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腳

 

 

究竟一間公廁有多少人會在洗手盆洗腳,才會張貼「請勿在洗手盆洗腳」的告示。同樣地,究竟一個人要多自私,才會引發全城捉手帶者的瘋狂行為。在這個文明的世界裡,原來不文明的人和事,無論何時何地都出現在身邊。

在荔枝角公園的公廁裡,其中一塊鏡上的粉紅色告示,引起我的好奇。這告示突兀地貼在玻璃鏡上,佔據了一定空間,而且貼上的膠紙已沾有灰黑色的污垢,證明它張貼了一段時間。我看完告示後,站在洗手盆前比劃高度,若要不爬上洗手盆而成功把腳放進盆中洗腳,那人的骨頭一定要有相當的柔軟度,而且呈現一種高超的壓腿姿態。

當然,既然有這種告示,那就證明做這行為的人絕不稀少,可能多得令清潔工友忍無可忍。我在好奇究竟有什麼人需要這樣洗腳,過往曾有報道指泰國或台灣的沙灘廁所有內地客貪方便直接在洗手盆洗腳,或抱起小孩替他們沖腳。

然而,荔枝角公園不是沙灘,毋須沖腳,即使有人真的在公園赤腳走路而弄髒了腳,公廁連接更衣室,有淋浴設施(最近才因應疫情而關閉),與其高難度把腳伸至洗手盆去,何不走進淋浴格開着花灑洗一次腳,甚至可全身淋浴,既免費又隱蔽,也不需要在別人面前表演雜技。

我慨嘆的不是那種要貼告示來勸止的自私、髒亂及不文明行為,而是香港這個標榜人民質素世界前列,即使在政府公眾場所中,人民也循規蹈矩的國際城市,原來低質的行為也不少。也許有人認為是內地遊客所致,在不屬遊客區的美孚,其實本地居民所為的機會也高。

洗手盆洗腳令人側目,近日全球疫情蔓延的嚴峻時刻,部分在外國接受高等教育,生活在社會中上階層的外國留學生或貴族子女,卻做着比起在公廁洗手盆上洗腳更厭惡的行為。一日竟有十個人被捉到違反強制隔離令,戴着手帶亦要大模斯樣地去食肆用膳,更有人逛街遊走四方,視法律如無物。

然而,洗腳者也許是知識水平低下,或是基層市民低估了該行為對公眾衞生及個人形象的影響所致。而接受隔離令的,卻大多是飽讀詩書,受到高等教育的有識之士,若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就是對個人文明及人格的一種侮辱,而這自私而不接受規範的行為,更可能要全港市民共同承擔。

政府在抗疫方面做得不盡善盡美,接納本港居民由海外或內地回港,卻是體現最基本的文明城市底線及量度,即使在封關及防疫措施上被人指罵得體無完膚也好,開放關口予本港居民回港的措施,卻是大部分人樂見,即便有人在疫情蔓延時仍堅持出國旅行是不值得可憐。

若一個人亦不能規範自己,那還憑什麼站在道德高地批評別人不是,批評政府把關不力。而那些被捉到違反檢疫令的人,究竟是希望享受那種被人規範或監禁的體驗,抑或根本是無自覺及自我規範的心,就要待他們完成疫期後,去公廁照一照鏡,看看會否順便把腳放進洗手盆裡沖洗,才能夠知道答案。

 

 

作者: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5051
Date: 2020-03-25 05:54:57
Generated at: 2020-03-31 17:47:2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3/25/205051/洗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