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無常

 

病房的日常,往往就是生活的無常。

晚上,身感不適送至聯合醫院,在等候時見到一個據稱在家跌倒的叔叔,由弟弟陪同送院。聲如洪鐘的叔叔,從他與護士的對話中,似乎是腦部有點異常,也許是精神病或智力的問題吧。

我與他同步地送至夜間收症病房,叔叔就在我的對面,他繼續的自說自話,病房的護士都很細心,幫忙他戴好鬆脫的口罩、扶好他的睡姿,無論他如何喧擾。

雖然我心內都有一些悶吶,因為他的自言或鼻鼾聲,都吵的很。可是我心裡都想,大叔的生命應該都過得不容易,他的行為也不是他所能控制的,惟有忍耐一晚吧。

晚上不停的抽血和檢查,叔叔亦然,至五點多仍見他接受搵血,當然呢喃仍在。六點多,他的聲音不在,換來的是十多分鐘後護士的叫喊,就是大叔沒了呼吸,不同的人來幫忙,雖然我的布簾被拉上,仍然聽到bag-value-mask的bag氣聲。

人生無常,大叔走了,我與他不相識,可是一小時前無恙的他,轉眼間於離開人世,生命的無常,我們實在無法掌握。

常言道,每一個人的生命都可以活得精彩,但是回心一想,這些口號的同時,若設身處地在他的世界,一來可能生活得很苦、對家人或許是一個煎熬,可能大叔的父母已經離世,他們在臨走之時,心裡面應該最不放心的就是這位兒子,他的離開可以是一個解脫;但是在另一方面,他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事情或來得簡單和開心,只是我們用了常人的角度來看吧。

究竟人生所謂何事,這是一個哲學問題,千萬年來沒有人說得完,死後如何,也是宗教和無神論者千萬年沒完沒了的討論。生命那麼無常,我們不知道幾時來幾時去,不管現在如何,把握今天的光陰,做你想做的事,帶著遺憾的離開,可能自己到那一刻都會後悔。

仍在病房的我,望著外面的好天氣,我最想當然是去海灘哂太陽,吃著冰淇淋。另一方面,願一面之緣的大叔安息,你已經完成人生的勞苦,希望你能在另一世界平安。

 

作者:馮志豪

馮志豪
一名工作了二十年的註冊社工,近幾年在大學及大專任教,經常在想如何成為總幹事(就是總有幹點事)在中學生時代開始以筆名「詠憫」投稿予正義報章之學生園地,大學畢業後,筆跡及聲音出現於南都、癲狗、蘋果日報和香港電台。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6124
Date: 2020-05-04 06:19:08
Generated at: 2020-08-13 10:54:2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5/04/206124/生命無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