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林鄭也當盛智文為Condom時

 

 

林鄭的禁酒令出台,不少人怨聲載道。這個政策可謂再次示範政府的又驚又不願意承擔責任的執政意志,而且更是傳統公務員思維的「推卸責任制」,而不是政府常掛在口邊的「集體負責制」。

餐廳、酒吧禁酒,林鄭說可以減少人們有親密接觸,這種封建思維已經極俱喜劇效果,但重點係禁酒但沒有禁酒吧經營,那麼人們一樣可以聚集,一樣可以接觸,一樣可以打茄輪。起初蘭桂芳出現集體感染群組,盛智文即時彈出來話不需要封蘭桂芳這地方,因為說感染者不一定在該處感染,可能是地鐵也可以云云,總之強調不可以封,因為一旦封了,盛智文的生意必然受損,所以極力反對。政府也很聽盛智文的意見,的確不封,但換來是唔封你,但打斷你手手腳腳,仲要無湯藥費賠,你自己自生自滅。

今天去這疫情嚴峻,全球不論是專制政權或者民主國家,都以減少人群聚集為目標,中國一早停食店,英國停酒吧、食店。英國酒吧停,對國民簡直係天大影響,酒吧對英國人來說是他們社交的集散地,無得去酒吧睇波吹水,真係世界末日,但當地政府都做,就係唔想再擴散,而且政府亦願意作出賠償,這便是重點,人家願意承擔後果和責任,這樣商家便覺得有合理回應而不至於反台。

但香港政府明顯不想做這個決定,不想作出賠償。事實上全港八千多間有酒牌的店,當每間店二十個員工,每人一萬元賠償,埋單二十億左右,二十億港元係一個咩數字的概念,係今年警察開支的十分之一都唔夠,對政府來說,真係九牛一毛。但港府就係唔比你,你奈佢唔何。

政府就是不願揹這個責任在身上,將其成本、社會怨氣、經濟下滑的結果,推給商家、市民去受,政府保持「唔做無錯」心態,推卸責任。在一個非常時期,政府是真真正正站出來,有擔當才是讓市民感到真正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可是連停酒吧作出賠償也不願意,意圖把有關的責任和成本給商家去揹,是不道義的行為。說實話,如果賠償,不少酒吧都會願意,市民也會感到政府真正做實事而不是卸膊了事。

盛智文當年在林鄭競選特首時為她站台,落力做到好,但到頭來在這個緊急關頭卻「得不到分數」,仲要推盛去死,如果盛還繼續開店,剛巧再次中招,到時市民必然認為盛的問題,說又中是不是清潔不力之類,形象下滑,生意必暴跌。此外禁酒後,餐廳生意不會好,但又要繼續營業,這個成本仍然落在盛身上,這次政府決定,盛智文可謂雙輸局面,蝕又錢,形象都蝕,一個平時精甩尾的猶太商人,給一個做了幾十年政府官員跣了一鑊甘。選舉時、送中條例時,盛智文落力為政府,幫林鄭說好話,今天換來,無情、無義的「回報」,體現了一個condom的功能。

當林鄭連盛智文也可作Condom時,林鄭對港人會係點,唔係唔知呀?

 

作者:Terence Yun

Terence Yun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5058
Date: 2020-03-25 17:03:21
Generated at: 2020-03-31 16:55:4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3/25/205058/當林鄭也當盛智文為condom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