不到:

即係咁呀,入過日本醫院既人就知呢,入日本醫院既時候,會問清楚你可以唔可以食物,仲有有冇食物敏感,亦都唔會畀「高糖份」食物病人食,除非病人自己偷食,亦都唔使立法會議員反映囉。唔該晒。

健吾發佈於 2020年2月18日星期二

 

當你指名道姓鬧一些人的時候,就說你不要make stupid people famous。然後你看著一個又一個背叛選民自由意志的人,你默不作聲?我從來,對,從2000年可以投票那一年開始,我從來都沒有投過建制派。我一次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除了五區公投那一次,我去了台東,沒有去(同團還有拍片支持五區公投的政治KOL),每一次我都有投票。對背叛我的政工作者,我不滿,我監察,我說我想說的話,是我錯?

 

 

我不是奴民,我不像香港的一般泛民支持者,看著他們一次又一次背叛你,你都可以默不作聲。一個清除路障,派口罩給資源富戶警察家屬的議員,你支持。一個背叛選民,忘記手足的區佬政工作者,你支持。一個又一個本來不想做議員,只是因為貪好玩而選中而又不工作的區議員,你支持。一天到晚提著不要「何秀蘭模式」的,不是我,是左派,是左翼。反對派區議員有聽進耳裡嗎?

沒有,他們不用。他們跟777一樣。覺得自己選到,天下無敵。所有反對聲音,都是假的,都是怨婦,都是私怨。

然後這堆人說 777 剛愎自用很仆街?他們有資格說嗎?有。仆街才有資格說別人仆街。正如很多人說過,你沒有做過議員憑什麼批評他。

oh,by the way,小心說話啊。建制派很快就會用:你車布口罩就可以,我翻蒸口罩都係「有好過冇」,點解「針對」我?還有「你沒有做過xx,你憑咩批評我做xx做得唔好?」歧視的論述,就是反對派泛民在打本土派之時先帶出,再由建制派現在發揚光大。「接湖北滯留港人」是因為「人道理由」都是泛民反對派先掀出,然後一定會被建制派發揚光大,把所有「可憐的中國武漢肺炎病患」帶入香港,然後等你香港攬炒一鑊熟。

反對派,你即管用相信這些智商的人的意見,以為這叫「從政」吧。香港人,即管相信這些可憐的「政治論述」吧。這是你們現在受苦受難受害受傷的最終原因:你們苟且,你們一次又一次出賣你,背叛你的政工作者。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3981
Date: 2020-02-20 15:15:05
Generated at: 2021-06-24 21:17:4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2/20/203981/香港人受苦受難受害的最終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