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問自己,我們希望以甚麼角度紀錄2019年六月開始的運動?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對於香港反建制的政治運動,我是悲觀的。
如果要畫一條線,誰是首位為反送中付出生命的人,我們記得梁凌杰,那位穿上黃色雨衣的人。

然後呢?不斷上街,不斷衝突,不斷犧牲。
很多組數字,612、721、831,但我們永遠無法計算估算,死傷、失業失學、被捕、被凌虐、甚至逃亡的人數。

香港人付出種種犧牲之後,得到甚麼?所謂的區議會大勝?還有呢?立法會爭拗初選安排?又民調雷動?又仿效上屆新西尾席,四位反對派「攬炒」令何君堯當選?

浩浩蕩蕩的社會運動,產生大量「政治暴發戶」,對切切實實犧牲的人,政客們又有甚麼可以對他們作出任何報償?

佔據反對派主流的聲音,一定有所謂的「主旋律」,「唔割」、「唔分化」、「含淚」、「咁叻你做過咩」、「畫面好靚」之類,而被美麗動人畫面掩蓋的事呢?

健吾素來就是站在非建制,同時是非傳統泛民,更是非左膠的位置,即一般理解為「本土」的論述角度。在此時空之下,我知道任何一個派別,包括建制,對於反送中抗暴運動都必定有自己的詮釋,我好期望健吾可以用他的視野,記下這段歷史。

當「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2016年梁天琦競選主題,被泛民主派挪用成為運動口號,緊記初衷就是對犧牲者最基本的崇敬。

 

 

作者:容樂其

我覺得總編輯都有得出文係常識囉!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4411
Date: 2020-03-03 17:28:57
Generated at: 2022-12-09 18:23:1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3/03/204411/問問自己,我們希望以甚麼角度紀錄2019年六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