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堃泰——其實不想走,其實我想……

 

一個人從政,一定有一點原因。

我會叫那些做「性格缺憾」。

硬頸,是其中一種。

 

好幾次,有一個認識我20年的朋友,都在勸說我:「你都是不要說那麼多真話吧?你的說話是真,但真的沒有人想聽。尤其是現在的日子。」

現在是什麼日子?
國安法已通過。
美國對香港實施實在的制裁。
特區護照有機會失去他們過去的日子可能得到的地位。
不少人想著離開。我的海外聽眾數量直線上升。
有很多朋友都在安排小孩到外國讀書,自己留守。

一切,都好像在默默變改。

「有時候你說的話太傷人。很多時候都令人會不舒服的。」朋友堅持的說:「你都說少一點。你會好過一點。會有更多人覺得你是好人,會課金給你。」

堅持,還有什麼意義?除了某種自我實現預言,去告訴別人,我不好看,我事業無成,但我依然可以有一個好處:我夠長情,我夠堅持,去告訴人,我還是有一點好處?

認識巫堃泰,是這幾年的事。是不是深交?坦白一點吧,人過了三十歲,所謂新朋友,也很難有那種「認識了二十年的朋友」那種眼對眼的真摯。只是,對著他,我仍然維持著非常高度的信任和真誠,總是覺得「唉,我說了這些,你受得了嗎的心態」去跟他說話。

只是,他比我更堅持。

我喜歡堅持。我只得堅持。

 

這種堅持,21年

一個人從政,我相信不一定,也不可以只是因為社會運動而行事。一個人依仗著運動的熱血、感動、掌聲以至like數或share 數去做政治決定,一定會出錯。巫堃泰(sorry 容許我這樣子叫你的全名,這樣感覺,好像是在中學已認識的那個同學)的狀態,比你想像中的那些所謂素人世故得多。

「13歲的時候,我已經成立了地區網站 TungChung.Net,我仍然持有好幾個關於東涌的網址。」巫堃泰說。

那一年,是1999年。1995年才是科網熱潮。一個tom.com令大家一頭熱的時候,他已在做「xx人xx事」、「xx是我家」、「xx友」之類的「社群連結」工作,想像如何用網路改變一些政治生態。

「東涌於香港主權移交後開鎮。我爸在航空公司工作,故他當時買了東涌首批居屋,以方便赤鱲角機場啟用後上班。」巫和我也是在新市鎮的公屋長大的。他在東涌,我在青衣。那時候,青衣沒有鐵路。萬一葵涌道有什麼失驚無神大意的司機,你就只可以在44號巴士上等3小時。我試過一時二十分放學,下午五時才回到家。鞋子,襪子都濕掉。這些事情,大概在看這篇文章,每天都是daddy mammy 坐車送上學的小孩,不會明白的事。

「東涌開鎮初期沒有鐵路,只有2條巴士線 E21及E31 分別連接大角咀及荃灣,連屋邨商場也未有啟用。居民為了『自救』,便成立了網上群組及資訊網站,嘗試互相協助開荒牛生活需要。現在的東涌,人口比當年第一期規劃翻了一倍;樓多了,生活也比當年方便。但有些根本問題,都是沒有解決的。」

有什麼問題?例如,東涌物價比新界西其他地區高,為什麼公屋的超市賣米、廁紙等生活日用品會比市區的超市貴?因為你選擇較少。

「而屋邨區與私樓區之間,都是比公路和小山丘分隔。小社區之間來得割裂,生活方式可謂是兩個世界。」

那時候,巫堃泰13歲。

14歲,那時候,2000年。大家在聊神奇阿湯 湯.com如何可以幫人翻兩翻,科網股成為了新興概念。只要你抽到一手 hongkong.com 即日放,都可以賺到2000元。

而巫在做的,是跟一個叫安劍英的前輩,共同管理東涌網。

而安劍英,也是創立首份非傳媒集團社區報《東涌報》的創辦人。如果他要申請「出版界」功能組別的選民,是絕對有資格的。

反攻功能組別?2000年已有人在做。只是大家在不在乎而已。

 

網路,媒體,政治操作

巫氏,14歲,成為了《東涌報》的編輯。

「安劍英也是一位東涌的開荒牛。依着他對IT的認識,他在東涌以維修及組裝電腦為生。他亦是成立東涌地區網站及網上討論區的第一人。他在2000年成立首份非傳媒集團社區報《東涌報》,實踐他『虛擬社區實體化』的社區營造理念。可惜《東涌報》出版數期後難以維持成本經營,只能停印。但安劍英隨後在富東街市經營過報攤一段日子,只是敵不過領展及印刷業萎縮。」

