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初選?】反對派的防攬炒策略——泛民不會告訴你的細節

 

 

地球的資源有限,人類的慾望無限。而政治,就是分配資源。

沒有政治之前的人類,與其他生物一樣,鬥爭都是赤裸裸。弱肉強食,適者生存,能夠生存下來,繁衍後代,才有資格在大自然中繼續存在。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大概就是描述大自然的殘酷無情。

慢慢人類發現,只講求競爭,只講求生存,到頭來只會帶來無止境的殺戮。自從人類開始農耕,開始定居聚居,就開始建立制度,分配的制度,這就是政治。

人類所在的太陽系,一般相信已存在45億年。現代人類,相信出現於30-50萬年前,而人類文明,如果由舊石器時代開始計算,則存在了5萬年。

人類文明相對於太陽,零頭都沒有。在人類發現太陽存在之前,太陽已經運行了45億年。

無論有沒有政治,政治鬥爭誰勝誰負,明早太陽依舊升起。這方面相信大家好熟識張曉明。

沒有人類,沒有文明,沒有資源分配制度,沒有政治,大自然是瑰麗豐盛,或血腥殘酷,只是視乎如何看待。

 

我相信,對香港政治現況有感覺的人,應該對叢林鬥爭弱肉強食之外,對人類行為,對人類價值,有更高的期許,有更高的追求。

但偏偏,反對派一方面口中說要鬥贏中國共產黨,另一方面在反對派陣營內推崇弱肉強食的原始獸性。

香港政工作者的獸行,是可恥的。

當我們理解,香港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實行比例代表制,要為一個陣營拿到最多議席,必須要令該陣營的支持者,好有責任地履行投票責任,好清楚自己陣營的支持者數字,好清晰地因應支持者數字派出相應數目的候選人。就以新界西地區直選為例,全部9席,假設反對派支持者有6成,假設建制派支持者是餘下4成,進取一點,反對派可以得到6席,保守一點是5席,建制派就是3席或4席。可是,在2016立法會選舉新界西選區,反對派竟然只得到4席。就是因為派出的候選人,多於可得到的票數,反而令選票分散,然後浪費了很多選票,得不到議席。

這是香港選民已經非常清楚的事。故此,很多政工作者,都會呼籲團結,呼籲協調,呼籲初選,聲稱就是要為決定派出誰人參選,才可以穩陣奪取與支持者數目相符的應得議席。

 

問題在於,實際執行上操作上應該如何做?

 

近日很多人討論初選,我的朋友巫堃泰首先表明,不參與初選。我不會代表他說話,幾十歲人他要說的話他會自己說。故此以下都是我的話。

我經常與身邊朋友交流的是,如果我要贏取立法會議席,我為什麼要初選?

反對派其他人把說話講得很動聽,為了手足,為了35+,為了反共,甚至為了港獨,我反而比較有興趣知道,初選如何可以衡量上述標準?

舉例說,「最為得手足」是如何釐定?很令人惋惜的一點,就是「手足」本身已經是不可以公開身份活動,以香港法律之下,他們都是疑犯,沒有人會公開承認自己是政權眼中的暴徒,那麼,「最為得手足」,已經缺乏「手足」去做證人,調轉來說,如果有人公開說:「我開的公司聘請了10位手足。」警察是不是翌日就去拉人就可以?故此,「最為得手足」,根本就是不可能被釐定。

誰最反共?誰最港獨?誰付出最多?其實都不是用初選釐定。初選只係提供一個捨難取易,貌似容易量度又看來比較客觀的少數服從多數方法,去決定誰人奪取反對派的6成議席。

到最後,反對派最講民主的,以為用最民主的「投票」方式,去決定「誰最為得手足」「誰最反共」,本身就是嚴重偏離現實。到最後,「只要令自己的支持者相信,我最乜乜乜乜」就夠。

然後回去我最初的問題,如果我要贏取立法會議席,我為什麼要初選?我是完全沒有誘因的。

參與了初選,我為了這個「初選」的動員活動,貢獻了自己的時間金錢,萬一輸了,我就要拱手相讓可能勝出的機會,選票與議會議席就到了,well,民主黨手上?甚至梁耀忠手上?調轉講,公民黨都不會叫支持者投巫堃泰一票的,巫生是公民黨的叛徒,是公民黨的世仇。這個初選,對於敗者,除了做了義工,感覺良好之外,究竟有何意義?將可能出現的現實呈現出來,是不是很可笑?

即將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因為區議會選舉已經證明兩邊陣營的動員力都多了,新界西估計得票需要約4萬-5萬票才可穩奪議席。本身有能力得票5萬,不需要初選證明自己有吸引力;本身沒有能力得票5萬,又不會參加初選浪費時間。

 

初選,從個別候選人的理性角度,完全與9月6日的立法會選舉無關。

但泛民主派不宣之於口的,是初選的效果。

初選本來就是為了營造選舉氣氛,有意為反對派陣營努力的人,各自比打真軍早兩個月動員,炒熱氣氛,令投票率提高,抗衡同時提高了很多的建制派動員力。

對於整個陣營來講,這樣的策略是很聰明的。可以執行起上來,就令人很懷疑。

初選,對於敗者,完全是一項有功勞但無收穫的行為。辛苦了一個月,然後輸了初選,炒熱了選舉氣氛,得益得不會是敗者。對於覺得自己贏得初選機會不大的人,不參與初選,切切實實參與正式選舉,各大傳媒至少會安排幾百萬人看到的選舉論壇,至少有個機會贏,而不是參加初選,被宣傳資源百倍千倍於自己的大黨輾過。

初選,制度上本身就只對大黨有利,亦可以解釋,為什麼大黨傾向支持初選,他們只是想利用素人利用小組織的動員熱情,然後再收割高投票率的議席成果。

我自己都是新界東及教育界的選民,誰參與這樣的初選,已經令我懷疑他的智商,我不會認為他有資格代表我議政。

 

初選應該如何搞?

其實大家喜歡幾多個票站,如何選,都不是大問題。

最重要的機制,是勝敗者之間的利益分配制度。今日要談的重點,是反對派中的政治制度。一個以推翻(或改善)香港政治制度的陣營,裡面的政治制度除了腐敗,我只可以想到簡陋。

初選的動員力來自細黨素人,議席則由大黨收割,若然要扭轉這個不義,就是贏了初選的人,向敗者承諾提供利益。

這個利益,可以是切切實實的「找數」,亦可以是提供工作機會,舉例來說,勝出初選的人,承諾聘請敗者成為助理,承諾若干月薪,甚至承諾地區支部由某些敗者經營。

沒有這個機制,所有冠冕堂皇的事,都不可能發生;沒有這個機制,總有人跳出來說誰誰誰是鬼。只要他人是鬼,自己就是唯一參選的人了。

我與巫堃泰,還有巫生口中的那個「他」,都倡議過這個機制,轉眼間,只有那個「他」永遠是二十幾歲。

反對派陣營內弱肉強食的後果,只會製造一次又一次的攬炒,甚至製造一次又一次的悲劇。

 

戴耀廷教授是一個有承擔又博學的學者,至少為了貫徹自己相信的價值,肯在監獄服滿刑期。以上的說話,我實在不介意對他說第二次。

 

不過戴生話可能要退下來😭,是不是不搞初選了?

 

作者:容樂其

我覺得總編輯都有得出文係常識囉!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7550
Date: 2020-06-12 06:34:17
Generated at: 2020-08-12 22:41:4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6/12/207550/【還有初選?】反對派的防攬炒策略-泛民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