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老人院

 

疫情來到第三個月,這段時間,不論香港或是整個世界,都在變天。但不知大家會否好奇,當世界變天之時,安老院中長者的生活情況又是如何呢?

安老院嘛,服務使用者自然是長者—長者,本身就是活在過去、愛在過去的一群人。人越老、世界越窄,他們的時空大多已停留在以往的、某個屬於他人生最豐盛的時刻。對於現時發生的一切雖然很近、但同樣很遠—對他們而言,能接收疫情資訊的渠道就只有「電視」、與早上時份一個小小的廣播。

坦白說,長居於院內的他們,就仿如存在於平行時空般—無論出面「山泥傾瀉死人塌樓」、只要不是真 ‧ 世界末日,院內仍是安安穩穩(早前社運同樣如是);作為職員,致力讓他們「繼續過愉快寧靜的晚年生活」,也算是其中責任。只有少量醒醒目目的長者,明白如今世界變天的狀況,跟他們談起時,也會展現點點擔心之情。

長者的生活變化雖是不大,但職員卻是如臨大敵,做清潔的每天清潔的清潔、職員洗手的洗手,連飯堂也變成如某茶餐廳般進行「膠版式圍封」。口罩供應方面,自新年後已是限量供應,配給制、職員們省著用就是了。

由於怕疫情從外間人士帶入,家屬不能前來探訪、所有探訪活動暫停、社交活動也僅限於自己身處的一層,進行我們俗稱「隔樓」的感染控制措施,以防交叉感染出現。對長者而言,最難受是家屬不能前來探訪;事實是,很多長者一天的期盼,就是看見自己親人到來照顧自己(僅限於醒醒目目的一群…)。公司安排了視像,讓希望與親友見面的長者能起碼在冰冷的營幕上相見一下、略抒解情緒、一切算是彈性處理。「雖然不能見家人,讓我很苦悶,也很想念她們;不過也明白這是沒辦法的事就是了。」其中一位善解人意的婆婆跟我這樣嘆道…

作者: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5013
Date: 2020-03-22 06:53:18
Generated at: 2020-08-04 10:57:5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3/22/205013/疫情下的老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