那是街坊辦報的結果。那時候沒有眾籌,如果有的話,應該可以撐一陣子。

2003年,做了《東涌報》後,就成為了明報的實習記者,他的專題報道都得到編輯們的賞識。對一個17歲的小朋友而言,應是很大的鼓勵。「那時候做的是新興行業的專題,咖啡館,塔羅,new age 的東西……」因為這個經驗,他成為了明報校記的傳teens,亦負責過明報校記報,做過總編。這時候有些加入明報校記的同學,也是他的學生,有些成為了主播,有些成為了報章中高層了。

「明報校記轉成實習記者,是經過一輪Interview才會取錄。因為中學生成為印刷媒體的實習記者,對編採能力都有一定程度要求。做記者讓我從實戰中知道甚麼是傳媒(Media)、甚麼是輿論(Propaganda)。從政時,要做政治人物抑或政工作者,記是看你有多少堅持傳媒是傳媒這個價值。現在好多所謂的地區報,其實都淪為某些議員或候選人的輿論,失去了媒體的應有的位置。」

「那時候負責教育版的豪哥,剛從明報那裡退休;負責校記的正職記者,好些仍在明報工作。一些做了主播,又離開新聞的崗位。部份不問世事,部份仍在社會不同位置關心世事。」

對傳媒應做什麼不應做什麼,我和巫堃泰都會聊。大概30%左右的內容可以在《903國民教育》給大家有聽過。如文宣和媒體的分別,有那個媒體傾向支持那些候選人而又做過什麼的手腳令人有「好印象」從而轉化成「選票」再以無償代價為其做節目等等的利益輸送,我們都看在眼內。

 

他的堅持,在什麼時候看到?選戰之時,他一個人,在台灣訂了這一個汽球。這是一個在「巨型選區」必需的工具。他看到的,是當時民進黨被派去選金門馬祖這個艱困選區的李問選舉之時用過的東西。他即時找來報價。不便宜,也不貴。他都要用。為什麼?「因為這個東西,會吸引小朋友。小朋友要看,大人就會來聽我說幾句。他會記得我。」你是巧思。近二十年選舉,你有看過這樣子有趣的選舉道具嗎?

 

只是,香港人好像很接受了。

做過地區報,做過記者,20歲,他加入了公民黨。那時候,他已是城市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系的學生。

公民黨? over my dead body? 現在你跟大學生說你想入公民黨,大概只有被訕笑那一部份吧?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修讀政治及公共行政,亦認同民主自由,故此以民主派執政意志為號召的公民黨實在是吸引年輕時的我。那時候,好些本地重量級政治學者都加入公民黨,彷惚專業論壇成為新風氣。這個,是跟着重地區樁腳的民主黨有所不同,而我覺得這是一個負責任的政治方向。」巫堃泰說:「公民黨開黨初期,每個月均有政策沙龍讓黨員及公眾辯論不同議題。論政議政風氣之盛,眾人言之有物,實在是一個很好的經歷。」

只是,現實一次又一次的告訴巫堃泰,選戰和政治,可以很殘忍。記得2000年的巫堃泰跟一位叫安劍英的叔叔做東涌報嗎?

「他在東涌有報檔,本來生活可以,要賺錢絕對不成問題。」

但2003年,2007年他兩次選區議會,兩次,巫堃泰都有幫他助選,兩次都看他敗選。

那時候沒有反送中,也沒有「報復式投票」,香港人投票只看蛇齋餅粽,「安劍英為自己的理念花光積蓄,卻永遠選不上區議會。那時的公民黨,也沒有好好安置敗選的人。他為生計,只好轉行賣保險以及大灣區樓盤。很諷刺,最後是『國家隊』給他一口飯吃。」

2008年。是大家很記得的一年吧?80後這個概念,就是在2008年左右蘊釀的。那時候出版過一套書,叫《八十後的生存與生活》,那是我開始知道「前中年危機」(quarter-life crisis)的一年。書讀過,看到身邊的同學,專業人士都賺著中產生活,我仍是有一天沒一天的活著,今天不知道明天可以做什麼,很可怕的概念。而巫堃泰的計劃,比我,比更多人,走得更前。

 

