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馬歷史】英國葉森打吡的「六四事件」

 

今年英國矚目的葉森打吡大賽(Epsom Derby)將會在七月四日星期六舉行,香港都會有越洋轉播受注。當然關於葉森打吡的賽事歷史或者投注選擇,留給「專業」的馬評人去推介選擇,本文的重點是給「賽馬不應牽涉政治」潔癖馬迷,回顧一幕葉森打吡歷史(香港馬迷認知上)血腥的「六四事件」。

1913年6月4日在葉森打吡賽事進行期間,當賽駒準備轉彎進入直路時,一名40歲女子Emily Davison突然進入跑道,想舉起有關給予婦女投票權(VOTES FOR WOMEN)的標語,被賽駒撞中後重傷4日終告不治。用香港政治潔癖的看法,普遍不是認為「賽馬不應牽涉政治」、就是「不應該為表達訴求而阻礙賽事」,再不是就覺得暴徒「抵死」。

 

 

二十世紀初,英國首相當然就不是一人一票選出,就算是國會議員都只是男性投票選出,就算是男性都不是一成年就可以投票。女性為了爭取有投票權,潘克斯特夫人(Emmeline Pankhurst)在1903年成立了「婦女社會政治聯盟(Women’s Social and Political Union,WSPU)」,以激進方式爭取女性投票權。

香港曾經作為英國殖民地,用今日的看法,WSPU爭取女性投票權就是方法暴徒打砸燒,更是縱火放炸彈殺人。當時輿論醜化她們為恐怖主義者(Suffragette Terrorism),警察及獄警更對她們暴力虐待,用今日的看法就是政府不會接受用暴力就回應訴求,支持警方嚴正執法,部分支持女性投票權的人會覺得暴力會失民心,應該出現好多英國婦團支持英王依法施政。

 

 

1913年6月4日葉森打吡大賽,英王喬治五世的賽駒將會上陣,其中一個多次出入監獄的WSPU成員Emily Davison,決定趁機進入跑道舉起標語表達訴求,結果不幸被賽駒撞中而不去世。事件發生後,在1918年英國開始給有產業的30歲女性投票,而1928年更給予英國所有成年女性有投票權。這段歷史在2015年改編成電影Suffragette《女權之聲》,香港亦有上映,香港國際財經台剛剛在6月28日晚播放這套電影。

又要用香港政治潔癖的看法,即是用暴力甚至搞出人命,政府就一定回應訴求嗎?當時英國政權一樣全方位打壓,除了警方嚴正執法外,就算在囚的抗爭者絕食抗議,獄警都會為她們強行灌食。社會輿論一樣猜忌爭取女性投票權的動機,出現大量諷刺的文宣圖,即使當時不少的女性都不一定支持有女性投票權,亦即是香港馳名世界的「民主唔可以當飯食」,支持者可能被丈夫虐待、失業、被社會排斥等等。相信英王喬治五世都會要求全國各地都要「止暴制亂」了。

 

 

犧牲就一定有回報?「葉森六四」發生後,當時不少傳媒報道不是天真嬌就是政治正確,一是不知道她進入跑道的原因,就是醜化為愚蠢的自殺。甚至當時搶救她的醫院亦一樣收到很多投訴信,而當時有些報道就關心英王賽駒竟被DQ!WSPU組織,或者用香港某些人的看法就是恐怖組織頭目,潘克斯特夫人因有份策劃「自殺式撞馬襲擊」而被判囚。

 

 

中共建政超過七十年,除了六四事件之外,之前大躍進、甚至文革等一連串運動已經有無數人的犧牲,而回顧事件說法不是避重就輕就是刻意歪曲。香港自從2014年佔中到2019年反修例風波,已經開始感受到中共式掌握事件定性及歷史話語權的厲害。

常識都知歷史就是無如果,問題在就算香港無數人付出甚至犧牲,換來就是冷嘲熱諷,將來回顧香港近年社會事件,就不是《另一個香港》而正正這一個香港了!正如近代英國製作的專題節目探討「葉森六四」,都不是跟當時的社會輿論定調,科學研究大於政治,而近年網上已經出現不少當年事發的片段,毫不忌諱地多角度分析。

較早前提及的《女權之聲》電影,片尾提及不同國家婦女有選舉權年份的名單,最大的彩蛋是提及中國1949年就有婦女選舉權!我都不禁打個突?賽馬是香港開埠初期,英國就引入香港,到後來興建跑馬地馬場,1884年成立香港賽馬會。香港賽馬會為香港出資興建不少診所、學校大樓、社區設施,在二戰後更被賜名為「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六七左派暴動後賽馬活動開始職業化、七十年代起增設夜馬賽事、增設場外投注處亦即是俗稱的投注站、興建沙田馬場等等,令香港賽馬事業非常興旺。

 

 

以今日的角度看就是英國殖民地政府高明的「維穩」手段,而中英談判時,鄧小平的名言「馬照跑」形容九七香港回歸後生活方式不變。1975年英女王伊利沙白二世訪港,到訪跑馬地馬場舉行首屆女皇盃,時至今日女皇盃已經成為世界著名國際一級賽,吸引不少外國賽駒來港參加,外國騎師趁機到港表演。

香港出現好多「賽馬不應牽涉政治」的潔癖馬迷,認為沉迷刨馬好過關心時事,特別是賽馬日無論室外室內都會出現大量棄置當日收費報紙的時事新聞,唯獨缺少棄置馬經。香港除了收費日報外,最多就是無數賽馬貼士報章。香港轉播海外賽事非常「戀殖」,英國皇家雅士谷賽期近年已經播足五日,但本地賽事就非常「愛國」,得到中共同意在廣東省從化興建馬匹訓練場,將香港馬匹甚至馬房陸續去「送中」。香港賽馬由英國人到中國人,怪責有資深馬評人到港人講地專訪支持政改,其實香港賽馬運動由制度上、馬匹運送及政策上,無不是政治角力。

香港賽馬會增加賽馬日有求必應,有新冠疫情及限聚令下,仍然堅持閉門舉辦賽事,本身就有政治目的。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賽馬活動繼續如常進行,就算2019年反修例風波中,都只是取消過兩個賽馬日,如出現衝突就封閉某些投注站。猶記得2019年10月1日香港社會各處出現衝突,馬會只是取消馬場的國慶活動,加強檢查入場人士,就算各處出現衝突甚至出現警察開槍,馬會都堅持所有賽事完結後,然後找辦法安排入場人士順利離開。

現時葉森馬場當然已經設置雙重圍欄,防止一個世紀前的「葉森六四」再發生,況且今年是閉門作賽。今年睇葉森打吡時,馬評人還是被認為要保持專業,不會提及「葉森六四」。不過我們要想想,是因為制度良好能安心賭馬,還是制度敗壞而要賭馬來麻醉嗎?

 

作者:曾慶光

單挑亞視一戰成名,做野永遠都係自己一個人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7960
Date: 2020-06-30 07:15:46
Generated at: 2020-09-21 15:08:4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6/30/207960/【賽馬歷史】英國葉森打吡的「六四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