乜香港人咁撚蠢架咩?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衰過敦倫金

你只係諗下都覺得35+仲衰過倫敦金騙局。仲以為自己可以係入面拎到著數既素人政工作者,要豬到一個點既地步先至會咁撚蠢晒時間同佢地玩?

~~~~

 

 

先講一個唔知關唔關事既故事先。

有一日,有一個聽眾話,佢唔小心買左一個藍店既蛋糕,然後畀一個黃既朋友鬧左佢幾分鐘。然後,果個朋友覺得好唔開心,一來佢真係唔係好知道原來咁大件事,二來因為大家都冇時間,得佢有時間,咪去買囉,點知中左呢單野之後,差d連朋友都冇得做。

原來,而家係網上面有一個風潮,話如果你係黃既,你有好多野唔做得既。好似有人就話佢係黃,自稱黃,又話點點點,於是畀人發現佢屋企食飯,有某家中資美式快餐店果輪換既果隻角落生物既公仔,於是果個畀果d花生友話佢既黃,就畀人話佢扮黃,又要批鬥佢啦。

自從反修訂運動過左一年,黃色經濟圈畀官方媒體鬧兩鬧,就畀人覺得係主線,之後大家就係度鬥黃。你平時食飯,會唔會影相打卡?我既朋友,而家就好小心,有一次去一間鋪頭食完飯,覺得餐飯d 野都幾靚,想打卡之前,第一件事就截住自己,然後就問:「咪字先,我check 下呢間野係咩大集團既先。」

一check,原來果間鋪頭,係某個放棄香港人既連鎖集團旗下既鋪頭,於是大家就唔敢打卡啦。

點解?

喂,大佬,打完卡,會畀人鬧囉。

而家既生活,你唔可以因為果d 野質素幾好而打卡,而係你首先要知道果間野既政治取向,然後你再睇下你既朋友有咩取向,有冇朋友係會周圍做黃衛兵,你先敢打卡。呢個就係我地呢一年既生活。

你覺得呢種生活,係咪正常呢?抑或我地已經不知不覺咁樣,入左呢一種,我地都唔知係咪正常既生活呢?

聽講,對好多深黃傻粉黎講,黃色經濟圈係好多人既生活精神支柱。係而家去一次食快餐,都好似會畀人批鬥既氛圍之下,我就好想問,咁究竟你要過點樣既生活,先夠黃呢?

最近有商場就出所謂loop loop 大法,只要去商鋪度買一定程度既金額之後,就可以換餐飲券,去果度既商場食飯。而早排,唔係有人話,香港所有大商場,大多數都係親政府先有今日,又話果個商場之前剩係做中國人生意,見到香港人果陣,所有店員都會當你中國人,對你講普通話,乜而家只要有「著數」,大家又去可以去返,兼且打卡啦。

再講丫,幾個月之前,大家就講出街記得唔好用八達通,又話八達通公司做呢樣做果樣,與民為敵。點解呢幾日,大家可以將八達通放入智能手機既時候,大家又急住趕住做既?一張虛擬新卡,都要畀50蚊手續費按金果間公司架啵,點解大家又會咁支持既呢?

之前,大概三個月之前左右啦,就話大學迫學生用zoom 有問題,話要學生同大學老師用,係一個好大既保安問題之類。點知,有悼念六四既組織,就用zoom 黎講六四,結果,美國新聞網站Axios報道,參加使用視訊會議軟件Zoom紀念六四31周年集會既中國民運人士,其後被Zoom關閉賬號。Zoom承認曾關閉賬號,但就話「像任何一個全球企業一樣,我們必須遵從營運所在地管轄區的適用法律」。喂,呢句說話,好撚毒架。點毒法呀?呢句說話既意思,係代表住,果d參加左呢場會議既人,早就畀人知道佢係中國邊度,幾時,參加左個六四活動。咁果d人,而家安唔安全呢? 點解果d 係香港安全地區搞六四悼念既人,會咁樣將中國既參加者,置於「請君入甕」既格局入面呢?

後尾,我發現大部份人既黃色生活,其實都係停留於「打卡」,又或者去杯葛d 佢地平時唔食唔用唔買既野度。有好多朋友,日日都話自己支持黃色經濟圈,但係佢地都會照舊係中國既購物網度搵寶物。對佢地黎講,黃色經濟圈,只係一種表面既市場推廣工具,大家都唔會問,果種商業手段,幾大程度上,有去中國化。

而去到政治圈呢,就更加好笑啦。有一個機構,叫民主動力,原來佢地有好多人,都準備參選新一屆立法會既。而有參與果d 所謂反對派出選協調會既人都話,民主動力既人,都會有份幫手去搞果個協調。咁算唔算係球場落場果個又係佢地,又球證又係佢地呢?

 

 

而同時,又有人話,而家好多人呢,就中意睇出身論既。你曾經係中資出版社出過書,所以你就係收過共產黨錢,你信唔過。咁負責主理果d 協調會既人,其中一個係深圳前海人民法院既合法調解員,咁呢d,又會唔會畀網民話佢係「收共產黨錢」呢?咁大家既然連去食個麥記,換隻角落生物都要拎出黎批鬥,我就好想知道,相信一個深圳法院既調解員有份做既泛民初選程序同埋規矩,大家係咪因為最近太熱,燒壞腦先搞成咁呢?