美國,台灣,國際人權組織,你們叫的國際線

「2008年8月10日,我上了到紐約的直航機。8月16日,於14th Street 近Union Square參與了兩日的奧巴馬競選訓練,然後1月回港,看到很多美國政治選舉的方式,還拿到了奧巴馬簽名書。」巫堃泰去做過什麼?如果現在,2020年,你是大學生 ,你再做這些事,可能就有點問題了。

「我參與奧巴馬選舉訓練營,去過費城,協助經營奧巴馬競選辦,亦代表香港參加第60屆西點軍校美國事務學生論壇 Student Conference on the United States Affairs。」

好了,不問下去了。

2009年,是我知道巫堃泰名字的那一年了。

那時候,我剛一年半,看到反高鐵,我也開始在《光明頂》做節目。知道香港每天發生什麼事是我的日課。《光明頂》的運作方式是這樣的。大概下午4時至6時左右,監製可能就會打電話給我,問我有沒有時間幫忙,我要看我會講的題目我就去,不會的就不去。但有時候有些事情要發生,也會評論幾句的時候,就不能搭不上嘴。所以,每天練功,成為了我的功課。那時候我看《鏗鏘集》,是現在新傳學院的老師潘達培的作品。貼身訪問一堆反高鐵的八十後社運老虎仔如何「抗爭」的專題。

他們到禮賓府抗議,警察也沒有把他們打到頭破血流。

 

 

那是2009年的事。當時容樂其還在買飯。中出羊子和金鷹還有有報道被警察在警車武力對待的周諾恆,可以同站在一起行動。

巫堃泰的身影,在立法會的那一端:「我覺得高鐵未有惠及香港人,而最後卻是花費公帑,那是徹底的殖民主義工程。而穿越市區,亦令大角咀居民不安。」

那時候,巫堃泰主要的角色,是找資料,做偵查。

「我花了好些時間及錢,在土木工程圖書館印下地質資料,希望對拉布有幫助。結果是,大台上的朱凱迪卻未有理會,市區地質資料在拉布中從未提及。

 

之後高鐵通過,然後我們看到一地兩檢。大家記得的,就是民主黨負責財委會的議員,非常合作,非常按照程序去開會的結果。

議會抗爭,那時候,並沒有得到市民的很支持。

2010年的巫堃泰,就加入了智庫,也做了很多頑皮事。

其中,就是幫手處理「印刷禮義廉及 #民建聯最無恥 Tee,為五區公投籌了約7萬港元。最後,被海關調查。」

  • 參與過五區公投運動,為「反功能組別」成立網站。
  • 加入大浪西灣關注組,成功剎停開墾大浪灣計劃。
  • 設立了尖碼之聲,爭取保留尖沙咀碼頭巴士總站。
  • 同時又去了台灣,參與過民進黨陳菊選舉訓練營
  • 獲邀出席台灣開放基金會「網路星期二」演講,分享香港社會運動策略。
  • 參與反對預算案遊行,首次以「非法集結」被捕。
  • 與朋友製作地產霸權棋盤遊戲,在年宵大賣。
  • 共同創立政府山關注組,創立機場發展關注網絡,反對興建第三條跑道……
  • 查冊找到前特首梁振英的 Hello Kitty 貼紙事件。

這些事件,你又記得過幾多?

「政府山是中環舊政府總部建築群,各政策局於添馬艦新總部啟用前的辦公地點,亦是多年遊行的終點。政府建議於添馬艦新總部啟用後拆卸總部西翼,讓港交所有新的辦公地點。然而,總部西翼的依山而建的建築為亞洲罕有,亦有一定歷史。負責之前公務司鄔勵德在英國拍片表態亦反對拆卸,加上前高官聯署表反對,最終完整保留。」

「至於三跑,可以做的,有很多,連結居民、環團及航空從業員,成立機場發展關注網絡,從成本效益及環境角度反對興建村場第三條跑道。除了在多個會場抗議外,亦有與立法會議員游說,向多個區議會議員作出解說,拆解機管局的效率謊言。」

直至2012年,26歲,那時候,他已經成為《自由風 自由Phone》 青年論壇客席嘉賓。而我,要34歲才走得入同時段的《人民大道中》。

同時,他代表香港,參加海峽尋新柏克萊論壇,見過達賴,舉辦過回歸以來首次由80後主理的「本主思潮港人主體性」論壇。他的組織,成功保留尖沙咀碼頭巴士總站,成功剎停政府總部西翼拆卸工程,而同時,他加入國際特赦組織。」

