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羅個案】無言以對的夫妻關係

文教 / 最新文章綜覽

 

武漢肺炎期間,不少朋友多了時間留在家裡。May 與 Jack 也是如此。

May 與 Jack 交往兩年,結婚三年。由於經濟能力以及香港整體環境的考量,婚前已有協議不生小朋友。不過,二人各自擁有忙碌職業,所以除了新婚那數月,由於 Jack 的工作需要輪班,很多時候與 May 的作息時間完全錯開,基本上二人聚少離多,很偶爾才會自己做飯,很偶爾才能一起窩在沙發上面一起看電影。

如此的婚姻,渡過了三年。二人關係是和陸的,彼此信任,也有各自的興趣與交友圈子,所以並不會擔心什麼對方出軌等等問題。

但是,May 那天來找我,說自己開始在思考,與 Jack 的關係,是不是真的可以走下去。

兩人在三月開始斷斷續續地 WFH,但是工作量並不多。

於是,坐在沙發上,兩人開了 Netflix,看著聽說大熱的韓劇,然後 May 發現也沒有那麼好看。

「今晚食乜?」May 問。
「我唔餓,你餓你食先。」Jack 玩著手機遊戲,身邊有一筒薯片。
「……」

May 打開雪櫃,什麼都沒有,只有零星飲料,不知何時用剩的半舊老薑,以及一個放了很久的蘋果。

「冰箱有燒賣,叮埋你嗰份?」
「哦好呀。」

熱騰騰的燒賣捧出來了,May 放了豉油,麻油,辣油。

「我唔食辣油架喎。」Jack 皺眉,「我自己去蒸過啦。」

May 有些愕然,原來老公不吃辣油的嗎?自己好像沒什麼印象。

「Sorry,我…」
「唔緊要,好小事。」

May 語窒了,她不想說自己「不知道」。但是,生活這麼久了,自己居然連老公的口味都不記得。

然後,又一天過去。

繼續是在沙發上面,三人座位的沙發,當初因為特價買的;但是,現在一人坐在一邊,距離顯得很遙遠。

兩人沉默地掃著 iPhone,良久,Jack 先打破沉默。

「好悶。」
「係囉。」
「你最近份工點?」Jack 問。
「咪又係咁,未炒我算係咁。」May 看一看老公,「你呢?」
「唔知呀,都唔知公司之後想點。」

然後,回到沉默一片。

Jack 看一看老婆,又低下頭。

「做乜?」May 察覺到老公的視線。

Jack 搖搖頭。

又一天,兩天,三天,很多天過去了。沒有做過一次飯,隨隨便便叫著外賣,隨隨便便又一餐。

May 曾經提出「不如出去行下?」,但她想去的食店排著長龍,而 Jack 最討厭排隊。

「食其他啦好無?」Jack 指指隔離茶仔,「等左廿分鐘都未郁過。」
「食茶仔咁同平時外賣有咩分別?」

Jack 不置可否,嘆一口氣。

附近有年輕情侶,隔著口罩都要親親嘴(Kate 按:喂咁樣唔衛生,咪學!),十指緊扣的雙手,像是捏緊了 May 的心。

May 下意識想要久違的拖住 Jack,但是。

她不敢。感覺很奇怪。

轉頭看看 Jack,自己的老公,繼續看著 iPhone,玩著自己不認識的遊戲,看著自己不知道的相機資訊。

「你想學影相咩?」May 乾咳一聲。
Jack 有些愕然,「無同你講過咩?表哥賣左佢副舊相機比我吖嘛。」

May 不作聲,是的,她不知道。Jack 根本沒有告訴過自己。還是他有說過,只是自己忘了呢?

在大街上,二人站得很近,但是一直瀰漫的沉默,令 May 覺得很尷尬。

很想找個話題,但是,May 突然發覺,原來二人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很陌生。

May 覺得站在附近那對情侶,此刻真的非常礙眼。自己與 Jack 明明曾經也是那樣子。一杯雪糕兩份吃也可以甜滿心,光是看著對方都有說不盡的話題。

兩人上一次好好聊天是什麼時候了?

想到這裡,May 哭了。

「喂你做乜事?」Jack 皺眉,「我咪話繼續排隊囉,就哂你啦。」
「我唔係要呢啲……」May 哽咽。

結果,兩人沒有吃到飯就回到家裡,開始吵了起來。

為什麼你不願意和我說話?
我哪有不和你說話,是你自己沒有記住我說過的話。
那麼我說過的你又記得嗎?那間店我早就說想吃了,你根本就不記得吧。
之前大家上班時間不一樣,又如何出去吃飯?
藉口,你根本沒有把我放在心上。
你還好意思說這樣的話?認識這麼多年,連我吃燒賣不落辣油你都不記得!
你現在是要跟我計較辣油嗎?我也說了很多次,穿過的髒衣服要馬上拿去洗,你一樣到處放呀。

各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堆在一起,變成了一團混沌。兩人越吵越兇,越吵越累,越吵越難聽。

May 來找我的時候,已經是吵架後的一星期了。

兩人都向對方道了歉,兩人的態度都很好,相敬如賓,很有禮貌。只是大家除了生活起居的那丁點接觸之外,還是沒有很多對話的機會。

「Jack 對住我喊。佢話,唔知點解我地會變成咁樣。我話,我都唔知。我原本以為我地會好好咁行落去。但係,佢話……」

「佢講左乜野呢?」我輕聲說。

「佢話,離婚呢個念頭,最近喺佢腦海入面經常出現。佢唔係討厭我,佢仲係想關心我。只係,或者唔係以而家呢種方式。佢知道我好努力,佢其實亦都努力,只係,大家好似喺唔知幾時開始,嗰種聯繫,就斷開左了。談不了情,說不了愛,大家對彼此沒有性慾,大家生活得像是 Roommate。」

May 開始哭了,「最可怕嘅係,我同佢諗嘅野,其實一樣。我覺得同一屋簷下相對無言,比起我自己一個人更加可怕。」

-----------

好了。故事只說到這裡,因為 May 與 Jack 這段婚姻的走向,目前還沒有定案。開牌出來的結果,如 Jack 所說,大家都很想珍惜對方,只是,已經不知何時開始,不懂得如何去愛對方。你可能會說,哎呀結婚耐左就係咁。是嗎?我不全然認同的,我也有見過婚後很久,聊生活聊柴米油鹽之餘,依然愛得如膠似漆的客人(為了調劑大家的心情,下次再寫好不好?)

只是,May 與 Jack 都很累了。他們的問題並不是在這次武肺期間才發生,只是一直拖到現在才出現爆發的契機。我聽完 May 的故事,心中多少有點惋惜與無奈,但同時只能說,我也聽過很多這樣的個案。

祝福他們,好嗎?無論結果如何,還望好聚好散。

 

【塔羅牌個案分享】

 

 

作者:神婆

神婆
非典型占卜師,唔神秘,無形象,除了鐘意聽客人講故事,夜間興趣係打機睇動漫同撚貓。https://www.facebook.com/FortunaMessage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6001
Date: 2020-04-28 18:36:49
Generated at: 2020-09-18 12:43:5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4/28/206001/【塔羅個案】無言以對的夫妻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