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抑鬱症經歷分享】Boey:正能量對我沒有用

 

「2018年2月我告訴學校持續情緒低落,於是學校轉介我看普通科醫生,當時醫生沒有轉介或作診斷,但幾天之間情緒越來越差,更出現輕微幻覺和幻聽,第二天就馬上看私家精神科醫生,同時在公立醫院精神科開始輪候。半年之間因為情緒影響,學業每況愈下,2018年7月知道要留班更是一個打擊。9月開學時,因為自殺念頭太強烈,我進了急症室,轉為輪候精神科緊急求診,開始看公立醫院精神科。我的病情一直反反覆覆,2019年也住過兩三次精神科病房。」

 

1.發病的遠因與近因

我覺得發病的原因可歸咎學業壓力和家庭關係。當時升上高中,學校競爭很激烈,人人都是精英,促使我處處與人比較,很大壓力。學業壓力令我們勾心鬥角,看對方不順眼,從前要好的朋友也變得疏離。

我和家人的關係也不太融洽,而且我母親本身情緒也有問題,不懂得與我們相處,會為了一些小事(如忘了摺衣服、做功課做晚了)發飆罵人——我不知如何令母親開心,或者不知道她會有甚麼反應——長期相處積累下來的壓力很大,我在家會精神緊張。許多事累積起來,就引發了抑鬱症。

 

2.幻覺和被拯救的渴求

那時我在客廳聽家人說工作上的事。我在看天花板,突現發現上面有大怪獸的影子,在追趕一個男孩。然後我聽到有人大喊「救命」,越來越大聲,但家人若無其事。我開始哭,哭了三個多小時,停不了。這經歷是前所未有的恐怖。

我想,這大喊「救命」的男孩其實是自己。2017年年尾,其實有向其他人發出訊息說自己不快樂,希望有人幫助,但到有幻覺那天也得不得實際幫助。那幻覺可能是內心的渴求,渴求被拯救。

 

3.正能量對我沒有用

我信任的人多是專業人士,如社工、心理學家等。他們的反應比較合乎我的期望。我的朋友都很支持我,但他們的支持都是叫我開心一點,如果我不開心他們會覺得很奇怪。

他們的支持充滿正能量,但有時我接受不了這種正能量,會覺得他們不明白我。反而專業人士可以給我訴說心聲的機會。其實只要給我說心底話和哭的空間,已經很足夠。

 

作者:同行鳥 Companion HK

同行鳥 Companion HK
《同行鳥 Companion HK》以一系列活動及影片期望提高學生對情緒健康認識,學習精神事故認對技巧,成為他人和自己的救助者。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5195
Date: 2020-04-01 06:27:28
Generated at: 2020-06-03 01:25:4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4/01/205195/【重度抑鬱症經歷分享】boey:正能量對我沒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