好啦,當有人話唔玩初選,話35+本身有問題,點解大家唔去好好面對下35+本身有咩問題,而去質疑提出問題既人呢?首先,我唔知道點解一個同佢地口中既不義政權關係咁密切既人,可以負責去定個規矩,然後去等選民去揀。第二,有幾多選民知道佢地究竟想點玩呢?佢地話,佢地會搵黃店做票站,請問果個主辦單位,又如何確保果間黃店,事前唔會同某d 候選人friend d? 有d政工作者,而家當自己係KOL,咁佢地會唔會幫某黃店事前宣傳,然後係投票既時候幫某個候選人拉下票呢?如果,又調轉呢?尋晚,水門雞老闆畀人扑頭,我朋友渾水水哥就話,原來老闆之前曾經拒絕招待公民黨陳淑莊,當然冇辦法得出呢單野係由邊個做既結論。但係呢,水哥就話,水門雞老闆,黃藍都有得罪,唔知邊個扑佢。it’s a matter of fact 都畀深黃傻粉批鬥。

黃店都有愛惡,用佢地黎做票站,又公唔公平?

又有消息流出(係,我有晒證據,唔好以為你講過既野可以唔使算數呀),主辦單位又話,如果黃店唔夠,就要借用議辦去做投票站,咁點樣確保某個議辦,冇任何政治人物既宣傳物件?議辦一定係有某個政治人物既相呀,名呀,政黨名呀咁架啵,咁又公唔公平呢?

之後呢,曾經有參與討論既反對派既政工作者表示,就話點確定果一個參與初選,表達公民權利既人,係屬於果個選區既呢?上次做既時候,就話可以去選民登記冊,check 你屬於咩選區啦。咁如果我係呢個不義政權,又會唔會果兩日,好唔小心咁,整down 左個選民登記檢查system,等你做唔到你想做既野呢?

拿,唔好話我唔提你啦,上次果個咩新東搓吮呢,又真係係投票既時候check 唔到你地址啵,咁佢地話你點做呀?咁呢,就話你去拎封銀行信去,都可以去篤個ipad 叫投左票啦。

小弟都做左咁多年人啦,有兩個唔同既地址有幾出奇?我係咪可以去兩個唔同既選區都投一次票?佢地答唔到我呢條問題架。同時,如果我畀我既身份證資料,同埋果d 地址信去投票,果d 個人資料又會唔會好好被保護呢?喂,你立場新聞唔見個電腦,都係講句對唔住就冇左件事架啦。你估佢地保安,會唔會好好呢?如果不義既政權,知道我有參加果一場「公投」,會唔會告我「非法集結」呢?

當成個選舉既實際操作都有咁多漏洞,即係一個唔公平唔公正既選舉啦?咁呢個結果,就會成為反對派既人投票既指標,咁又係咪一種包攬民主呢?

而最大既問題係,一路係度講話35+ 35+既人,都係話最後佢地會令林鄭下台,而個路線圖係你要否決兩次財政預算案。結果,原來所有參與既人,連簽一張同意書都唔肯,話驚畀人DQ。咁即係話,原來35+傾既人,都係傾下既,佢地傾出黎既所有野,只係有所謂既道德制約,無任何既利益互補,或者係懲罰機制,去阻止任何人當選之後,背棄35+ 既承諾,咁呢個會,開黎做咩呢?

插血為盟,都叫插過下血丫。原來都只係傾下,之後就動用輿論機器,話唔參加初選既人,就係背棄民主,話係共產黨既鬼,咁算唔算係做民主™ ,做民主trademark,包攬民主呢?

講到尾,呢堆說話,係任何反對派既傳媒入面,都唔會講畀你聽既。呢堆反對派傳媒,只係有一個功能,就係做文宣,話我地而家需要一個什麼議題公投,話係用黎反國安法,反不義政權點點點。上次理大圍城之後,大家唔係表左一次態啦咩?七成投票率,六成支持反對派。仲表咩態呢?你覺得中央唔知香港人諗咩咩? 只不過而家係中央對香港諗咩,唔係好重視,唔係好在乎之嘛。

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既議題公投,次次都係投一d 會出賣香港人既政工作者出去議會,投票之前同之後,應承大家既事,無一樣做到,都好似唔緊要,亦都冇人會好似韓國瑜咁罷免到佢。只要反對派既人,一直都對選舉變成議題選舉,變成擁共同反共,選民就唔可以要求政工作者有足夠既論政水準,同埋唔好係一d 個別議題度,出賣選民呢?

原來,係而家既制度,同埋而家既氣氛之下,係唔得既。你一希望提出任何形式既反省,原來都係錯既。只要你唔係大人物,冇大傳媒包庇,你講既所有野,都係分化,都係鬼,都係搞散民主運動既兇手。咁樣既氣氛,會衍生點樣既民主社會?

回歸咁多年,每次選舉,都係議題公投:反廿三條,反國安法,反呢樣反果樣。之後我地一直忽略政工作者既政治水平,對香港,有咩好處呢?而當你提出呢d 問題既時候,又有冇諗過,其實提出問題既人,承受緊幾大既壓力,先可以令呢d 問題,令大家聽到,睇到呢?

政治工作,係骯髒而齷齪架。但又一定要有人做。點解我地做選民既,可以成日玩忽自己既選舉權既呢?

今日香港搞成咁,同你亂咁投票,同你唔聽道理,有冇關係呢?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7589
Date: 2020-06-14 23:04:16
Generated at: 2020-07-09 06:15:0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6/14/207589/乜香港人咁撚蠢架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