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籬之旅

 

 

杜甫古詩《客至》尾兩句: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意思即係邀請隔着籬笆的鄰居老伯乾杯。 自從北方蠻夷土話當道後,隔籬變了隔壁,現代中文就只有一個人的「 隔離 」了。

三月中剛到緬甸時,港共政府宣布於三月十九日零晨開始,對所有到港人士實施十四天的強制檢疫令(Compulsory Quarantine Order) 。因旅程未完,所以沒有趕回香港,況且乘坐其他航班在存在風險的地區例如曼谷、吉隆波轉機,也不算明智之舉。 如是這般,返香港時便會開始我的隔離之旅了。

回港的航班到香港時接近早上七時,入境後量度體温,然後便扣上淺藍色手帶,再到入境處通道提交自填自選的隔離地點(Section 6, place of quarantine, Cap599E)表格,為免影響家人或減少傳播風險,我選擇入住港島區的一間酒店。

香港自開埠以來,除了百年前的鼠疫外,用公權力限制市民人身自由,以檢疫為名; 軟禁為實,應該是香港開埠的第一次了。 二星期的足不出户,等同監禁的刑罰,以香港近年的司法裁決為基準: 刑期等同2015年社運人士葉寶琳違反立法會的行政指令及2016年黃毓民的普通襲擊罪等。

到達酒店並梳洗後,便作小休。 酒店位於年少時首次到港島的銅鑼灣,中學曾在該區兼職,也有經歷過 Disco “心戀 “。 因此既熟悉,又陌生,陌生是由於很多商店、地標已變。

第一晚因為「生埗床」,所以不能熟睡。第二晚很疲憊,因此好一點,一躺下便瞓著,不久便靈魂出竅,到了鵝頸橋傍邊的” 滿意桌球室 ” 打桌球,跟著朦朦朧朧,之後往那裡去也記不得。 第三晚開始習慣了張床,一睡入夢,夢境遇上以前泡灣仔Crossroad 認識的Elaine , 與她喝了幾杯,濃郁的香水,嫵媚的笑容,醉了。 一覺醒來,腰酸脚軟。 那刻有蘇軾被貶黃州, ”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 之感。

在酒店的日子,手機裝上一個港共政府指定叫居安抗疫 Stay Home Safe 的 apps ,方便政府以GPS 監控受身受檢疫令約束的人,裝了這個apps 之後,個apps 久不久 pop up 叫機主 scan 手帶上的 QR code,去核實(verify)手機與手帶同在,所以有人估計條手帶係廢的。政府資訊科技總監林偉喬也在3月26日的新聞發報會承認了買回來的淺藍色手帶既不「智能 」Smart ,也不「電子」electronic 。 抗疫那麼重要,倘若購入這些低功效的產品,而林某是明知故犯的,他便涉嫌觸犯了公職人員行為不檢(Misconduct in the Public Office)的普通法罪行,根據叫鷄警司冼錦華的案例: Sin Kam Wah v HKSAR (2005)8 HKCFAR 192 判詞指出,只要符合以下五個元素便可構成罪行:
(i) 身為公職人員
(ii) 在擔任公職時干犯罪行
(iii) 藉作為或不作為而故意作出失當行為例如故意疏忽職守或沒有履行職責
(iv) 沒有合理辯解或理由
(v) 考慮到有關公職和任職者的責任,他們尋求達致的公共目標的重要性及偏離責任的性質和程度,有關的失當行為屬於嚴重而非微不足度

這手帶事件中,法理是否足夠,看官自行判斷。

在軟禁期間,個apps差不多日日要核實是否機帶同行,有時一次,甚至二、三次也有。 有一天,當我用手機欣賞Pornhub 而進入戲肉、狀態的時候,說時遲,那時快,右手用力將體液射出,一攤體液意外地佈滿在手帶上,與此同時,個apps又彈出來要verify, 那一次很狼狽,因QR code遭乳白色體液遮蔽了一部份,所以來不及核實。之後沒有衛生署人員致電跟進,要是有我會如實的告訴她。

雖然被軟禁兩週不太好受,但根據威斯康辛大學(University of Wisconsin Madison)心理學教授及健康心靈中心(Center for Healthy Minds)創始人Richard J. Davidson 提出的情緒風格(Emotional Style)自我評估; 尤其是情緒復原力(Resilience Dimension)方面,我屬於很快復原的類型。故此當朋友知我要自我隔離時;
朋友問: Are you positive ?
我答: Yes, I’m definitely positive !

而令朋友誤會我確診,真不好意思。

自從3月19日實施強制檢疫令後,累積有三萬多人要軟禁十四日,扣除在機場確診的人,在隔離後才病發的人數, 不足受檢疫令約束人數的百分之一。現在各方人士均支持政府加大力度防疫,坊間有云: 藍屍蠢、黃絲鈍,又係幾準確。有社會精英認為世界疫情令各地政府公權力加大,無可厚非,因為歐美國家也是。話雖如此,香港暫時沒有全面雙普選,港共政府加大了的公權力真是會收回嗎?

港共政府每天都有新的防疫措施,掃把的香港人歸家。香港人實際已進入全民家居隔離,以防疫令的十四天軟禁來看,防疫令已没有什麼大不了(no big deal),我本住九龍,現暫居香港,只是隔籬之旅而已。

 

作者:龔祖兒

時事評論員。以史為經,倚數為緯,闡述香港政治經濟。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5235
Date: 2020-04-03 06:45:06
Generated at: 2020-08-13 10:11:3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4/03/205235/隔籬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