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寒唔係因為有人坐冤獄,係竟然有人話濕濕碎

 

香港人,呢個happy friday你飽未?

一日四發,先係已經承認暴動罪嘅22歲救生員,最後都要被判刑4年、之後到教育局話DSE歷史科題目偏頗,政治唔正確要取消題目、跟手立法會主席無視程序,點名要陳健波做內會主席處理主席投票、最後就係監警會出咗份話7.21元朗冇警黑勾結,8.31太子站無死人嘅報告,跟手林鄭仲要開記者會攞尾彩。

香港人,問你飽未?但可以預期,the worst is yet to come,由上年反送中開始,香港人大力反抗,就預咗中共會大力鎮壓,唔會用過去「六四」明目張膽嘅方法,但會暗地用各種方式加強控制,再配合警暴,有形嘅就當街打你噴你,無形嘅就推你落樓甚至警署入面性侵你,強姦你。總之,日子會越嚟越差,大家會過得越嚟越攰。

本身,我以為咁已經好心寒,好恐佈。殊不知,令我更心寒嘅事係香港人對義士被判刑嘅態度。

 

 

其實上一次呢位22歲救生員認咗暴動罪嗰時,網上已經有聲音話佢做乜要認罪,咁咪有案例畀人跟。先唔好講區域法院嘅案件唔會被當成案例,佢被捕到審嘅呢段時間所經歷過嘅事,你知咩?佢嘅煎熬同痛楚你又知咩?點解你啲人喺鍵盤可以下巴輕輕話「屌你無做過做咩認罪」?你哋憑咩可以咁做?

到咗今次,個官話因為6.12比起魚蛋革命嚴重好多,所以要判得重啲,量刑起點居然係由六年起跳,只係因為佢認罪所以先減刑去到四年。What the fuck?拎刀斬人早有預謀都係43個月,而佢都未知做過啲咩就鋤48個月,除咗粗口已經講唔出其他嘢。

48個月,我記得當魚蛋革命嗰陣,有三位義士被判刑三年,我已經難過到返教會祟拜唱詩歌嗰陣喊咗出嚟。雖然呢幾年對香港嘅嘢放低咗好多,但今次知道有人要為出去抗爭坐4年監,個心都係會唔舒服。但現實係,有人會喺FB講得出「四年半濕濕碎」,又有人喺連登會出post講大家其實太恐懼坐監呢件事,「坐監只係被迫進入一個新嘅世界一段時間」。

我心寒,我唔知講呢啲嘢嘅人係咪所謂「黃絲」,係咪開口埋口都「手足」嘅人。如果係,我更心寒。其實大家把口問人哋做過啲咩,都係想推更多人出去,都係想製造更多含冤嘅英雄,令個運動好似未完咁,自己就去食黃店,post文宣,日日好嬲好嬲咁,9月記得投票要35+云云。

六四鎮壓發生之前,喺廣場嘅學生不斷問領袖柴玲之後要點做,要點樣升級先可以迫中共讓步,柴玲喺訪問表示過,其實佢哋期待嘅就係有人流血–「同學們不斷問我,我們下一步是甚麼。我不能告訴他們:下一步是流血。唯有血洗天安門,整個中國人民才能被喚醒。」原來,香港早就一街都係柴玲。大家都期待嗰啲警暴嘅畫面唔好停,大家都希望有更多人被判冤獄,然後再令人覺個政府真係好殘暴。然後同畀人打,畀人傷害嘅人講「屌你咩認罪」,再同要坐4年嘅人講「其實四年真係濕濕碎,香港人唔會驚」。嗯,你哋鍾意喇。

 

 

作者:阿享

一個戒緊牛肉,但打邊爐仍然會忍唔住既耶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6546
Date: 2020-05-16 14:57:03
Generated at: 2020-06-06 08:03:2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5/16/206546/心寒唔係因為有人坐冤獄,係竟然有人話濕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