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話」這個原罪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近十年,中港關係劍拔弩張,「普通話」更成為共黨鉗制香港、或是港人反抗的文化符號,例如港人小學生竟被要求「在課堂中要說普通話」、普教中等。近日反送中運動雖因肺炎疫情幾近停擺,但社交媒體上也不時出現「不接待普通話顧客」的黃店(應該是只有黃店會這樣吧~)。其中,在著名黃店光榮冰室要求「只接待說廣東話顧客」後,就發生「黎明與港漂入光榮冰室『挑機』」事件,事件亦惹來多方爭議。

我對「普通話」,是又愛又恨。我是土生土長香港人,但算是少有普通話說得不錯的港人,多得中學時代煲台劇(對,那大家大概會了解我的年紀了吧XD)所得的深厚功力。到過北京考普通話語委試、曾在中學教過普通話,卻不太敢告訴別人「我的普通話還不錯」—彷彿「普通話」好這回事,在香港是「罪」多於「好」。我這個人,腦瓜子實在不知想什麼,有時會忽發奇想,例如不妨試試由我這些土生土長香港人,進黃店講流利普通話,又會是什麼情況?不料其後卻真的發生相似事件。

我不是學者,不喜歡(亦不懂)學術性長篇大論,只純粹表達個人想法。我明白光榮冰室的做法—與極權對抗,識得玩其實真係要咁玩,在這類「富強烈象徵意義」的議題上對抗,其實是一最「和理非左膠」的方式表達訴求。但在實行同時,我們的而且確會忽略一些「實際情況」—我試舉幾個例子。

 

學普通話以便與中國人溝通的外國人

這種由「普通話」引伸的文化意義,幾乎只有港人明白。以外國人觀點看,學普通話在「技術」上較為容易,遍及使用地也廣很多。坦白說,總不可能到上海學上海話、到香港學廣東話吧?但,亦別以為「外國人就會講英文架啦!」。去一遍歐洲,你就知道原來「英文還不錯」這回事根本不是優勢,最起碼都識番法/德文其中一種,才能和某些地區勉強溝通得來—很多非英美地區外國人,其實英文都說不了多幾句。

所以,若要求「只接待說廣東話顧客」、或是「英文都得,普通話就唔得」,對懂得普通話的外國人(而又想幫襯)而言,未免無奈(不過換個角度而言,這亦可是外國人對於港人的一種文化了解)。

 

台灣人

我很喜歡台灣—自己普通話說得還可以,也多得年輕時台劇看得多。台灣人也說普通話啊,香港人也喜歡台灣,那台灣人來光顧怎麼辦?!而,試問餐廳又如何分辦「誰是內地人誰是台灣人」呢?靠自我申報嗎?靠身份證?又好像太誇張了…?

似乎造成的結果是,因為「普通話這個原罪」,連「台灣人」也一拼遭到拒絕。

 

同樣支持香港民主的港漂

在如今香港文化語境內,廣東話(港人)現時是「受壓逼者」、普通話(似乎是內地人)則是「壓逼者」。我明白港漂複雜的心情,但也不能認同其舉動—在心理上,面對這種權力的不對等,港人桿衛廣東話是自然不過之事、亦不能苛責什麼。另外入鄉亦要隨俗,若生活在香港一段長時間,若果連去餐廳食個飯都不能溝通,也實在說不過去—畢竟香港的第一語言就是廣東話。雖然普通話是第二語言,但他們也不能要求他人必然地要接受普通話。

但,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去表達他們「複雜的心情」呢?我想是有的,例如不直接說普通話、而仍然先說廣東話、再表明身份進行溝通,可能更讓人受落。試想想光榮阿姐,當聽到港漂盡力說著「不太純正的廣東話」,心中應該是會感動的吧?努力學習當地語言,本身就是一種共融與接納呀。

 

講普通話=/=藍絲

講普通話=/=藍絲、講廣東話=/=黃絲,這種簡單道理應該不用多解釋…?

由此我們可了解到,「普通話」作為一個「對抗性符號」,確需予以「抵制」。但若一刀切「不接待普通話顧客」,就是討厭「普通話」本身;但「普通話」作為一種「語言」,是中性、是無罪的,語言也只是人與人溝通的一種特定方法。所以我們在對抗符號時,也需要具有彈性、同理;但同樣地,以普通話作為主要語言、但又支持民主自由的朋友們,也希望你們能理解,在這種政治敏感時刻,手足死的死傷的傷坐牢的坐牢—可能還不是時候、去探討這個問題吧?

 

作者: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梅媽的神奇小子 by 鳩文瘋
    呢兩母子真係好神奇~幾乎全家都死哂,得佢地兩個日日係度獻世。…
  • 【遊戲介紹】肝度十足元素豐富 《Len’s Island》耕種建築探索戰鬥樣樣俱佳 by 五木
    遊戲種類有好多,不過人係貪心嘅,好多時會得一想二。好似《動物森友會》各方面都做得好好,然後你就會諗如果地圖大啲 […]…
  • 【外賣仔日記】我與Uber Eats 的回憶 by 外賣仔
    Uber Eats 系統的運作有如一瓶飲料在工廠中製作的流程相近,由飲料製作,到飲料裝瓶,都是預期所有事情發生非常暢順,例如預期飲料由輸送管裝入瓶時,塑料瓶保證會在預定的位置等候,毋須預計塑料瓶沒有適當地放置在指定位置,導致飲料灑滿一地…
  • 何謂「格屎」? by 潮文社
    至於個小朋友講嘅「響格屎」,絕對同安格斯、吔屎無關。「格屎」係指社團單位,問人「咩格屎」,即係問人屬於咩社團、咩幫會,多數會用「瓣」作為量詞。例如格屎哥就講:「響格屎啦!你邊瓣咖?」,邊瓣「格屎」,即係邊個社團。…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彼岸島》絕對是我人生中看的其中一套最令我無言的漫畫。 by 鵝鑾鼻燈塔
    如果你沒有看過,恭喜你,你的人生是完全沒有任何損失的。這種比狗血更狗血的劇情,永無休止又不斷無限loop的橋段,看了也想把自己雙眼也插盲。簡單來說,主角不論做了甚麼,也無法打死早已不死的吸血鬼之王,只能眼看自己的同伴一個又一個的死去(有時甚…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4485
Date: 2020-03-07 06:05:02
Generated at: 2021-12-08 11:20:1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3/07/204485/「普通話」這個原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