「對我來說,本主思潮是指從香港人的身份出發,去看待我們的周遭事物,及將這個主體性傳承下去。2005年反對清拆中環天星碼頭,便是由朱凱迪的『本土行動』發起的。那是文化本土的概念。」

大家記得林輝用鎖鍊cosplay 星矢阿瞬的一幕吧?就是那時候的事。

「但談及身份上的本土,可說是2012年年初 D&G 拒絕港人拍攝櫥窗事件事件開始。
那時候,陳雲提出《香港城邦論》,未有『文化及主體性』。而左翼當然是從意識形態上否定國籍認同,同時大中華派當然否定『香港人主體』的角度,所以,論壇沒有甚麼結論。」

原來,直至2013年,巫堃泰仍是公民黨黨員。

 

退黨保平安

那一年,他離開。退出公民黨,有沒有手續的啊?聽說香港很多政黨都像黑社會,入了不知道如何出來的。

「很簡單,不交3年黨費,又或是紀律程序就可以逐出黨。」

巫應該只對自己的女兒這一個小妹妹有興趣。我放心。

「2010年底公民黨進行改選,由陳家洛對鄭宇碩競逐黨主席一職。陳家洛曾承諾角逐主席後便不再角逐立法會,故此以11票之差擊敗鄭宇碩。但隨後的事,大家都看到了了:陳家洛以黨主席一職出選立法會,成為了一屆議員。看着公民黨不再議政,由律師把持而排擠學者派。執政意志也沒有了,再這樣下去浪費時間也不能實踐理念。」

之後,他沒有在香港的社運前線。對的。看過朋友自殺,看過同船的戰友,變的變,走的走,黯然退場,27歲的年輕人,思考自己的路,很合理。看到這兒,你們也許都可以理解,為什麼各方勢力對巫堃泰都有一點戒心。他在這圈子這些年,那些政工作者做過什麼想過什麼聽過什麼說過什麼,他都清楚。

只是他選擇說不說出來,要不要令市民失望難過而已。

2014年 28歲,巫堃泰代表香港參加聯合國文明聯盟UNAOC 青年暑期學院,並在雨傘佔領運動中,為國際特赦組織撰寫多份聲明:

(翻譯) 香港:警方處理爭取民主示威學生手法 令人擔憂

(翻譯) 警方未能保護和平示威者 女性示威者遇襲

(撰寫)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致行政長官梁振英公開信

(撰寫)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就壹傳媒出版受阻回應

(撰寫)本會憂慮兒童行使和平表達自由之權利受打壓

 

2014年,那時候的國際人權組織,沒有在面書賣廣告支持「被捕有名民主派人士」。

巫堃泰選擇在群眾中間。

2020年,如果你有見過那組織的廣告,對黑衣人一聲不響,卻花金元去支持被捕知名民主派人士,你知道當中,出了什麼亂子了。

29歲的那一年,2015年,獲邀參與自由在線聯盟年度論壇。由32國政府成立自由在線聯盟, 旨在携手支持全球網絡自由及相關之基本人權,如表達自由、集會結社自由發私隱權,也協助撰寫三跑環評司法覆核技術觀點。

 

之後就是……屯門的事

到他30歲,2016年的時候,我認識他了。

 

他第一次上我的節目《903國民教育》。他報讀港大人權法法學碩士碩士課程,參選港大校委會,揭發中國留學生「微訊紅包」事件,卻沒有很多人關注,一個在香港的法定組織投票,如何用微信紅包製造疑似不公正的選舉。

2017年,大家在談傘後首個特首選舉的時候,巫堃泰購買了「carrielam.hk」的網域名,在網站放上一卷廁紙,結果被廉署調查。

之後,他創業,做 IT Solutions。

「IT,可算是我的基本生存技能。我由小學開始學習程式語言,到高小觀看黃岳永於亞視主持的《完全電腦手冊》及南華早報出版的 PC Home,電腦技能從來都沒有離開過我人生不同的階段。成立公司,接收NGO及教育機構的IT顧問工作,近乎無所不包。公餘亦義務擔任BarCamp Hong Kong及 WordCamp Hong Kong主持,推廣開源及開放學習文化。」

