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劇的誕生

 

– KEVIN CHENG PHOTOGRAPHY- 發佈於 2020年6月4日星期四

 

2020年6月6日,韓國瑜被高票罷免高雄市市長之職,成為臺灣首位被民眾投票罷免的市長。看到韓國瑜被罷免,心中不禁五味雜陳,首先是興奮,然後是羨慕和黯然。不是因為韓國瑜被罷免,而是台灣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糾正機制,而香港只能像是一個正被家暴的小孩看著也曾被家暴的隣居小孩可以重過新生活。年輕人在7-11買啤酒慶祝,晚會上帶著笑聲的諷刺,愉快的結局,忽然感到這像是一齣喜劇,而香港就像是一齣悲劇——一齣悲劇的誕生。

尼采的《悲劇的誕生》追溯古希臘的酒神精神和日神精神如何結合,成就了偉大的古希臘悲劇。而作為悲劇的香港、作為悲劇精神的香港精神,在2019、2020年誕生了。

香港這個從來不能自主的城市,如同一部被編定了劇本的戲劇。1997年前的香港人懵懂不自覺(或不願自覺),醉生夢死,1997後仍被迫上演著「一國兩制」的劇本。但2019年開始,演員們開始反抗他們的戲本,香港人開始反抗他們的命運,直到通過港版國安法,一個悲劇誕生了。

悲劇並非慘劇。悲劇精神的要義,在於人自由地作出抉擇,在與強大的神意、命運的對抗中,彰顯人的承擔、高貴、勇氣與尊嚴。悲劇精神的重點不是結果,而在於過程;即使最後終歸失敗,但人在反抗過程中已證明了人可以被毀滅但不能被擊敗,甚至因在神意、命運面前挺立不屈,人的權力意志可以逼近乃至凌越神意、命運。

香港人的悲劇精神,在於在命運面前,在順從與反抗的兩難中,我們選擇了反抗,並負起選擇的後果——「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後果是沉重的,但卻在反抗的過程中彰顯了人的尊嚴。縱使香港終走向衰亡,但香港精神卻會作為悲劇精神而流傳。香港精神之撼動人心,並不是因為香港人的悽楚可憐——正如悲劇不同於慘劇,而是他們所展現的勇氣與尊嚴。很多國際的盟友或許會對香港人的處境深感憐憫而給予援助支持,但更希望這些援助和支持是出於對香港人不屈意志的認同,而非可憐。因此,香港人不論是甚麼地方,都應該有此尊嚴的自覺和展現。尤其離散在外者,肩負的是香港人的名聲,唯有莊敬自強,端正言行,才不會成為我們討厭的某些新移民一樣。

死者像悲劇一樣死去,我們亦須像悲劇一樣活著。

我們何其不幸,也何其榮幸,見證一個悲劇的誕生!

 

作者:江曉輝

香江不肖生,一個負笈臺灣的學生。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7344
Date: 2020-06-07 07:29:58
Generated at: 2020-08-10 07:41:2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6/07/207344/悲劇的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