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是對的嗎?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很久之前,做節目的時候,見過一個反對派議員。我跟他們去做 #地區工作 ,看什麼叫「地區工作」。

 

 

那時候,是端午節,他們在派粽。真的是「蛇齋餅粽」的實踐。而建制派的大佬,亦曾在公開場合親口承認,他們的「建制地區工作」,也是參考那位反對派議員的。

那就是我說的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這是香港的政治文化,重要的概念。

所謂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政治操作,完全不是什麼新事。就像以前我看 #卡拉ok政治學 的一書之時,也不覺是什麼新事,是一個包裝而已。

大學時代,讀過一本書,叫《卡拉ok政治學》,指日本首相像唱k一樣,輪流唱,誰唱都一樣去折射香港狀況。現在《卡拉ok政治學》在香港也實踐了:誰上場都一樣,都是做同樣的事:建制派無條件護航,面對777的無理決定,都要死撐到底,到出事之時,就說被「跣了一鑊」。反對派在議員義正辭嚴的罵這個罵那個,然後看著「不義法案」一定通過, 然後向選民宣佈「這是xxx最黑間的一天」。是現在的實態。到現在,又有人販賣「35+概念股」,說反對派可以做「主席」,可以兩次否決財政預算案令特首下台。好像大家都要忘記,當反對派可以做主席(梁耀忠事件)的時候,他是決定以「我唔制呀」、「我唔做呀」來回應大家的期望。又好像,當面對民意反彈(若財政預算案大幅派錢,綑縛公務員及醫管局加薪開支等等),泛民是不會逆民意而行的,就像777上台,派50億教育新資源時,反對派是會為政府好好護航的。

 

 

而呀洋呀,0號其實不可恥的。被幹的人也可以有快感,異性戀者的霸權主義(以為幹人/1號就是征服,0號就是被幹就是蝕底)這論調,好out,好老土架啦……

我們要思考的,是這種「#初一十五政治學」式的舊瓶舊酒,舊到發酵成醋了的酸化論調,還要不要做下去。當你用性傾向來罵你的反對者之時,建制派用性傾向歧視性的言論,用「0號病人」來形容不為「支持廿三條立法的市民服務」的議員; 當你使用派口罩來「建構反777民意」之時,他們派口罩來建構「支持廿三條」民意。

一切都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畢竟,這種做法,只是對準香港人的性格本質:要眼前蠅頭小利,不理故事背後脈胳。你指出背後脈胳或推演往後更大的損失,他們會惱羞成怒,說你是「反xx」(立場先行,理據放兩邊)。當大家都是「十分宣傳,七分發展,兩分應付,一分抗疫」,市民會是最後大輸家。以前,面對這種「定輸」的格局,中產的會選擇用錢買第二條路:移民。面對一場 #武漢肺炎,所有香港人都要面對一個問題:where is your home? 你的家在何方。那個地方,是你「自己」的地方。

移民了,精神卻在香港,那邊沒有當地朋友,你過的是 expat 式的平行時空生活。平常無事的時候,當然是可以過日子過得愜意。問題是,當你面對疫情,尤其是英美等地均以「戰爭狀態」對待此情況,你的智慧、常識,有辦法應付「政府」這個大機構的決定嗎?

有些事情,需要常識,需要智慧,有些朋友跟我聊得來,有他的原因。我一直都不希望區議員用派口罩做「政治宣傳」。一來,我不覺得道德上可取,反對派議員最愛道德高地,但在政治操作上,他們手段跟他們對手一樣卑劣,就會變成「像敵人一樣的惡魔」。二來,聚群感染,是會令市民受取大的傷害。而區議員sss,其實要有一定的思考能力,去決定派口罩這事的利弊。當然,很多人在做,是因為他們覺得風險低,回報高,要贏就要賭得大。沒有賭徒性格,難以從政,這也是一個可理解的狀況。

現在疫情出現,道指都可以跌了40%,我們可以天天在家工作,過著近乎是囚禁式的生活,我們真的覺得可以回到「正常」嗎?還是,我們應該是時候,想像一下我們過去的生活,覺得是對的事情:一天上班十六小時,回家只是對著自己「深愛」或「決定是深愛」的人兩小時,之後睡覺,之後再上班,薪水永遠不夠用,孩子的功課永遠做不完,大家都不知道快不快樂的生活,叫美好?還是面對一些我們處理不了的政治問題,使用逃避的方法,接受幾個政治KOL的洗禮,然後就覺得那是對,之後就隨著他們的風向起舞,覺得那個當選就是自己的勝利,之後看著他們出賣自己,又只可一聲不吭,對自己說一句「哎呀佢唔會呃我既,只係鬧佢既人錯!」這樣子嗎?

我在節目中常說,做政客不是做KOL,KOL 你不看他,他是沒有公權力,也沒有公共性的。但有政治人物,愛以KOL的狀態生存,然後吸引粉絲,包庇自己的不濟,那就是一件很壞的事情。這樣子會真實地耗損、消費你的孩子的未來。

同時,我都好害怕,香港人不好好做本業。以前我曾經批評過,有老師北上拉客,去招收學生,不從事教學,是不務正業。這評論引來一些老師說我「不貼地」,「你不用做你當然可以口響」。而不務正業的結果,就是走歪路。我們香港的產業,從上而下,都完全倚靠中國,這樣子換來什麼後果,大家最近都看得到了。amazon 本來是賣書的,現在因為疫情關係,他們說「不緊急的東西不會運」,那什麼是不緊急的? 在吃食大欲之前,大概都是書吧?本來賣書的地方,變了賣其他東西,然後就再賣不了書了,這是不是不務正業?

這就是我最近思考的矛盾:本來你做區議員就是為市民服務,但為了可能將來更大的利益(如立會的薪津),將把你捧上位置的市民利益放兩邊,發展自己的「民望」排先,這真的是正業嗎?這是對的嗎?

有些事情,不是特別好聽。要baby talk 大家,我想我早就發達了。但不是這樣的。我真實地覺得,那不是應該走的方向。而我只可以在這兒告訴你,有誰的堅持,值得大家一看,再看。

我在堅持,希望你們也可以。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4885
Date: 2020-03-18 22:42:16
Generated at: 2020-03-31 04:19:4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3/18/204885/這真是對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