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安老院——日間中心關閉、照顧者的無盡惡夢

 

安老院可算是平平靜靜、但我所在的安老院同樣有日間中心服務、照顧者情況可就麻煩得多。由於疫情關係,前來中心的長者少了不少。我們需要照顧的人數確是少了、是輕鬆一點、但同時也少了一些人氣。

根據我平日觀察他們的經驗,便可知現時護老者(和所有照顧者)在這段期間確是非常辛苦——一方面疫情打亂被照顧者的生活日常、部分精神問題會更嚴重(腦退化症亦屬精神病一種),另一方面要照顧他們起居已不簡單。要知道須使用中心服務者、十居其九的個人照顧能力已不斷下降、甚麼沖涼、如廁、食飯等生理需要,都要靠別人幫助。無論是身體有缺陷需要日常照料又好、或是精神問題而產生的行為問題也好,要獨力解決這些大大小小的情況,可是非常吃力,現時更不知何月何日惡夢才會完結。而且,香港有不少以老護老或是在職護老情況,有要番工又要照顧長者、或是自己身體已不佳又要照顧對方者比比皆是。有不少長者要經常出入醫院,醫院又是高危地方,結果照顧者又要撲埋防疫物品。

已經第三個月了——曾為照顧者、又同時投身安老服務的我,一方面也明白為何不能開中心,但同時間也明白照顧者每天和被照顧者鬥智鬥力、身心俱疲。不身處其中,真的很難明白那些服務是何等微小、但又何其重要。早前張超雄提出建立「喘息支援津貼」,用意當然好;但坦白說,一次性的「派錢」措施,等於撇下一句「拿,錢我就俾左,你要點處理唔關我事,我唔會諗」的放任姿態。終究,政府根本不願承擔「資源分配」責任,為照顧者作有福祉、具長遠的規劃,這又是否一種「切身處地」、「某人民福祉」的取態?政府常叫我們「同心」、我就同你「同心」、但你又有無同我「同心」?照顧者現時每天面對壓力來源,其心理需要與巨大壓力、又有誰看見、又從何抒發?

許多時候,作為掌握「資源分配」權力的政府,可以多做一步。不過…

 

作者: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5441
Date: 2020-04-09 06:19:28
Generated at: 2021-12-05 07:33:2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4/09/205441/疫情下的安老院-日間中心關閉、照顧者的無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