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已死】仲停留喺恥笑楊岳橋嘅水平,楊岳橋九月都可以高票當選。

 

近日由於警察同律政司努力進行清算工作,好多人忽然明白原來司法制度唔係「有險可守」。呢樣嘢真係本老師又中,講咗 N 年終於得到大家認同,#我的帖文終於起了作用,老懷安慰。

不過,大家係咁講「法治已死」令我有少少擔心,大家係咪仲覺得法治曾經存在過?係咪覺得司法真係應該保障到大家?

要知道香港以前嘅情況「冇咁差」係因為以前嘅政府對抗爭(或扮抗爭)者網開一面。重要嘢要重覆一次:以前政府其實係處處手下留情。所以張曉明嗰句「你們不是好好活著嗎?」絕對係冇講錯,係一個 inconvenient truth 嚟。香港法律執正嚟做係可以好嚴苛嘅,少少行差踏錯都可能犯法。只要案件去到法官面前,佢就有責任「秉公」審理。

法庭從來唔係用嚟處理政治問題嘅地方,但唔知點解香港人卻覺得法官無所不能。去到最後司法仍然係「三權」其中一支,本質上仍然係幫政權施政嘅一個機構。因為缺乏民主制度而寄望司法可以幫你取得「公義」其實係一個幾 on9 嘅諗法嚟。可能係因為香港泛民主派律師多,佢哋日日幫司法機構洗白,所以俾咗公眾一個錯誤印像。事實上普通法嘅法官本質係因循同保守嘅,只不過喺一個「不作為」嘅政府襯托之下,喺某啲時候會好似比較進取而已。

聽落我好似為班法官辯護咁,但其實我講咁多嘢係想大家明白,當法律內容同檢控權都喺「敵人」手上嘅時候,係冇人可以幫到你嘅。重要嘢又重覆一次:當法律內容同檢控權都喺「敵人」手上嘅時候,係冇人可以幫到你嘅。

呢幾年累積落嚟一大堆「不公義」嘅官司仍然要打,但唔好搞錯,官司絕對唔應該係「主戰場」所在。大家要認清問題唔在於某幾個法官身上(雖然有啲官的確係比較__),更加唔係法律嘅解釋(interpretation),而係法律嘅實際內容同埋對執法者嘅管制。

呢幾年本土思潮崛起,但香港人仍然唔習慣 #光復自己,好多時遇到困難只會更依賴權威。究竟香港人眼中一個理想嘅香港係點嘅呢?呢種討論坊間少之又少。變咗香港人只能夠被動咁嘗試抵抗政治嘅衰敗,但冇任何得到大眾普遍認可往前進嘅方向。大家識得講「法治已死」,但知唔知道自己所嚮往嘅司法制度係點呢? (唔通真係「黃絲就無罪」?如果係咁我第一個潛逃返大陸,人民法院萬歲。)我敢斷言,未構築到理想世界之前,香港嘅抗爭運動係唔會成功嘅。唔好以為識得講句「法治已死」好叻豬,仲停留喺恥笑楊岳橋嘅水平,你能夠打倒嘅,*最多*只係楊岳橋本身。(同埋到九月佢咪又會高票當選⋯ 你估啲黃絲真係有腦架咩)

 

作者: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5385
Date: 2020-04-06 23:55:22
Generated at: 2020-10-30 09:00:5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4/06/205385/【法治已死】仲停留喺恥笑楊岳橋嘅水平,楊岳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