2018年,他又出來了,復辦尖沙咀六四悼念會。而2019年,反送中的時候,他是反送中民間聯席的協調者,協調多場遊行街站。同時,他常到台灣,與陸委會作禮節性交流。在台北跟柯文哲多次會面,參與台灣反送中民間集會。

還有,你翻查新聞,兩場光復屯門遊行有他的身位。申請光復元朗遊行,被當局駁回。

因為光復元朗遊行被當局以煽惑組織非法集結被捕。之後,他參選區議會選舉,擊敗當時建制派的區議員。

「那時候,本來我聽到是葉劉淑儀要去找一個一定會贏的選區,之後參選區議員,再去選超區,把位置轉到給陳家佩的。」巫堃泰就舉家搬到黃金海岸,選三聖一區。住三聖的人都知道,這一區的區議員,是連任屆數數一數二多的議員,共做了38年,區議會設立至今,他已是區議員。

在台灣,這叫艱困選區,結果巫堃泰於三聖選區,以2834票獲勝。一天到晚,都要應付「有人」在那些區群說三聖有人確診。到真的有人確診後,他的SOP 也發揮作用,即時應對。

巫堃泰這一步,算不算截斷了新民黨的發展路?

這算不算一種政績?

看官們,你們說吧。

 

 

看到這兒,你敢不敢叫巫堃泰做素人?他看文件比任何議員都要快,知道政府做事要過什麼委員會。立法會規則章程,基本法的要點流弊,各個不同的政府部門會如何做事,他就算不是一清二楚,都肯定比不少政工作者,來得熟書。

認識他這些兩年,我學會很多事情。我也從很多不同的面向,聽到巫堃泰的故事。有很多人對我說,他不是好人。同時,也有很多人對巫堃泰說,我不是一個好人。

我想起一個提攜過我的前輩說的一個故事。某天,前輩跟娛樂圈某大師飯局,那時候,做娛樂圈的大師,不知道香港政治是什麼,都會跟我們這些人聊天。大師問:「究竟xxx是不是好人。」我對著前輩,二人都反了一個小白眼。然後前輩說:「做政治,你要求那個人是好人,應該是算錯邊了。」

巫堃泰是不是一個好人,不是重點。只是他肯定的實踐了亦舒小說中的那一句說話:「一個人時間用在那兒,是看得出來的。」而我多補一句是:「你說他沒有做過什麼,只是你不想承認,他做得到,也做得多。」

 

後記:我對得住香港

 

這一年,大概兩三個月會跟巫堃泰吃飯。我們都聊很多事。有跟香港有關,也有跟香港沒有的。他沒有帶過我見任何台灣的政客,我們不是「工作」關係。

國安法後,我還可不可以跟吳怡農做訪問?我不敢說。

你看他的履歷,IT solutions 是很國際性的,他做過國際NGO,要走,走得有餘。

為什麼還要做這樣的事?你跟區議會那群人,尤其是建制派開會,你不覺得自己在浪費時間嗎?

「我從13歲起,在香港政治民主路,都走了21年。今時今日,我沒有加入任何政黨,也沒有提出什麼黨綱,也許是性格使然,也許是命運安排。

「今年,我34歲,,在政府的眼中還算是青年。如果有一天,我因為任何原因不能再走下去的話,我最少也可以坦言,我人生的大半生都對得住香港。」

對得住香港。

ok,當所有人問我為什麼還要寫書之外,除了要告訴大家,寫書是一件重要的事,也令沒有書展令我的編輯及設計師朋友可以有收入之外,我心頭最著緊的,還是「對得住香港」這五隻字。

這一秒,周華健的歌,在我的spotify 出現。

「其實不想走,其實我想留,留下來陪你每個春夏秋冬……」當然,這首歌是周先生用僑生身份,去寫「離開當時女朋友」的心情。

「妳要相信我再不用多久,我要妳和我今生一起度過……」

走和留,又成為我們這一代的選擇題,若然,你有選擇的權利。

這一年,還有很多人,選擇對得住香港。巫堃泰有時自傲,但他大部份時間都比我更硬頸,更抱緊忠旨。

你願意看看,你選擇的那些人,是一個有能力的人,知道在做什麼的人嗎?

而不是一堆只有空廢口號,他做過什麼,你我不知道。

而,這次選舉,如果又是一些政治明星歌手叫你投那一個,你就投那一個,你又對得住自己嗎?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8408
Date: 2020-07-21 20:06:52
Generated at: 2020-08-10 07:41:2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7/21/208408/巫堃泰-其實不想走,其實我想